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557章 运气还不错

第557章 运气还不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更...今天一万八咯...】
  “若若,那批毛料已经运到国内了,你是自个儿来我这儿取呢,还是我叫人帮你送到哪儿?”电话那头的宓丹青显得心情很好,能不好嘛,这次跟翡翠毛料一道过来的还有吴俊宇呢。
  “啊?这么快就送到了?唔,让我想想啊!”要知道这批翡翠毛料是通过非正常渠道进入国内的,缅甸这几年对翡翠毛料的监管是越来越严,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缅甸翡翠公盘的参加人数才会一届多过一届。
  哪怕翡翠公盘已经要换地方了,缅甸方面也不担心客流量会减少,大剌剌的决定从下一届翡翠公盘开始,就将举办地点搬去新都。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张若回来后都没顾上这一茬,在公盘上留下的一些翡翠原料还在她空间里呢,可是这一批刚才缅甸运过来的毛料,似乎确实得找个仓库之类的地方摆呢……
  “若若,谁的电话啊,大清早的,有事儿吃完饭再说?”张妈收拾了几副碗筷出来,就见张若在那儿皱着眉头接电话,看看时间,才不过早上七点,于是招呼道。
  自从第一次早起准备早饭以后,张妈就将这活儿包揽了下来,不然她在家也没什么事情做啊,三胞胎那儿反正有保姆在,也用不着她费什么心思,倒不如借着这段女儿在家的机会,练习一下家庭主妇的生活。
  不过估摸着也就是老张家的这位家庭主妇,每天只要早起买份早饭就能得到一家人的满意了。
  “哦,我知道了,马上就过来……丹青姐,要不你让人给我送来吧,我给你地址……嗯,要是有,我肯定给你留着啊……好了,拜拜!”挂断电话,张若老实的走到餐厅落座,等着享受她老妈的照料。
  “喏,你的小笼包,刚才那是谁啊,这么大清早的就打电话过来,你不会又要出门了吧?”张妈将早饭递给张若,随口的问道。
  在老张家一般没有食不言寝不语这一说,相反,有什么事情,这一家子都是在餐桌上商量的。
  “嗯,我在缅甸买的那批翡翠毛料到了,没想到会这么快,我都没准备好地方呢,所以我打算先把毛料放在咱们家车库里,妈妈你说行不行?”嘴上问得是张妈,张若的眼神却是瞄向了一旁的老爹,在这个家里有些事情,是她老爸做主的。
  “翡翠毛料?放在车库里能行吗?”张爸皱着眉头,显然在他的观念里将翡翠毛料跟翡翠两件事给搞混了。
  “那要不放在院子里?”翡翠毛料的个头都不小,真要是小的那几块儿大不了自己丢空间里咯。全都放到空间也不是不成,只是既然将赌石这事儿摆到了明面上,又有让张妈经营珠宝店的打算,她就不能事事都依赖空间了。
  张若一时间没明白张爸的意思,还以为他那是嫌翡翠毛料占地方呢,而张爸心里想的却是翡翠毛料摆在车库的安全问题,父女俩解开这点小误会之后,张爸也就任由张若做主了。
  不过说实在的,张爸对翡翠毛料还真好奇,他这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见过翡翠原石长什么样呢,听到张若说翡翠原石在解开以前长得就跟山里的石块似的,他就想见识一下解石是什么样的。
  这想法跟张若一说,没犹豫的就应下了,不就是她老爹要看个解石嘛,只要张爸乐意,将一车毛料都解开了又有什么问题呢。只是别到时候被翡翠的价值给吓着啊。
  要知道她从吴家仓库挑拣的那批毛料就没一块儿是不出翡翠的,而且翡翠的品质最次也接近了冰种,反正翡翠毛料切开以前,谁都不知道里头的表现,她何必亏待自己呢。
  再说了占得也不是吴家的便宜,那个仓库里的毛料最后都是会转手的,要说她还留下了不少好料子呢……唔,最少买那批料子的人应该不至于切垮。
  “小姐姐,你们今天怎么回来了……”待看到钱宏言一家四处打量的眼神,张若知道自己不用问了,敢情这是继庄越一家之后,又一拨来看西洋镜的。
  “怎么?你还不欢迎我们来啊,今天礼拜天啊,孩子们又都放暑假了,那么我就回来咯!你爸爸说你运了一批翡翠原石回来,是不是,在哪儿呢?”钱宏言一见到张若就不客气的掐起她的脸蛋来,这丫头从缅甸回来也没说去杭州看看她,小没良心的,还得自己这个做姐的大老远跑回来。
  “还没送到啦,哎呀,放手,我还要去关门呢,你不知道外面多热啊,不关门一会儿冷气都跑了……”张若找个借口脱离自家小姐姐的魔爪,顺嘴解释了一句。
  不就是解个石嘛,瞧瞧她家这热闹劲儿都快赶上过年了!
