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553章 嗤……又在当救世主了

第553章 嗤……又在当救世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到底是她的公司,还是自己的公司,为什么自己这个小股东跟这儿着急上火,那个那老板却优哉游哉的跟那儿感怀秋伤……唉,等等若若丫头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自己竟然能从她的眼中看到一丝落寞?
  
      “若若,你在不开心吗?”尹丹姿知道张若的性子,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就可以了,只要不是一些涉及到隐秘的事情,这丫头都不会有隐瞒的。
  
      “嗯,我没有拍到最喜欢的那块翡翠”尹丹姿之前说什么,张若都没有很仔细的听,不过涉及到自己的事情,这丫头终于回头了。
  
      “翡翠?你那天不是将标王都拍下来了吗?还有哪块儿啊?”尹丹姿奇怪了,要是别人家的孩子还能为了差翡翠而掉眼泪的话,这事儿撂在张若身上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丫头连帝王绿的翡翠都没看在眼里好不
  
      “不是那一块,那块是纳吉的老婆本儿,我要的是玻璃种的……”张若还没将自己想要的翡翠模样形容完,就被只听到第一个词就气疯了的尹丹姿打断了。
  
      “玻璃种的翡翠?大小姐这年头玻璃种的翡翠你当是马路牙子上的大白菜啊,任挑任捡的,能遇上一两块就是福气了,你亲手解出来的都有多少了?不要不知足好不”尹丹姿翻着白眼,不过看到张若委屈的神奇,又忍不住问道:“好啦好啦,你接着讲,你要的翡翠是什么样儿的,我们帮你留意一下。”
  
      翡翠圈子就那么大,要是真有啥奇珍异宝出世,她们尹家肯定会得到消息的,就是她们尹家没得到消息,宓丹青也能打听到一些吧?两厢联手,都不带有遗漏的,除非人家收藏者自个儿也没出手的意愿,就将宝贝搁在保险柜里不见天日。
  
      “我要的是一块橘红色的玻璃种翡翠”就差几个字啊,都不让她说完,这次张若飞快的就说完了自己的需求,目光炯炯的盯着尹丹姿。
  
      “橘红色?还得是玻璃种的翡翠?你见过吗?反正我是没见过,这辈子能够在死之前看一眼橘红色的玻璃种翡翠长啥样,我就能闭眼了”一直竖着耳朵留意的宓丹青听到这话,立马毫不客气的吐槽,其毒舌功力不可谓不毒呀,一句话将张若接下来的幻想都破灭了。
  
      你说她这要是想要块红翡或者黄翡,虽然顶级的料子少,不过找找总是能够找到的,不过这家伙一张嘴就是要橘红色的翡翠,上哪儿给她找去啊?
  
      尹丹姿跟宓丹青虽然都知道张若赌石的运气是有多好,不过两人都没那么发达的想象力能够想到张若的运气其实就是靠作弊得来的,橘红色的玻璃种翡翠,张若要是没见过的话,又怎么会信口开河的想要得到呢。
  
      就是因为她见过,所以才会这样的嘛。
  
      上回看到那块翡翠的时候,因为那块原石的表皮表现就十分好,整个呈现的就是顶级红翡该有的表皮状况。所以当时就吸引了不少人,只是因为那才是翡翠公盘的第一天,那块原石开标时间比较靠后,所以张若才没有当即将它拍下。
  
      本来已经决定了将那块毛料作为这趟缅甸之行的必败品,可是尹丹姿的事情一出,几下一忙罗,她就将这事儿给忘了,她竟然忘了
  
      这几天纵然她十万个后悔都挽不回什么了,毕竟人家公盘举办方对中标者的名单是保密的,就算能够通过各种手段查出些什么吧……
  
      其实张若就是觉得为了自己的一点私欲,没必要那么劳师动众的,翡翠玉石这种东西,不都说是由灵性,讲究个与人的缘分什么的嘛,要是这次公盘结束还见不着,那就说明自己跟那块原石没缘分咯
  
      ……
  
      这是公盘的最后一天了,甭管处于热恋期的宓丹青跟吴俊宇是有多么的不舍对方,总之明天他们就要离开了。
  
      这届的公盘算是圆满落幕,这但凡是沾上个赌字,总是会有几家欢乐几家愁的场面出现,不过最终的大赢家还要算是缅甸政府,谁叫他们做的几乎就是无本生意呢,人家各个矿场主们还有人工机械各种各样的开支,缅甸政府不过是定期组织一下公盘大会就可以了。
  
      公盘一结束,一些来自华夏各地的玉石商人们就有一部分着急得坐上了回国的班机,有的是不想跟缅甸这块土地上多呆了,有的嘛……像尹四叔这样的,估计就是身上担得责任太大,将近两亿欧元的翡翠原料呢,他能放心在缅甸这块不是很太平的土地上多呆?
  
