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22章 血,又是血,还是血!

第622章 血,又是血,还是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孙大管家的传音,自然不会被阎大师祖孙俩察觉到,他话音一落,桂石丛虽然不知道原因,却也是不折不扣的立刻实行,正在跟龙啸云商量护齿装备外观设计的张若,自然也在此例。
  三催四请的都没拿到手的材料,被迅速的送到张若手里,她本人却也被很有礼貌,又坚不容拒的请出了奇珍阁。
  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若若,我就说你不能欺负我,欺负我就像断更,是要掉rp值的!”这丫头竟然要将他的牙齿改装成一口小白牙,龙啸云一个大男人又怎么能接受呢!
  欺负你,跟rp值有什么关系,至于断更?那是作者该操心的事情,好不,她只要每天准时出场就成了……
  不对劲啊,要是只有她被强硬的请出来,倒也罢了,陆陆续续的从奇珍阁涌出好多女子,张若看了几个人后,立马做了决定,拉着龙啸云跟路劲,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奇珍阁所在的那条街。
  ……
  “孙总管,你吩咐的事情,属下已经完成,只是您的九夫人带着数位小姐也在阁中,手下人办事有些不当之处,还请您见谅。”桂石丛一接到孙总管的传音,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
  只是好巧不巧的,今天孙管家的几名家眷也来了奇珍阁,这不,人是请出去了,不过桂石丛的歉意却还是要想孙管家传达的。
  “没关系,你做的很好,我应该感谢你才对!”果然,他就知道自己家那几个婆娘三天两头的就要带着女儿来趟奇珍阁,还真被他算着了!
  好险呢,虎毒不食子,孙管家再是心狠手辣,在家中女儿的心里,却是一名慈父来的。或许是女儿多了,就容易心软,孙管家觉得自己现在在下某些决定的时候,都会思考一番,而不像以前那样果决了。
  干净的女子?孙家的女孩子,可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小不食五谷,只食灵果。要说到干净的女子,孙管家心里就乱了。
  在他看来,就算传说中的洗髓丹出现,他的女儿服下之后,都不会有太多的杂质。
  倒不是说全天下就他孙管家的女儿有这个待遇,帝仙城藏龙卧虎的,能够享受从小服用灵食待遇的,实在不少。
  只是,很多世家子弟,在这方面却不是很避忌,换句地球上的话来说,就是人类花了几百万年的时间,爬到食物链的顶端,不是为了吃草的。
  所以在孙管家看来引以为傲的事情,在许多人眼里,却是鄙夷的很,灵果就是再好吃,吃上几十年难道不会腻吗?
  话说,孙管家在听到桂阁主的传音后,仿若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不自觉的脸上就挂上了一丝轻松的笑意。
  而他不知道的却是,阎大师在这个时候,也恰巧知道了奇珍阁驱逐女客的事情,正好又被他看到孙管家脸上那抹笑意,阎大师的心里便冷了几分,不过现在奇珍阁的女客走的走散的散,要找人还须从长计议,这个时候也不便与孙管家撕破脸。
  在客套了一番之后,阎大师也带着红衣少年离开了奇珍阁。
  ……
  “若若,刚刚那是怎么回事?咱们跑什么呀?”跑还不算,还得七拐八拐的绕个大圈再回家,这又怎么了这是?
  张若无言地盯着龙啸云的脸,足足打量了五分钟之久,直到龙啸云首先憋不住,摸着自己的脸问她,是不是沾上什么脏东西了,还将求助的目光转向路劲,她才开口:“别摸了,你脸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我就是奇怪了,就你这观察能力,是怎么坐上华夏幕后势力第一把交椅的呀?”
  话说,龙啸云带领的龙组,从某种程度上,就是华夏的零零七吧,换句话说,也可以称作是特务头子?一个特务头子的观察能力,怎么可以这么弱!
  “我当龙组组长怎么了?这跟观察能力有什么关系!”龙啸云不自在的转开视线辩驳了一句,他是龙组组长,那是当领导的唉!有领导需要自己出去搜集消息的吗,那自然有专业人士负责的。
  再一个就是,龙啸云自个儿心里都清楚,来到梦魇大陆短短的一段时间,他已经被打击狠了,下意识的遇到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依赖张若……
  “没关系吗?哦!那就没关系吧。”挑挑眉,张若没再说什么。
  可是她这表情落在龙啸云眼中,却是有关系了。
  “唉!你这什么意思嘛?把话说清楚呀……”
  “若若,你回来啦!”回到住所,齐穆白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一身的狼狈也洗去了,原本跟沈清远站在一起的身子,还下意识的往边上挪了一步,脸上的红晕,像是在不好意思似的。
  目光在两人之间打量了一番,张若笑了笑,点点头。
  话说,人们有时候就喜欢说一些废话来掩饰尴尬的情绪,寒暄什么的,仔细较真起来,还真是乏味的紧,她要不是回来了,那齐穆白看到的人又是谁?这还需要问吗?
