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560章 张妈的自知之明

第560章 张妈的自知之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更!今天一万八千字!】
  翡翠竟然还没废料值钱,钱宏言的确失落了一下下,不过转念就恢复了,朝着张若皱皱鼻子,意思是她没啥事儿。
  ****地就****地吧,好歹也是自己解出来的第一块翡翠,钱宏言想着反正这也不是值钱的玩意儿,就开口跟张若要了下来,摆在家里提醒自己最近不要买彩票也好的。
  对钱宏言这个姐姐但凡是她开口,别说是块****地的翡翠了就算跟她要玻璃种的,只要钱宏言肯收,张若就给得起呀,闻言自然是挥手应下了。
  钱静惠几个也知道张若从小跟钱宏言亲一些,甚至这丫头从小到大的衣物都几乎是钱宏言姐妹俩包办的,感情自是不同一般,也没吃醋的。张若小的时候还好,张宏彬也经常带她出去玩,只是结婚生孩子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总是不一样的嘛,关系总是隔了一层似的。
  ……
  话说这几个人的运气都不算好,除了张爸的运气好到爆棚之外,其他的几个也没比钱宏言好到哪里去,就这种能有一般几率开出冰种翡翠的机会,这些人还尽挑些干巴巴的低档翡翠出来。
  这里面竟然还算章静开出来的那块冰糯种的翡翠质地好些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几个今天总要留下来吃晚饭了呀?那我先去准备了呢!”张爸今儿是真高兴啊,给女儿切出一块玻璃种的翡翠来,虽说这其中的价值还待考证,不过就现在切石的状况来说,女儿的这车毛料就跟白赚了,他能不开心嘛。
  “当然要吃!翡翠没有开出来,多吃你家一顿饭也是好的,那个小叔,红烧肉要多一点的,每次我跟你喝酒到最后么,若若就已经将整盘红烧肉扫干净了,害得我饭都少吃两碗……”张宏彬嬉笑着说完,就很有先见之明的往后跑了两步,这么多年的叔侄,他能不知道在他小叔心里头,女儿永远都是拍第一的呀,他自己偶尔可以训斥几句,别人就是说张若半个不好,张岳西都会炸毛的。
  “有本事你别跑啊!来来来,我这做小叔的也不打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胖成什么样了,若若就算多吃几块肉怎么了,又不是吃你家的,真是!有你这样做大哥的吗?”张岳西往前追了两步,看到侄子的那副模样,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了,四十多岁的人,整天还没个正形的!
  “唉唉唉,我不就是提醒一句,叫你多做一盘肉嘛,上门就是客,我这是来你家做客人的,连吃肉这点小小的要求,你都不答应啊?又不是跟你要鲍鱼鱼翅……”他明知道刚才那话带上张若,他小叔就会不乐意的,可偏偏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嘛!
  “爸爸……”张大大看着摇头进了屋的小爷爷,回头扯了扯她爸的衣服,难得地喊了声爸。
  “嗯?干嘛呀,你手上力气那么大,这件衣服你妈妈刚给我买的好不!小脏手拿开,去去!”张宏彬拍了拍女儿的手,话说明明他跟老婆都是正经的本地人,照道理他女儿也应该是典型的江南女子才对啊,可现在瞧瞧他女儿的大圆脸,再配上那身材,一米七五的个子,以后能不能嫁得出去都成问题哟!
  张宏彬突然开始为未来忧虑了起来。
  “我妈妈买的,还不是我跟着去挑的,不然你以为我妈会给你买名牌啊!”张大大被她老爹一打岔,一下子就被带歪了过去,刚才要说什么的,怎么好好的说起张宏彬身上的衣服来了?
