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559章 还是废料值钱

第559章 还是废料值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三更!一万八千字完毕...】
  “干嘛?”没听见切石的动静,转过身,却发现女儿的手摊在自己面前,张宏彬有些疑惑的问道。
  “一手交钱一手办事儿,要是一会儿切不出翡翠,你赖账怎么办?”看来张宏彬这个做爹的信誉不是很好啊,也是,平时跟张宏彬出去赌什么的,一开始总是说的很好,可是到最后要是张宏彬输光了,哪还能履行承诺啊,估计他口袋里连买烟的钱都没有了。
  张大大这也是实践出真谛,张宏彬要是不给钱,她就不干活了,这切石也是件蛮累的活呢,她现在小手就已经有些发麻了。再说了,这切石切一次是好玩,两次也能够接受,切的多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要是她爸真切出刚才说的帝王绿什么的,她还有心思继续切下去,可是白花花的石头嘛,有什么好切的,哼!
  “小爷爷,一会儿我帮你切,不要钱!”想到这里,张大大叫给了一旁看热闹的张岳西一个灿烂的笑容,听得张岳西一愣一愣的,这话怎么说的,还扯上他了呢?
  不过侄孙女的好意,张岳西还是领情的,回了个大大的微笑。
  “小没良心的,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呀……”
  “张宏彬,你说什么呢?你什么意思啊?”这话还没说完,钱静惠就炸毛了,什么叫不是他亲生的,这么说的意思不就成了她偷人了嘛?这话钱静惠可不能够听了就算了。
  “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一时口误,没错,就是口误,老婆,你别生气啊!”犯了众怒可咋整,自己可以不跟小叔家吃饭,可是得回家呀,他老婆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会有点儿小心眼……
  张宏彬哄好了老婆,刚才被取笑的那股子气闷也早就消失不见了,而张大大也没好意思再跟她爹要钱,都整的爸妈吵架了,她那还敢呀,这不,刷刷开动机器,又根据张宏彬指挥的,给剩下的两半儿石头挨个切了两刀,什么都没切出来,张宏彬算是死了心了。
  大家这时候也不好再嘲笑他,毕竟那么大一块儿石头切垮了说……
  “接下来该我了吧?大大,帮小爷爷从中间切一刀,咱这块石头嘛……”张岳西还没说完,张若一个愣神就将他手里的毛料抢了过去。
  哎哟喂,他老爹从哪儿挑得这块石头,这不是她之前在缅甸挑得呀,那就是后来吴大矿主又往里头添的。
  “若若怎么了,我这块石头有什么不对吗?”他还是特意往小了挑的,其实在张岳西的心里也有种大的石头就能出更多翡翠的那种观念,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怕切垮了石头不好,才挑了块小的。
  张若之前不是说,这些石头都是按公斤算的嘛,那不就是说越小块儿的石头成本就越小?自己这块挺小的呀,顶多也就十来斤重,关键是这批毛料也没太小的给他挑啊……
  “不是,爸爸,这块石头就那么大,您要是一刀切,那不是一不小心就把里头的翡翠给切没了嘛,你说是吧,来来来,大大你先歇会儿,这块石头,我来切……”我勒个去,冰种的料子,她也就算了,这可是玻璃种的翡翠啊。
  这翡翠的质地,这色泽虽说及不上紫眼睛,但是这抹紫色也很亮眼了,张若踟蹰了一下,看着周围那么多人,都不太想下刀子。
  满绿的翡翠怎么了,她这块儿是满紫的,就是那抹紫色稍嫌淡了些,可是擦去一点点,她都会觉得心疼啊。
  照着自己看到的位置,小心的往下切石,小家子气的切下一小块儿切片之后,张爸就赶着上前捡了起来。
  自己挑得这块毛料确实小,就像女儿说的那样要是跟切西瓜一样切,一会儿就切没了。不过这毕竟是自己挑得石头,张爸心里还是抱着些许期待的,可是看着白花花的切片,张爸有些失望了……
  “唉,若若才切那么一点点而已,刚才大大那块石头,外面的皮老厚老厚的,再往里头切一刀就是了,没事儿!”张华凤正好站在她老公对面,这不还不等别人开口,就安慰上了,难得贤妻良母一回。
  “又是块石头吗?我看看……”那块小薄片还在张爸手里,钱宏言离解石机的位置更近一些,索性就直接站蹲解石机跟前看毛料去了,咦,这石头好细腻的质感啊,好像比大大那块翡翠还要细一些。
