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17章 欠我一条命

第617章 欠我一条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千商行这次声势浩大的专场拍卖会圆满落幕,当然,这是对于标到丹药的家族,以及既赚了名声又没少赚灵石的万千商行来说的。www.点com
  
      张若一行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就赶到了帝仙城,可是张若最终还是没有参加这次的拍卖会,反正她只要等着收灵石就好了,至于帝仙城的那些权贵世家,她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兴趣去打探。
  
      进城的第一件事,张若就跟沈清远问了帝仙城中地缘殿所在的位置,径直去那儿租了一处宅院,而没有接受沈清远的邀约去住沈家的别院。
  
      帝仙城的宅院,自然不是庆丰镇那个偏远小镇能够比较的。光是进入帝仙城后,那扑面而来的灵气,就比庆丰镇灵气最浓郁的地方要高上数倍,更别说张若花了大价钱的天字号住所了。
  
      既然是要与万千商行站在平等的位置,当一个合作者,这些表面功夫也得做足了,当然也不是说就为了些表面功夫,张若才花大价钱去租下一处天字号,有钱就是用来花的嘛,一天近两千万灵石的损失,她都能扛下了,又怎么会计较一年一百万灵石的房租呢。
  
      再说帝仙城可不比庆丰镇那小镇,张若一进城就感受到好几股强大的气息了,这座城市的各处,大乘期的修士可有好几个
  
      用张若自嘲的话说,她这个大乘期的修为,只不过是纸老虎罢了,除了能气势上能唬唬人,她还真是……
  
      要说先前吧,张若对晨钧诀的隐匿能力还是蛮有信心的,只是刚来这个世界不久,就被一小镇的城卫官给识破了,实在是打击很大呀,这不来了帝仙城,张若也没啥信心,走一步,算一步吧
  
      唯一值得张若庆幸的一点是,来到梦魇大陆这段日子,她打听了好久,也没听说有大乘期修士大打出手的,最近的一次都是千年以前了。这还有点安慰,希望这个世界的大乘期高手有了矛盾都是用猜拳来决定胜负的吧……
  
      一百万灵石一年的宅院,果然比庆丰镇的小院要大得多,压根就不在一档次上。
  
      要知道,就算是在帝仙城,这样的住所,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住得起的。修真者动辄成百上千年的寿元,在帝仙城住上一年,花个一百万灵石倒不算什么,问题是要住很久呢?
  
      十年就是一千万,一百年就是一亿啊纵有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般的挥霍,当然,像张若这种级别的炼丹师,不在此列。
  
      只是梦魇大陆本土的炼丹大师需要租房子住吗?
  
      ……
  
      自从住进这处宅院,龙啸云这肉食动物就改吃素了,近百亩的山谷,种着大片的灵果,龙啸云天天不重样的吃,这两天也没能吃遍。
  
      灵田里的药材,品种也甚是齐全,珍稀的年份短一些,常见的年份至少也在百年以上,还有几株人参、灵芝甚至上了千年。
  
      别看这里的灵药虽多,可是真的算起价值,也不过数十万灵石上下罢了,既然是梦魇大陆第一大城的顶级住宅,又怎么能不大气一些呢。
  
      况且,地缘殿的人还真不信有人能一次将灵田里的材料都用光咯,住进这里的修士,哪个不是有强大的实力,要不就是有强劲的后台,还会在乎这点玩意儿?
  
      可偏偏这次住进来的不是别人,而是张若,就算她没有炼制灵植空间,光是她的炼丹手段,催药手法,这片灵田也难逃魔爪了,一百万灵石一年?她挥手间就找补回来了
  
      来了帝仙城几天,除了进城的时候,粗略的见识过一番,接下来的日子,张若三人都各得其所的呆在住所里,连大门都没有出过。
  
      路劲跟龙啸云那都是刚突破一个大境界的主,虽说基础打得牢靠,修为早已稳固,可是法器、法宝,却是需要重新祭炼的。
  
      而张若,最近就迷上了“种田”,有近百亩的灵田让她鼓捣,她也不会感到无聊,最主要的是,最近她的修为又隐隐有了些突破,偶然间竟发现她的神识能够沟通灵植
  
      这种情况,在张若刚刚接触修真的时候,也出现过,不过那时候与她神识沟通的是小黄,那是动物,动物的灵性本就比植物要强一些,能够与人沟通也不足为怪,不过这次是灵植嘛,就让张若着实惊奇了一番。
  