  “行了!你眼光好,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呀?刚才切那么多块石头,你都没有洗手……”
  “切!衣服到时候又不是你洗,真是的。我就是想告诉你一下,小爷爷家的厨房里,还有一大锅红烧肉呢,刚才我肚子饿,还跑去吃了两碗稀饭,夹了好几块红烧肉,嘻嘻!”她爸傻呀,红烧肉这种东西,连她这个不会做饭的都知道,肯定是一锅锅提前炖好的嘛,要吃的话说一声就能有,肯定不止饭桌上那一盘的。
  每次来若若家吃饭的时候,她都会趁去厨房盛饭的机会,偷偷多夹两块儿红烧肉的,嘻嘻!话说若若家的红烧肉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了!可惜她老妈的厨艺不精啊……
  “唉,就是啊,张宏彬你怎么会想起红烧肉的呀?你要是跟小叔说别的东西还好,你脑子正常的吧,就为了盘红烧肉,你至于嘛!”钱静惠愣了一下,弄明白她老公跟小叔闹得别扭,才发现这男人是有多么的不可理喻。
  张宏彬脸上红了红,他不是没想到拿一茬儿嘛,先前好几次在他小叔家蹭饭,喝完酒到吃饭的时候,就只剩下几盘蔬菜了,天晓得他们老张家的种都是肉食动物来着。比起什么海鲜,他好的也就是红烧肉那一口……
  “笑什么笑啊,唉,若若,咱们挑的石头都已经切了,倒是你呢,我都忘了,你自己怎么没挑一块儿啊!”除了张岳西之外,其他人差不多都是半斤八两的,这不,张宏彬为了转移众人在自己身上的焦点,将注意力往张若身上引。
  这批毛料都是她的呀,除了后来加的那一批之外,每块都是她自己挑的,还用得着显摆自己的赌石技术嘛。
  不过被张宏彬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想起来,他们的确是过了把切石的瘾头,可是还没见张若自己挑石头解呢,都说这丫头是靠翡翠发家的,显然大家对张若的期待更大一些,这不,大家的目光都眼巴巴的黏在了张若身上。
  张若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进了毛料堆,挑块儿什么样的好呢?表现太好的,自然不能挑,不过要是自己挑一块****地的出来,估计也说不过去,最重要的是,这批毛料里的****地翡翠都被人挑完了……
  “这块儿吧!”张若走了几步,在一块毛料前站定,这块毛料是她亲自从吴家仓库中挑选出来的,是块冰种的飘蓝的料子。大家伙都搭上一天了,到时候也让人乐呵一下,她就做回散财童子吧,也叫张大大那丫头开心一下。
  纯蓝的翡翠,蓝得最漂亮的一块就在张宏彬那截废料里,先用这个充数呗,那块料子里的翡翠,以后再找机会给张大大就是了。
  再一个,张若也知道要是太贵重的礼物,别看张宏彬大剌剌的一个人,整天都没个正形的,但是关键时刻,他也是有自己做事的尺度的,高冰种的蓝翡,价值有些高了,找个机会等张大大长大一些再送出的好……
  “若若,你挑中哪块翡翠了?我来帮你!”正想着呢,张大大这丫头就欢呼一声扑了过来,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靠在张若身上。天知道她比张若还要高上一些呢,这个姿势,她难道不别扭?
  “就这块儿了,把头拿开,你不知道你那颗脑袋有多重啊!”张若推了一把自己肩膀上的大头,竟然没有推开,自然这是在她没有用上灵力的情况下,要不然她一根手指就能将张大大推出去老远了。
  “人家也不想要长这样的嘛!你看呀,张宏彬他也是个大头,你怎么不说他!”张大大扁扁嘴,她就是喜欢跟若若亲近一下嘛。
  “你老子又没把头放在我肩膀上,我说他干嘛呀,你这丫头,都在听些什么呀,老是断章取义的,上课的时候,你能听懂老师讲的吗?”张若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大大,这丫头下半年就上高二了呢,还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这智商情商都不跟身高成正比的嘛!
  “是听不大懂……不过若若你教我的那些,我都懂了哟,要么以后你教我读书!”张大大倒是想得开,被说几句也不往心里去。
  哦,也不是这样的,要是她老妈钱静惠说她一句什么,这丫头可是会化身机关枪那样哒哒哒的反驳的呢!
