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547章 究竟什么人

第547章 究竟什么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更能不抽了吗?】
  
      其实看到龚菊花的样子,大家心里都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是翡翠的诱惑实在太大了,没一会儿就有人自告奋勇的上台帮龚菊花冲切面,虽然不乐意,不过最终还是有人将至少一百六十斤重的龚菊花从地上扶了起来。【 ]【
  
      好歹也是华夏同胞吧,就算龚菊花这把赌垮了,在道义上,大家也不能将龚菊花扔那儿不管啊。
  
      龚菊花此时只不过是刺激太大,一时间没有缓过来,这半大老太太身体倒是挺不错的,没看见她一个人就能将石头解了呀,那也是个力气活。
  
      好吗,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了,偏偏这第二刀切完,在场围观的珠宝商们都一个个处于兴奋状态,那架势,最后赌垮的消息传得更快了……
  
      作为石头的主人,龚菊花倒是被人扶到了最外边的位置,等到一个个看完毛料以后断了想法的人,打算若无其事的离开,龚菊花就在这时候清醒了过来。
  
      “切……垮了?”龚菊花看着几个已经默默走下台子的人,心里忍不住咒骂了那两人几句,可是石头解垮了是事实,现在的龚菊花就算满心的不甘愿,但是市井小市民的执拗劲儿上来,她也不会颓废下去。
  
      这一刀切垮了,她不是还有那么大一块毛料呢,嘛,大不了从别的方向再切呗。
  
      “小赵,只是这一刀切垮了而已,你还要这块料子不,大姐不跟你多说,一千二百万买的料子,我一千三卖给你,就赚个车马钱了,成不?”快步的走向毛料所在的位置,龚菊花第一件事竟然不是看毛料,而是拦下了一个跟她相熟的珠宝商人,亲热的说道。
  
      “唉,龚大姐,您也知道我那小店是小本经营来着,一般就卖些豆种啊,油青种的料子就不错了,这可是冰种的翡翠呢,我那小店也吃不下啊,呵呵……”那小赵其实也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了,被龚菊花拦下,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只能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龚大姐,您看这毛料解了都不到十分之一呢,要不您再切一刀,说不定还能切涨了呢?”
  
      龚菊花听了小赵的意思,哪能不明白啊,气呼呼的斜了他一眼,好话她也不再说了,不去管那些看到她走进就开始后撤的珠宝商们,开了机器,就又开始切石。
  
      这一回,龚菊花将那小块冰种翡翠周围的表皮都给切开了,也没再有惊喜出现。可是这样龚菊花就会认命了吗?当然不能,龚菊花是个认死理的人,不见黄河不死心,照着毛料又解了七八刀。
  
      好家伙,有一刀差点就切在另一端的那块翡翠上了,但只是差一点而已,是老天都见不得龚菊花日子过得太嚣张了吗?
  
      最后龚菊花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灵感,竟然照着毛料的中间又来了一刀,这一刀又没出绿,龚菊花真就死心了……
  
      “两千块钱美金也是钱呢,嘿嘿,轻松到手”玄明子数着钞票走回张若身边,看着台上已经绝望了的龚菊花,玄明子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都是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得势嚣张一下,也不是不能够,只是……
  
      “玄明子,想捡漏吗?”
  
      “捡漏?你是说……”
  
      张若跟玄明子两人小声说话的时候,台上的龚菊花却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又站了起来,搬着那半块毛料就到了解石机前面,她这是要干嘛?还不死心?
  
      “小黄,刚才是你扶我起来的,喏,这块冰种的料子,质地还不错,勉强还能做两个挂件吧?呵呵,你看着给个价”敢情龚菊花是觉得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特别是对现在的她来说,几十万的蚊子肉也不算是小钱了。
  
      被点名的小黄这时候倒是没好意思落井下石,刚才他不过是想冲上去看看那块毛料才喊了一嗓子的,最后将自己搭进去扶起龚菊花,还差点闪到了腰,龚菊花还能想到他,小黄还真有些不好意思,按照市场价格多一成的钱买下了那片冰种翡翠以后,小黄看着收拾废料的龚菊花奇怪的问道:“龚大姐,这些废料,您还要拿回去吗?”
  
      “这些废料?这些可不是废料,你看那些我解过的是废料吧,这两块我还留着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还有有缘人看上……”龚菊花当然知道这只是废料了,可是她知道这些废料也能卖上几千块啊,几十公斤呢,不过不好意思直说,龚菊花只能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龚女士,您的这些……呃,毛料卖吗?”
  