      可惜现在没法与来福沟通,要不然,张若就能从它那儿直接得到答案,而不需要每天辛苦的窝在灵田里,跟一些灵植进行时断时续的交流了。
  
      好不容易跟一株仙翎草沟通上了,知道它是在跟自己讨要什么东西,可还没等张若搞清楚它要的东西呢,这次的沟通又中断了,任张若怎样逗弄,仙翎草就跟进入沉睡一般,就是不搭理她。
  
      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张若只是稍稍失望了一下,给仙翎草加了些养料,便直起了腰,看了眼左边的那处依然安静的净室,张若知道路劲这次的祭炼还没有结束。
  
      炼气期只是使用法器而已,只有到了筑基期,修真者才能够真正的与法宝做到血脉相连,如臂使指一般,而这里最重要的一道工序就是祭炼。
  
      由于这次张若一次性就将路劲那块门板飞剑的品质提升到了极品灵器的层次,所以无形间也让路劲的祭炼难度增加了不少。
  
      神识一转,进入另一间净室,顶级住所最好的一点,就是不需要为房间发愁了,现在这处住所,光是净室就有三间,两处炼丹房,两处炼器室,房间更是有七八间,现在只是三个人住,足够了。
  
      张若只是往龙啸云的那间净室一看,额角就落下三道黑线,这家伙还小呢?龙啸云那哪是在修炼啊,分明是抱着一大盘灵果在那儿打混呢
  
      刚想着要怎么收拾龙啸云一番,却在这时,叮铃叮铃的一阵阵清脆的声音在这处仿若仙境的幽静住所里响起。
  
      微微一怔,张若才反应过来,这是天级住所附加的一个小法术,但凡有人接近屋子十米之外,就会牵动门上的法铃。
  
      当然这个法铃是可以控制的,要是住客不喜欢被人打扰,也可以将这个法铃封禁。
  
      “谁啊,这是?”透过神识观察到门外站着的陌生人,张若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在帝仙城除了沈清远之外可不认识其他人了。
  
      而且就算是沈清远,她也只是跟他问了地缘殿的所在,就算沈清远猜到她会租个天级住所,可是也不晓得她住哪一间吧。
  
      收起心中的疑惑,张若随手给自己施了个清尘术,就往门外走。
  
      “你找谁?”
  
      “请问这里住的可是张前辈?”一看到从天级住所里走出来的竟是个筑基期修为的小丫头,等候在外的锦衣中年人心下有些不悦,却没有浮现在面上,还是毕恭毕敬的问道。
  
      “张前辈?这里没有姓张的前辈。”张若看了锦衣中年人一眼,出窍中期的修为,看来也是个城府不小的主啊。
  
      张前辈,可是在说自己?而对方显然是不认识她的,张若没打算直接的告诉来人,只是顺着他的话回答。
  
      “还请小姐通融一下,在下于地缘殿打点过,这几天入住天级住所的只有这处,张前辈何等身份,又怎么会住到别处去呢?”说着,锦衣中年人便动作极快的将一只灵石袋塞到了张若手里。
  
      敢情他还真把张若当成是守门的丫头了呀?
  
      其实锦衣中年人心下也忐忑,他并没有像他自己说得那般笃定,只是主子交待的大事,他必须得做好了呀,就算要他对一名守门的小丫头低三下四的,锦衣中年人也不觉得有多为难。
  
      难道那位张前辈,真不是住在天级住所?可是一名顶尊贵的炼丹大师,难道还能屈尊降贵的住去地级住所?不能呀光是这一次的交易额,就是几十亿灵石呢,炼丹师那么高贵的职业,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小钱?
  
      要不就是眼前的小丫头在骗他,要不就是清远少爷回家没有说实话……
  
      行贿唉,她生平恐怕是第一次被人塞这种红包吧?张若好奇地伸出探出一丝神识查看了一下,哟,一百块中品灵石呢啧啧,她要真是个看门的小丫头,来人的手笔还真不小。
  
      眨眨眼,事情好像还蛮有趣的嘛。
  
      “主人不见客,你有什么事对我说吧”做自己的师父都不止一次了,再做一回自个儿的主人,张若也没多少心理障碍,话很自然的就说出了口。
  
      “呃,这……”收了灵石就好办,其实锦衣中年人也一直在观察着张若的表情,见她不像是说假的,再结合那位前辈的身份,锦衣中年人也觉得被拒绝是理所当然的了。
  
      于是,又道:“是这样的,在下是万千商行外务堂的一名管事,这次前来是代表我家大公子奉上一份礼物的,还请小姐代张前辈务必收下。”
  
      万千商行还有外务堂?代表的却是大公子?她认识沈清远的日子不算短,倒还真不知道他排行第几呢?不过这个送礼的,肯定不是沈清远的人,要不然又怎么会将她当成看门丫头了呢。
  