  “宏言,你们也回来啦,哟,双胞胎真漂亮!”上午送女儿过来的钱静惠被张妈随口说起的翡翠毛料也提起了兴趣,这不,客套了两句就应下中午一块儿吃饭的事情了。
  大夏天的,店里的生意也没怎么好,所以钱静惠开了俩小时的店,还没到中午呢,就过来这儿等着了。看到钱宏言进来,钱静惠就起来招呼道。
  话说钱宏言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认真较起来的话,自己比她还要小半年呢,可是她俩站在一起,自己明显就被比下去了。要说前几年钱宏言看着比自己年轻是因为没生过小孩的缘故,那么现在钱宏言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照道理应该会苍老才对啊,可是钱宏言这几年反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钱静惠忍不住有些嫉妒,拉着钱宏言那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再用余光看一眼都十八岁了,还就知道抱着水果篮狂吃的女儿,唉!人比人真是会气死的!
  不过钱静惠的性子还算豁达,心里也就是难过了一下子,就跟钱宏言聊上了,毕竟在小县城里还真没有专门赌石的地方,更不用说亲眼看到解石的场景了。
  就连翡翠是从石头里解出来的事情,钱静惠也是半知一解的,注意力自然还在这件事上呢。
  再一个就是钱静惠接下了张妈的布庄,平时就经常跟张妈联系,张妈可是都快五十岁的人了,这几年一连生了四个儿子不说,那年轻度都好跟钱宏言比比了,也就是张妈不太会打扮,要不然说出去三十岁,也有大把的人相信,所以钱静惠已经被打击得习惯了,甚至有时候还会找理由想,是不是年纪大了再生孩子能重返青春?
  “大大,看到小姑姑来了,也不喊人的呀?”跟钱静惠说了一会儿子话,钱宏言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一旁边看电视边吃水果,时不时还发出一阵大笑的张大大身上,这个跟张若也没差几岁的侄女,说起来钱宏言还真不怎么熟悉。
  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她已经去了深圳,这些年回来也没碰过几次面,也就是过年过节的能碰见,这会儿近距离的打量张大大,发现这娃人高马大的,身高似乎都要赶上自己了,钱宏言就有些好奇起来。
  “啊?哦!小姑姑……嗯?妈妈,小姑姑不是若若吗?为什么那么多小姑姑啊?”张大大这傻妞后知后觉的发出自己的疑问,引来大家的一阵好笑。
  张大大这没心眼的性子,倒是挺合钱宏言胃口的,也明白了为啥张若总愿意带着这娃玩儿的原因。
  张若要是知道钱宏言咋想的,肯定会大喊冤枉,哪里是她愿意带着张大大玩儿啊,压根就是张大大粘上她就跟牛皮糖似的甩都甩不掉好不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张家就是满满两桌人,他们家也没跟保姆分桌那一说,除了早餐时间合不上之外,通常都是跟保姆一块儿吃的。
  这不,席上大家关注的还是赌石的话题,清楚老张家发家史的都知道他家的原始资金是靠着张若在广州偶然赌石得来的,不过赌石的圈子那么小众,一般的普罗大众又接触不到,这不,张若就成了现成的解说员。
  虽然很想大吼几句,想知道什么就上网自个儿查去,不过张若显然没那个魄力,跟人解释得口干舌燥得还没顾上扒几口饭,好在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就接到了宓丹青那边押车的人的电话,说是已经到达高速路口了……
  一开始接到人的时候,张若还愣了一下,她不就是挑了两吨毛料嘛,用得着来两辆大卡车吗?不过当她看到车子里头的毛料时,瞬间就明白了,敢情这吴大矿主怕欠她人情,又搭了好几吨毛料给她,这一下竟运来了能有五吨毛料。一辆车确实能够装下没错,可是还得有人卸啊,这不,两辆车加起来还有十名装卸工,加上两名司机,够凑三桌麻将了……
  “若若,叫人进来休息一会儿啊,反正饭菜都有现成的,叫人吃完饭再搬货嘛,你这个孩子真是的!来来来,几位师傅,先进屋歇歇,这大热天的麻烦你们了……”当张若从高速入口将车子带进自己家时,张爸就迎了出来。
  起初他也以为没几个人,待看到后头还有辆车子之后,他知道自己家的那些饭菜是不能够了,有些尴尬的一边将人往屋里让,一边给庄越打眼色,等他过来之后,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让庄越帮他去附近饭店定一桌菜回来。
  张若被训了几句,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她这才刚到家呢,哪里就虐待工人了?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说嘛!