  “屋顶怎么还没修好?”抛开脑中的杂念,张若将话题转移到她认为有必要探讨的问题上去,那就是她家的屋顶,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现在还是什么样的,那么她给这两人留下空间,这两个家伙,不会都花在亲亲我我上面了吧,正事一点儿没干?
  “呃……”沈清远见张若将目光转向自己,还以为她要跟自己说什么建设性的话题呢,结果,竟然将他堂堂沈公子当成打杂的了。好吧好吧,就算那屋顶坏掉的根源在于他,可也总要给他时间吧!
  “呵呵,若若,是这样的,我正要跟你商量呢,你看你刚才不在家,我也不好找人来修屋顶,当然,这修理屋顶的费用是我出,你觉得什么时候方便,我再找人来,修个屋顶嘛,很快的。”
  “什么时候都不方便!要么,你自己将它修好,要么……”张若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停顿了一下道:“反正那间屋子你都已经租下了,你要是想住没有屋顶的房间,我也无所谓。不过,事先说好,这里是我的地盘,我不想未经我允许,有其他人出现。”
  看似繁华的帝仙城,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黑暗,她是不清楚,也不想了解,但是在奇珍阁偶然间的一些发现,叫张若那颗放下的警惕之心,又警觉了起来。
  被奇珍阁半推半请的赶出来的时候,张若还在疑惑呢,但是之后的发现,却叫她心里产生了警觉。
  奇珍阁打开门来做生意,突然间驱逐客人,而且被驱逐的还都是女客,这其中肯定是有问题的,本来东西也买到手了,事情应该都与她无关。
  但是在有些混乱的人群中,她却发现了其中几道格格不入的身影,浑身血煞之气的人,竟然也混在其中,还想是在搜索着什么人,也正因为如此,张若才拉着路劲二人迅速离开那是非之地的。
  不是害怕,而是她在梦魇大陆不是一个人,以她那种没事都容易招惹事端的体质,有些事,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还真是被张若猜着了,她就是那个躺着都中枪的体质,这次的事情也不例外。那个外表十五六岁,实则一百五六的红衣阎萧,就是因为在奇珍阁看见她了,才出现后续那些事端的。
  阎萧此人性格诡异,做事毫无善恶之分,完全是肆无忌惮的一个主。
  先前他跟阎大师说弄到一张丹方,也不是信口胡说的,要说阎萧这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这人不说谎,更不会对视他如珍宝的爷爷说谎了。
  阎萧偶然间得到的那张丹方,是某个炼丹师仿照洗髓丹的功效鼓捣出来的,只是他的丹方不仅效果达不到正版洗髓丹的功效,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效果,甚至他提出的炼制条件还困难的很,于是这张丹方就成了鸡肋。
  直到这张丹方辗转落入阎萧手中,一步步将其中的炼制条件都还原了,可是还差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纯净女子的血液。
  阎萧事前派人打听过,得知帝仙城隐约流传的关于孙管事家女儿只食灵果的消息,就想来看看是否属实,结果看完之后,却发现传言未必都是真的。
  正要拿手下人发作呢,就被他见到了来奇珍阁淘宝的张若,当时可把阎萧惊喜坏了,只是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见张若的踪影,这才想起了他爷爷。
  话说,张若这人可是什么都吃的,甚至她早就从女孩蜕变成女人了,追究起来,她又怎么可能纯净呢?可别忘了,张若却是在修炼之初,就服用洗髓丹的,身体里的杂质,早就被一扫而空……
  “萧儿,现在没有外人了,你老实告诉爷爷,你是看上那孙家的女子了吗?要是的话,爷爷就派人去求亲,为你纳一名妾侍,想来那个孙管家也不会太不识好歹的,他家的女儿给你做妾,怎么都是他们家高攀了呢!”