      至于锦衣中年人双手奉上的那只储物镯,收下就是了,有的时候,要是不收礼,人家反而会心神不安的,她就做回好人,收下吧。
  
      打发走了这名代表沈家大公子额锦衣中年人,接下来,张若家的门铃就没再断过,时不时的就有人上门送礼,有什么二公子的,三公子的,还有一些大掌柜二掌柜,五长老六长老什么的。
  
      敢情这沈家还是个数字军团嘛……
  
      这边张若收礼收得毫不手软,不禁为她的“主人”收下了一堆的储物镯,她本人扮演的看门丫头,也收了一堆灵石袋。这些人出手,最少都是上千灵石的,多的还有上万,不仅如此,甚至还有人妄想用“男色”勾搭张若的,还真是叫张若开了眼界。
  
      一天之内,被十几股势力找上了门,张若哪能不知道沈家那头出岔子了呀,只是来了那么多人,那位真正与她有关系的正主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话说,沈清远这一天,一次都没找上门来,这本身就有够不对劲的了,可就是张若神经线条够粗,愣是没有察觉。
  
      要不去沈家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她可是还有几十亿的灵石在沈家手里呢?难道她真的瞎了一双氪金狗眼,沈清远带着齐穆白私奔,顺便还携款潜逃了?
  
      要真是私奔的话,她还是能够理解的,至于原谅嘛,可别把她想的那么伟大哦
  
      与其自己在这儿胡思乱想,不如来个夜探沈家。说干就干,虽说张若手头的材料不多,可是今儿那些拐着弯儿都跟随沈家牵扯上关系的人,不是送了一堆的礼物呢,正好弥补了她的不足之处。
  
      还别说,在这些礼物里,还真被张若发现了不少惊喜呢。www.点com
  
      单纯隐匿修为的法诀不够是吧,那就用顶级的隐匿符咒,再来个迷幻阵,再做一张千幻面具……
  
      等到张若将一切准备工作的完毕,全副武装要出门的时候,月亮已经高挂天际,夜早就深了。
  
      月黑杀人夜,风高防火时。
  
      可是今儿的月亮格外的圆格外的亮,风呢,连片树叶都吹不起,这无一不在预示着今晚可不是夜探沈宅的好时机,不过张若的准备工作都做了那么久,其意志自然不会为天气所转移的。
  
      ……
  
      蹲在一座高墙上,张若却是傻了眼,这要从哪儿下手呀原本以为她花了百万灵石租下的宅院已经挺大的了,谁知道好容易找着沈宅的所在,她又傻眼了,占地数千亩的大宅,她要从何找起呀
  
      就在张若蹲在墙头毫无头绪的时候,沈家却出现了一股骚乱,陆续的有不少人开始急匆匆的往其中一处宅院赶去。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张若自然也跟了上去,说不定就有什么重大发现呢
  
      “家主,清远少爷醒了,只是口中一直喊着齐公子的名讳,您看……”一名背着药箱的老者,话里带着恭敬,可是姿态却是不卑不亢的挺着腰杆。
  
      “哼那么齐公子醒来了吗?”沈为谦轻哼了一声,却是强行压抑着怒气,他执掌这个家这么多年,没想到今朝这些蛀虫齐齐冒出了头来,他一直知道膝下的几个儿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但也没想到会做出这等不择手段的事情来,他现在还没死呢
  
      话说,以沈为谦的修为,就算哪天他不坐族长的位置了,也肯定死不了。他自己也是经历一番波折,才坐上这个位子的,可是事情摊到他几个亲生儿子身上,却是不好接受了。
  
      寄予厚望的一个儿子,却把身心都给了另一个男人,男人啊
  
      断袖之风,也不是未曾出现过,沈为谦先前已经认命了的,谁知道这次沈清远刚回家,就遭到暗算,还是在进了自己家门以后,为了保护那个齐穆白的三脚猫炼丹师,儿子受得伤竟然还要重得多。
  
      以沈家的财势,外伤固然容易治,但关键就在于,沈清远中的是毒伤,齐穆白亦然。
  
      “回禀家主,齐公子虽然被清远少爷挡下了大部分的攻击,以及毒素,可是他修为尚浅,所以目前还未醒来”胡子花白的老者,也不会拐弯抹角,老实的回答了沈为谦的问题。
  
      “药叔,这次辛苦您了,您先去休息吧,我进去看看清远,你们几个,帮我拦着院门,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沈为谦跟被他称为药叔的老者点个头,又严厉的朝身后的侍从交待了一番,才转身进了房间。
  
      月光下,沈为谦的那张脸竟是波澜不惊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