      “卖啊,怎么不卖了我来回缅甸的路费加起来是五万块,谁给我五万块,我就卖了不然我就带回家去。【 ]【 龚菊花听到有人问她买毛料,还没回头,这话就说出去了。
  
      说实在的,要说一开始对龚菊花这人,张若跟玄明子甚至在场的人都不是很看得惯的话,龚菊花能够很快站起来,将那块冰种毛料卖掉,收拾起心情的韧性,倒真叫很多人佩服的。
  
      “五万……欧元?”
  
      “五万欧元,您这是寒碜我呢,五万华夏币,如果是欧元的话,您就给五千吧……”龚菊花听来人这意思是真打算买下她的那堆废料,心情也好了些,回头一看,这人好眼熟啊
  
      “啊你不是那个死老……呃,您身体好些了吧?”人生在世,该低头的就低头,经过云端跌落谷底的心境,龚菊花已经很想得开了,想当年她刚从工厂出来的时候,连保姆都给人家做过,现在她银行里至少几百万还是有的。
  
      只不过她以后是不敢再涉足赌石圈子就是了。
  
      “呵呵,嗯,好多了这是五千欧元,你点点数吧”人家都已经低头了,玄明子也有些尴尬,先前说不报复的人是他,这会儿见不得人好的也是他。
  
      也不知道若若叫自己上台来买这废料是真想要自己捡个漏呢,还是咋的,唉
  
      “行您要是解着玩儿,这机器我付了两小时的钱呢,您跟这儿解吧,我先走了啊”玄明子买走了最后的牵挂,龚菊花也不愿跟这儿呆了,有些落寞又有些爽利的起身往外走,背影看起来似乎没有了先前的臃肿。
  
      不管玄明子是解垮了,还是接着切涨了,都跟她龚菊花无关,人生大起大落的,总能领悟一些什么,她这个年纪想明白一些事情,其实也不算晚……
  
      看到竟然有人要跟着龚菊花的后头捡漏,不少珠宝商人离去的脚步又停下了,解石的环节总是能吸引住更多的人,因为这个过程总是惊心动魄,从云端降落,或是从谷底反弹。
  
      五千块欧元的料子,就算小赌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说不定两块近二十公斤的毛料里,就能解出一两公斤的毛料呢,这不就是玄明子赌涨了嘛。
  
      反正都已经出了赌石大厅,再耽误几分钟又何妨,自然也有人抱怨的,他们都跟这儿排了老半天的队了,好容易龚菊花走了,怎么又来个捡便宜的老头啊?
  
      玄明子只是看过人解石,自己却没动手解过,这时候站在台上,向角落的张若求助,没想到她竟然抱着纳吉越躲越远了,玄明子一想,得了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五千块欧元可是他自己拿得钱,就当切上几刀出出气吧
  
      “你说这老头是不是钱多烧得呀,还是想钱想疯了?这破石头都要?”
  
      “唉,你这人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觉得这五千块欧元花的值,你没瞧见我们都跟这儿等老半天了都没排上队,至少人家现在就动手解上了五千块欧元,换一次解石的机会,你干不干?”
  
      “我不……好吧,就算我乐意,也得有人愿意跟我换啊这么热的天,真是的……”
  
      听到台下大家的议论,本来就是第一次解石的玄明子,忙中又出了不少差错,好不容易将毛料固定在机器上,他也不知道从哪儿下手,得了,就用若若那招绝地西瓜流吧
  
      砂轮跟石头之间摩擦发出的刺耳声音不绝于耳,中间有石头的碎屑以及白色的粉末落下来,差点就眯了玄明子的眼,导致他最后切石都是闭着眼睛切的。
  
      这解石头自然是从大一些的那块来咯,另一块都不知道被龚菊花切过多少刀子了。或许有人说,解石的过程也是一种艺术,各个下刀子的切点都是有学问的,根据莽带啊,色藓啊,已经裂纹之类的。
  
      可是玄明子手里这块秃了皮的毛料,还真就没啥更好的手段。
  
      “咔…咔咔……”怎么了这是?这解石机怎么按不动了呢?玄明子这会儿闭着眼睛解石呢,突然手下的动作的动弹不了了,这不,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
  
      好家伙,敢情是先前龚菊花切的太多,这砂轮片磨损的不行了,要知道龚菊花是很小农的人,换砂轮片可是要另外加钱的,她怎么会愿意给人做嫁衣呢。
  
      结果就是玄明子连一刀都没有切完,就得掏钱换砂轮片了。
  
      等换完了砂轮片,玄明子面对台下的一些质疑声也就彻底的淡定了下来,这机器是他花钱开的,谁也越不过他去,要是有不服,觉得等的时间太久的,大可以之前跟龚菊花买下这个机会啊,这个时候要是能再来几块石头才好呢,不然的话,他这砂轮片可是白给人做嫁衣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