  因为之前看到张大大那块毛料掀开之后,张若往里头洒水了,所以钱宏言也好奇的有样学样取了水盆过去,这一瞧,愣了一下,就发出了一声惊喜的尖叫……
  “小舅舅,你的运气真好!这块翡翠太漂亮了!唉,若若,这个算是冰种还是玻璃种?我听说还有一种说法叫高冰种来着,对不对?”待大家都被钱宏言欢喜的叫声吸引跑去看毛料时,钱宏言则拉着张若问了起来。
  “我还没看呢,不过光是看毛料,你都那么惊艳了,那水种肯定差不了……”张若笑笑,自始至终她在切开毛料之后都没凑过去观察过,至少在大家眼里是这样的,这时候她又能发表什么意见呢,要知道她这位姐姐可是精明的很,一会儿要是被抓住这点不放就不好了。
  “对哦,我忘了刚才是我第一个看毛料的,不过若若啊,你是不是事先就知道了这块毛料会出这么漂亮的翡翠,这么美丽的翡翠要是刚才被拦腰切下去的话,该有多心疼啊!”这切石机可不是什么太精密的仪器,看看那些切石的时候掉落的粉末就知道了,损耗有多大。
  “怎么会!小姐姐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要是知道这块石头里有这么好的翡翠,我还不成神仙了呀。不过是刚才看我爸挑得这块石头小,接过来之后又感觉这块毛料的表皮非常光滑,所以才会那么小心的,这不是擦石机没有插上电源嘛,不然的话,我刚才就用擦的了!”解释了几句,见钱宏言没有怀疑的意思,张若舒了一口气,她现在可不就算半个神仙了嘛。
  不过半仙这称呼在剡城这地界可不是啥好词啊。
  “刚才大大那块翡翠就要二十万了,那么小叔的这一块呢?皮那么薄,里头的翡翠比大大的那块还要多吧!这翡翠毛料还真不能光看大小找唉,不行,我得去换一块儿!”钱静惠比量了一下一旁随意放着的翡翠明料,跟这会儿传到张若手里的那块翡翠毛料,忍不住惊呼。
  就算她这个不太关注翡翠玉石的,也能够看出新切的这块翡翠比她女儿那块好了不是一星半点,于是先前也一样选了块大毛料的她,转身就跑去毛料堆重新翻检了,而这一次她的目标显然是那些小的毛料,越小越好……
  “不是那么说的,这块毛料现在才切了个边,里头到底是什么状况还不知道呢,刚才我不是跟你们说起过,这翡翠毛料还有一种说法叫靠皮绿的嘛,这块毛料就算第一刀表现很好,里头说不定也有可能发生变种,甚至有可能这翡翠只是薄薄的一层……”
  “呸呸呸!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呀?正开心的时候不要说这么扫兴的话!不知道这块毛料里头什么表现,那就接着切呗,把它全部切开了不就知道里头有多少翡翠了嘛!”没等张若说完,张妈就忍不住打断了她,好好的说这不吉利的话做啥。
  刚才张宏彬切垮的那块石头,说实在的她还挺心疼的呢,要不是知道那块毛料就算张宏彬不解,女儿最后也总会解的,可是总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是张宏彬将女儿的运气带坏了。
  要知道张宏彬这个赌鬼在赌场上几乎就是十赌九输的料,他那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人的赌运之差,偏偏张宏彬还就喜欢赌。好在现在张宏彬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平时也知道收敛一下。
  但凡是输掉了手里的闲钱,张宏彬就不会再赌下去了。
  可是赌品好不代表运气好啊,你看吧,连赌石这个跟赌沾上个字的行业,张宏彬也没啥好运气。
  张妈跟心里嘀咕了一下,寻思着要不要等人走了以后,叫张若在那切成几瓣的毛料上再切上几刀,毕竟张宏彬挑得那块翡翠都已经大卸八块了,可体积还能跟张岳西挑得那块比比不是。
  说不定那就是女儿说的什么靠皮绿,就算是靠皮绿也是翡翠啊,蚊子腿再小那也是肉啊!
  没想到张妈这秉承着节约的心态,还真被她猜着了,张宏彬那个大块头毛料可不就是典型的靠皮绿嘛,不过都切成那样了,也坑不了人,把那靠皮绿切下来还能做几个挂件。
  要是张妈不说,张若还寻思着要用什么理由继续解石呢,总不能说自己手痒切豆腐块儿玩吧。这事儿要是由张妈来提,就正合张若的意了!
  “妈,现在没工具啊,你看这翡翠玉肉多细腻啊,稍微损伤一点都舍不得的,等哪天我订个精密些的切石机吧,到时候再解开呗!”小型的切石机,张若空间里也有,不过那是在空间里啊,现在拿出来恐怕不适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