  “想得美,我才没那个闲工夫呢!”啐了张大大一口,想了想,张若觉得给孩子点物质上的奖励也是能够促进学习的,之前不就在考虑找机会送她东西嘛,正好现成的机会就来了。
  “你现在把心思给我放在读书上面,不懂的可以打电话,或者上网问我,不过上课也要专心呢!我没那么多时间给你的……唔,只要你高考的时候能考上好学校,我就送你一件蓝翡的挂件。”张若笑着看着张大大,凑到她耳边引诱道。
  “真的吗!”张大大脸上又绽开了笑颜,不过她看中的似乎不是翡翠那回事呢,这不,小丫头考虑了片刻道:“若若,翡翠我还是不要了,反正你也不是没给过我,有一个挂的就够了呀!唔……高考还得好久呢,我不要翡翠,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
  张大大的小眼睛滴溜溜地打着转,目光炯炯的看着张若。
  “带你出去玩儿?你想去哪儿啊,唉?这块毛料你一个人搬得动嘛,我来跟你一起抬……”
  “不用,我一个人能搬动,我可是有肌肉的人呢!唔,我要去京城?不不不,你上的是京城的大学,我以后也要考那里的,嗯,我要去香港!还要去海边!”张大大幻想着两年后的情景,脸上就露出了梦幻的笑容,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丫头到思春的年纪了呢……
  “行!京城的大学可不容易考,你先好好念书吧,不然我带你出去玩,嫂子都该不乐意了!”的确,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子女能有出息,能够将书念好,钱静惠自然也是这么想的。
  所以对张大大每次找理由跑来张若家,钱静惠也有些怨言的。一开始的确是希望女儿能跟张若多接触一些,不过经过几番观察下来,钱静惠算是明白了,张大大找张若玩,就真的只是玩而已,哪有学习的时候啊……
  “若若,你这块石头也不小啊,看着也有四五十斤重……唉!张大大,你小心一点,一个小姑娘,你真当自己是大力士啊,张宏彬,你就跟旁边看着的呀,也不帮你女儿一把!”看着张大大跟张若有说有笑的走近,钱静惠看得都有些害怕,这丫头就顾着说话,也不看着点脚下,你说说……
  “是我女儿,难道不是你女儿啊,你不是也看着而已……好好好,我来帮忙,我去帮忙还不成嘛!”今天已经惹到过老婆了,张宏彬也知道收敛一些,敷衍着上前要跟张大大交接,却没成想被张大大嫌弃的绕了开去。
  “张宏彬,你不要挡路啦……”
  “我这是帮你啊!”小兔崽子,好心没好报的!
  “我不用你帮,你连自己挑的石头都搬不动,要我帮忙的说。”张大大摆明了一脸瞧不起她老爹的模样,看得张宏彬直牙痒。
  不过张宏彬平时不靠谱归不靠谱,可是对这个女儿,他却是打心里疼爱的,张若现在还记得,张大大刚出生那会儿,张宏彬因为第一次做爹,有些产前忧郁症的样子……
  呃,男人也可以有这个症状的吧?暂且就套用一下这个名词吧,那时候的张宏彬很紧张,自己都没成熟到哪儿去呢,就要担负起一个小生命的未来,话说还真是有些沉重的。
  所以张大大出生的那一天,张宏彬都没敢进产房,叫张若趴在产房门口看到孩子平安出生,就拐着张若落跑了,这件事现在还经常被人拿出来取笑。
  也就是因为这样,张宏彬对老婆女儿都是带着一丝亏欠的,平时除了跟张大大比比大小声之外,他就是连一个指头都没动过女儿的呢,倒是张大大有时候不开心了,就会打她爹几拳出气,被惯得。
  用张若的话讲,好孩子都惯不坏。张大大总算还是个好孩子的……
  “我……”张宏彬很想骂脏字来着,可是面对自己的女儿,那些话也说不出口啊,于是只能将这口气自己咽下,道:“行行行,你现在长大了,爸爸已经老了呀,还不过来解石,让我们也见识一下你若若……姑姑的眼光不是!”
  又是若若……姑姑,中间还带停顿几秒的,张若翻了个白眼,总算是知道张大大有时候的阴阳怪气是遗传自哪里了,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若若,你这块石头,有什么讲究没啊?”庄越自己挑了半天的石头,明明也是按照张若之前说的那样,找表皮尽量细腻光滑,并且还有莽带松花的毛料来的,可是解出来之后,石头里面的状况却叫人失望,所以这会儿看到张若挑了块石头出来,他就赶紧上前看看。
  就算以后不靠赌石这一行吃饭,可张若不是说了嘛,这年头赌石也是一种很好的投资。翡翠毛料的价格这些年都是稳定的呈现上涨趋势,那涨价的幅度比钱放在银行的利息可是要高多了的。
  这么好的投资回报率,庄越自然也有心掺一脚了。有这样想法的不止他一个,在场的这三家人,手里都或多或少有些闲钱的。
  只是钱宏言跟楼亮夫妻俩还抱着一股子冲劲,想要即赌石又囤积毛料以待增值的。当然这种念头在夫妻俩解出****地之后,似乎就消了不少。而庄越跟章静夫妇可是一开始就没将主义达到赌石这样有风险的行业里呢,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囤积一些翡翠毛料了,这是很稳定的投资,而且回报率还不错,不是吗?
  张宏彬?他只对赌有兴趣,至于投资什么的,在他看来,还是认真做自己的工厂就好,而钱静惠向来是不管老公那些事的,自己现在接手了张妈的铺子,生活也过得不错。
  “当然有了,你看这块原石,这里不是有道裂痕嘛,我之前就跟你们说过,赌石的圈子里,有人赌色的,也有人是赌种的,这赌裂也有不少人,你看看这裂痕的走向……”有人发问,张若自然是停下来上起翡翠知识推广课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