      “吴叔叔,我听说缅甸的男人是可以娶四个老婆的,对不对?”这次的缅甸之行算是圆满结束了,不过在没离开之前,尹丹姿还是免不了起坏心思,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见不得宓丹青好,这算是天生的冤家对头不?
  
      吴星看了一眼庭院中的那对小情侣,这儿媳妇还没正式进门呢,他可不能给儿子掉链子,笑了笑道:“缅甸的男人确实可以娶四个老婆,不过咱们吴家可从来都是将自己看作是华夏人呢,咱不兴那一套”
  
      这话说得有些牵强,不过只要他吴星本人是坚决执行一夫一妻制的,那么同族其他人的事情也就跟他无关,他自然可以理直气壮的这么说了。
  
      不过看到尹丹姿听到自己的答复后,仍然不甘心的样子,吴星禁不住想要转移话题,明明帕敢那边还有很多事要做,他干嘛非要留在这儿凑热闹啊。看儿子的笑话,他倒是很乐意,不过那是自个儿家关起门来的事,被别人算计去了,他可不乐意。
  
      这吴星刚逮着想拉张若说话吧,就看到这丫头竟然打起了电话……
  
      “谁的电话啊,若若?”见张若拿着电话哈啦了半天,尹丹姿不禁好奇的问道。
  
      “唔,是季叔打来的电话,他也打算明天再走,说是今儿在酒店有场国内同行的聚会,就是一些跟他关系挺好的珠宝商们,过去介绍一些人给我认识一下。”在缅甸这些天发生不少事情,说起来除了公盘第一天张若跟季叔遇上了之外,后来还真没碰上面。
  
      站在一个晚辈的立场,这电话也该是张若给季叔拨过去问候一声的才对,所以这会儿反而是季叔打来的电话,张若就挺不好意思的,甭管她参加翡翠公盘是不是玩票性质的,显然在其他人看来不是那么想。
  
      季叔的邀约,张若也没好意思拒绝,反正左右今天她也没事了。
  
      只是她有些奇怪,翡翠公盘都结束了,要是有啥聚会,华夏人不都喜欢在酒桌上进行的吗?这会儿的时间都已经过了吃喝的点儿了呀,晚上八点多,是要开茶话会吗?
  
      “同行聚会?”尹丹姿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眼睛就亮了起来,张若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关窍,她却是知道的。
  
      通常在翡翠公盘结束以后,国内的一些珠宝商们就会自发的组织一些交易会,有些是因为手头资金周转不灵的,有些是在公盘上没拍到心仪的原石,到这种私人的交易会碰碰运气,有些是纯粹打酱油看热闹的,总之各得其所就是了。
  
      “嗯,季叔也提到你们了,要跟我一起过去看看吗?”张若不知道季叔话里的意思,还当真是个同行聚会罢了呢,自己一个还不知道要不要踏足珠宝业的人去参加,还不如尹丹姿这个开珠宝店的正主儿去的好,就当是去见识一下呗。
  
      “去当然去你等等啊,我去换身衣服,给我五分钟就好”尹丹姿话音一落,就小宇宙爆发似的冲上了楼,那速度哪儿看得出前不久还昏迷不醒的模样啊,看来她已经完全健康了呀。
  
      在张若看来,尹丹姿虽然是自己的朋友,不过在很多时候这女人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性子,所以她这个表现立马就叫张若心中起了疑问。
  
      看到张若明白写在脸上的不解,吴星好心的给她解释了起来。明白了季叔所说的同行聚会还有这层意思,张若对尹丹姿的行为倒是能解释的通了。
  
      “若若,你们这是要干嘛去?”这大晚上的,刚才尹丹姿不还吵着说自己骨头架子都快散了,要早点休息的嘛,这会儿怎么就收拾利索的挽着张若的胳膊往外走了呢?
  
      “没事儿,我们出去溜达两圈,呼吸一下缅甸的新鲜空气……”
  
      “季叔约我们去参加一个同行聚会,吴叔叔说那就是个交易会来着……”
  
      怎么了嘛,她有说错吗?张若皱眉的回头望着几乎跟自己同时开口的尹丹姿,看着她那怒其不争的表情,自己什么时候成那扶不起的阿斗了?她怎么不知道?
  
      尹丹姿跟心里叹了口气,这孩子还真没眼力见儿啊。自己跟她使半天眼色的说。宓丹青跟吴俊宇这对小情侣就要分开了就给人家单独聚聚的机会嘛,这要是被宓丹青知道了她们要去那老什子聚会,肯定会一起去的,这不就破坏人家离别前的约会了嘛。
  
      尹丹姿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不想宓丹青跟自己抢到时候有可能出现的翡翠毛料呢,呃……好吧,这个因素也有,不过真的只有一点点
  
      果然不出尹丹姿所料的,宓丹青最后还是跟她们同行了,不过这一次随行的还有吴俊宇,以及看到吴俊宇跟随也腆着脸跟上的霍俊释,本来这霍某人是被尹丹姿撇下了的说。
  
      季叔所说的聚会地点是在仰光市郊的一处仓库,仓库里零零散散的摆放着一些原石废料,还有几架解石机,看这样子,还要现场解石了不成?
  