  “张先生,不用了,我们老板有规定的,这批货交接完了,就得马上赶回去,吃饭什么的,我们在路上已经垫巴过了,还是先把货卸了吧!”别人不知道车上那些石头的价值,押车的人可是知道的,这不,求助的眼神就看向了张若。
  要知道那车上随便少了一块石头,都不是他能够赔得起的呢!更重要的是,这一车货瞅着没多少,实打实的能有二百多块毛料呢,他们十个人加上司机,一人一块石头都得搬二十来趟,而这些石头有大有小,有些压根就不是一个人能搬动的。
  可对于热情的老爹,张若也无奈啊,好说歹说等着人先把毛料搬进车库,张爸想着庄越去饭店还得一些功夫才能回来,于是也应了,交待家里的保姆阿姨去倒茶,张爸就挽起袖子,打算亲自出马,帮上些忙。
  随车过来的人,原本以为张爸也就是假客气一下,没想到张爸让人给他们倒茶不算,还自个儿撸起袖管要过来帮忙,这怎么使得呀,连说不用,手下的动作越发勤快了。
  要知道这七月的天可是火辣辣的热,能在主顾家喝上口凉茶真是解了乏了,更不用说一个多小时毛料全部卸完之后,那一桌丰盛的饭菜,真给人打心里得到尊重的感觉。
  不是说宓丹青还能克扣手下,还差这一顿饭了,而是张爸那份热心,丝毫不似作伪。别人不知道,张若却是明白的,张爸做了那么多年的有色金属销售的工作,跟他打过交道最多的不是那些办公室里坐着的顾客,而是那些仓库的装卸工人。
  张爸从来不会看不起任何人,对人都是相同的待遇,这也是他能有那么多三教九流朋友的原因,朋友多蹭饭的人也多啊……
  这不,吃完饭了,送货的人还给细心的调试好了解石机等机器,才拿着张若签过字的单据,跟张爸非常客气的打完招呼离开。
  ……
  “若若,这些石头真能开出翡翠来吗?我都没看出这些石头跟外头的建筑材料有什么区别呢!”期待了半天的翡翠毛料运到家之后,大家也不嫌外头的天气热了,草草地扒了几口饭,没等工人们将毛料都搬完,就开始在毛料堆里看石头。
  大家对新鲜事物总是会投入更多关注的嘛,可是任大伙儿趴石头堆里瞧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不就是些普通的石头嘛,要说剡城也是个四面环山的小县城,所以周边有不少开采石材的山矿,没看出这些大老远从缅甸运过来的翡翠毛料有什么特别的呀。
  甚至张妈狐疑地看了毛料半天,心中脑补了一个情节,这些说是说翡翠毛料的石头块,不会是被人调包了吧?或者说她女儿压根就被人骗了?
  这么想着,还不待张若回答她堂嫂钱静惠的问题,张妈就将她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嗓音问道:“若若,这些石头你花了多少钱?”
  张若奇怪的眨眨眼,这些毛料她没花一分钱好不,而且刚才她看了一下,除了那天她挑选的毛料一块儿不少之外,另外多出来的那些翡翠原石的表现可丝毫不差,估计吴大矿主也是下了大本钱的。
  粗略估计一些这些毛料就能有五吨矿石了,特别大的毛料倒也没有,要不然连算上押车的那名碧玉轩的员工,十个装卸工人也卸不下来这么多原石,要知道在缅甸翡翠公盘上,不少毛料可是需要用吊车吊的呢。
  翡翠玉盘是按一千万的价来计算的,张若想了想,给她妈妈比了个一。
  “十万?”张妈小心翼翼地猜了个数,不等张若回答,想想这大老远跑去缅甸买回来的矿石,就是路费估计都不止这个数了,于是狠狠心,又猜道:“一百万?”
  张若无语地看着她老妈用瞅败家子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一时间没好意思告诉她这批毛料的价值就在一千万之上,怕她老妈心脏一下子负荷不了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