  回到家中,屏退了左右,阎大师慈爱的看着孙子道。至于先前被他发现孙管家做了手脚的事情,他在阎萧面前却是提都未提。
  “爷爷,你说什么呢!那个孙家的女子算什么,孙儿今天本来是特意去相看的,结果发现那几个女子根本不像传言中所说的,灵果灵食什么的,帝仙城哪个大户人家用不起呀,人家要的是纯净的女子!孙儿今天就在奇珍阁看到一个,可惜人家愣了会神,那个姐姐就不见了。”
  说道今天遇见的那名女子,阎萧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苍白的脸上还染上一抹红晕。
  “不是孙家的?那是谁家的女子,没关系,只要是爷爷的萧儿看上的,咱们娶回家了就是,爷爷啊,还等着抱曾孙呢!”阎大师作为梦魇大陆成名已久的一名炼丹师,说话的口气大些,自然也有他所依仗的资本。
  而阎萧作为阎大师唯一的孙子,本身也是实力不俗的炼丹师,就算求娶帝仙城几个超级世家的女子,的确也是使得的。
  “现在还不知道,孙儿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还有啊,人家还小呢,爷爷不要开口闭口就曾孙嘛!”阎萧的脸红彤彤的,竟然像是羞涩一般,他本人不是好男风的吗?怎么会……
  ……
  弄破个屋顶而已嘛,至于那么严肃吗?连个帮手都不准他找,真是的,他招谁惹谁了?最重要的是,这屋顶,也不是他捅破的呀,是不是?
  为什么将屋顶弄破的“罪魁祸首”这会儿却可以坐在凉亭那边翘着脚喝茶呢?
  沈清远一边轮着锤子修屋顶,一边时不时的将怨念的目光投向一旁凉亭里的四个人。
  “我坚决反对!我不要这样的牙齿,我一个大老爷儿们,怎么可以长这么一口小白牙呢!”龙啸云看着张若画下的草图,坚决反对着,看玩笑,这樱唇贝齿要是长在哪个女孩子脸上,那肯定是增色不少,但是他一个大男人,嘴巴虽达不到血盆大口那么恐怖的境界,可是也不算小啊。
  要是嘴里长着这样一幅牙,他看起来该有多别扭啊!
  可偏偏要龙啸云放弃这么一个“武装到牙齿”的机会,他还舍不得,于是回到住所不久,他就又主动挑起了在奇珍阁未完的话题。
  “你真的不要?那好吧……那这个呢?”刷刷几笔,张若手底下又一张草图出炉了,先前不过是她在逗龙啸云开心罢了,开玩笑,要是一副牙齿法宝只有装饰的效果,她去炼制出来干嘛?
  现在手上的那张草图,才是她真正的构想。灵感脱胎于地球上的吸血鬼,倒不是说这幅齿形法宝,就像吸血鬼的牙齿那般。
  而是张若将整副牙齿改造成伸缩自如的构造,平常龙啸云装在嘴里不会有任何的异物感,但是当龙啸云遇到危机时刻的时候,这幅牙齿就可以化作锋利的武器,各项功能嘛,还在进一步的研究中。
  在解释完她的这番构想之后,龙啸云提了几点要求,似乎对这款还未炼制的法宝充满了期待,如果这样的法宝真的炼制成了,那张若是不是可以冒充一把牙医了呢?
  就在张若收拾了图纸,打算花一阵子时间,将龙啸云跟路劲两个都给武装到牙齿的时候,将屋顶修到一半的沈清远却飞身跃下,将她拦了下来。
  “怎么?屋顶修好了?”对于第一次干起泥水匠的活,有些狼狈的拦在自己身前的沈清远,张若不动声色的调侃了一句。
  “嘿!你就别拿这事儿笑话我了。”沈清远苦笑了一声,他在屋顶上修理的时候,就一直注意着凉亭那边的交谈,知道张若这是要去闭关炼器,短则七八天,多则十天半个月的,他这不是还有事儿跟她商量嘛。
  “好吧,那是什么事?莫非你觉得一间房子不够住,还想再从我这儿匀上一间?”张若一副财迷的样子打着岔,心里隐约觉得沈清远找自己不会有啥好事。
  “不是!”沈清远有些恼怒的回了一声,作为一名奸商,被个小丫头占去那么大的便宜,他心里可不怎么是滋味呢!“去你书房聊吧,真有事跟你商量。”
  看沈清远的神色不死作伪,张若摊摊手,“那好吧!”
  “是这样的,若若,你还记得当初我跟你初次见面的时候,提到的事情吗?”
  “哪件?”张若迷糊了一下,她真不太喜欢拐弯抹角的跟人说话。
  “好吧,我直接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初次见面的时候,我从你身上感到一种亲切感,而这是我们沈家血脉之间的一种感应。你当时是答应我在庆丰镇呆满一年之后,跟我回家族进行血脉测试的,可现在你人都已经来了帝仙城,我想免得夜长梦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