      张若一行到场之后,季叔自然是拉着她介绍了一些相熟的玉石商人给她,人家显然是将她当成自家后辈一样提携了,不过惯来就不太会应酬的张若心里怎么想的,就不得而知了,一圈走下来,脸上的笑容都有点僵。
  
      倒是尹丹姿几个,一进入这场子,就跟如鱼得水似的,几乎在场的人,她们或多或少的都认识。
  
      “若若,一会儿还有几个翡翠商人会过来,你先看看那边的翡翠也行……”
  
      季叔也发觉到张若对人际交往的不擅长,见她没什么跟人聊下去的兴致,尹丹姿几人又都是成双成对的,索性就带了她走向一旁摆放着的毛料堆。
  
      “没事儿,季叔您去招呼其他人就成。”张若笑笑,明白季叔是好意,她又怎么会不识趣呢。
  
      等到季叔转身去跟其他人寒暄了,张若才在看了几眼现场的毛料之后,面上露出几丝无趣,似乎感觉到少了点什么,往人群中望了几眼,才发现,几乎是跟季叔形影不离的阿四貌似不见了,难道是押送翡翠原石先回去了?
  
      “小丫头,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啊?”说曹操,曹操到,就在张若想到现场缺了个阿四的时候,阿四就指挥着一些工人,往屋里搬了几块毛料进来。
  
      可是阿四跟张若打着招呼,某人的注意力却已经不在阿四身上了……
  
      当那几块毛料被推车推进屋子,张若的眼神就黏在了其中一块上头,只见那块表皮红褐色的毛料,可不就是她最近心心念念的那一块嘛。
  
      不过越是想得到的,这患得患失的心态就越浓,这不,张若心中明明可以百分之九十九的确定这一块毛料就是自己先前看到的,可是却还是禁不住在下一秒直接使出了天眼术。
  
      当张若的神识透过红褐色如铁锈一般的原石表皮时,入眼所看到的眼色,就是一抹明亮的色泽,犹如落日映红的晚霞,也仿佛是清晨初生的红日,鲜亮的橘红色泽,一看就叫人欣喜。
  
      正当张若内心被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态所充斥时,原石侧面的两处痕迹,却叫她起了疑惑,这是……
  
      “怎么,你也看好这块毛料吗?这块原石是现在跟季叔站在一块儿的那位韩老板拍下来的,这块毛料一开始也被很多人看好,本来你第一天大涨了以后,这块毛料的价格都被人估到一千万欧元开外了,谁知道那天朱大少切垮了他的那一半,这不,一连几天下来,明标区的拍卖都有些受影响,这块毛料也是,五百八十万欧元就被韩老板拍下来了,我们都没想到他今儿竟然会将这块毛料抬出来交易……”
  
      见张若的眼珠子都快粘上这块毛料了,阿四也没生气她对自己的忽视,难得好脾气的解释道。
  
      张若听了阿四的话,总算从原石上抬起了头,转头看了一眼阿四所指的那位韩老板,他当然要把这块毛料抬出来拍卖了,趁着翡翠公盘的余温嘛,虽然公盘之后,大家的口袋也浅下去不少,不过能吃下这块料子的也不少。
  
      更何况在场更多的是潮汕地区的玉石商人,潮汕的翡翠商最团结不过了,看中哪块料子,大不了他们搭伙竞拍咯。
  
      她刚才还奇怪呢,这块毛料的表现,论理不应该在这场合拿出来的呀,现在也能够解释得通了。
  
      原来那位韩老板在将原石拍回去之后,就已经透过渠道切了两刀,谁知道点儿背,一刀都没切对地方,最近的那一刀离玉肉还有七八公分的距离呢。
  
      这韩老板不知道用什么技术就将切下的两块玉片神不知鬼不觉的又粘上去了,在这场合要是能出手,就算到时候被发现这毛料是作假的,韩老板也大可以推得溜干净,谁叫老缅的信誉不好呢。
  
      要不是张若之前在赌石大厅将这块毛料看得很清楚的话,还真会被那韩老板给骗过去,以为他也是受害者呢
  
      不过,这些跟她有什么关系,只要韩老板是要出手这块毛料的,她拍过来就是了,真好这样的话,她还不用抱着占便宜的心态了,你情我愿的买卖,指不定韩老板这会儿自个儿还心虚着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