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33章 阎大师的失控

第633章 阎大师的失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只要自己仿制出洗髓丹来,帝仙城的那些世家豪门不求着自己才怪呢,又怎么会在乎几个女子的性命!
  再说了,要是女子的精血足够纯净,他也不是非要人家的性命嘛,一滴精血就够了嘛,怪就怪这些人的血液蕴含太多的杂质!
  此人纵然心中有所顾忌,却没有半点的愧疚之情,可见这位阎大师的凶恶。以人血炼丹,他竟然还将炼丹失败的责任怪到人家的血液不纯上头!按照他这个道理,是不是还要跟那些受害女子的家人讨要炼丹材料的损耗?
  ……
  这次万千商行的专场拍卖会,虽然只拍卖一枚丹药,可是与会之人的气场却暴涨了不少。
  先前拍卖极品出窍丹跟极品培婴丹的时候,大家还都抱着观望的姿态,那些个世家大族、豪门大派位高权重的人物,却是不会出现的。
  可是这次不同,虽然万千商行保持着神秘感,一直未曾公布此次拍卖会这唯一一枚丹药的名称,却吸引了不少大人物的光临。好象派来参加拍卖会的人,要是地位不够的话,就变成了对张大师的不敬。
  由于拍卖会前,张若已经跟沈为谦这边打过招呼,所以沈家有意无意的将一些消息散播了出去,比如张大师本人的修为,那可是一位大乘期的炼丹师啊!只此一条,就让一些在利益面前动起歪脑筋的人收起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哪怕张大师的真实修为并没有得到确认,也是一样。
  帝仙城总共就那么几名大乘期的修士,大家彼此之间都是有数的。几个家族的大乘期老怪物先前就感应到城中一股同阶修士的陌生气息,只是这股气息总是时隐时没的,叫人咂摸不透。
  现在好了,张大师的身份一经确认,别人可能还会不信,觉得是万千商行搞出来的一个噱头,但那几个真正的豪门世家却是信了,并且对此十分的重视,老祖宗们都发话了,他们能不重视嘛。
  城中的风向总是跟着权势的上层走的,就像当年楚王爱细腰,于是大家都纷纷效仿,而唐明皇专宠杨贵妃,于是唐人便以丰满为美。
  帝仙城权势最高的几个家族的族长集体参加了这次的专场拍卖会,其他家族能不争相效仿?
  ……
  “这个是皇甫家族的现任族长,那个是诸葛世家的当代家主……呀!即墨家族的族长也亲自来了呀!今儿算是长见识了,顶级世家的家主齐聚一堂,这样的盛世,多少年没见了呀?”
  “大家都长着眼睛呢,就你知道呀?想不想知道些内幕?”这说话的人也是个憋不住的主,话音刚落,还不待人接茬呢,就开始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听说这一次,好些个家族的族长都没打算亲自来的,一个专场拍卖会,就拍卖一枚丹药,就算再怎么珍贵吧,也轮不到自己头上,不想来丢这个人。只是后来听说皇甫家族几个顶级世家都派了家主亲自参加拍卖会,才临时改变了策略。你瞧瞧,今天来的这些人,连几个皇室驻扎在帝仙城的皇子皇孙们都几乎到齐了!”
  “唉,你不说的话,我还没想起来,两天前,还有几个世家的家仆在外头不屑的说自己家主人不参加这次的拍卖会呢,可我这会儿功夫就瞧见好几个当初说不会来的家族了,啧啧!”
  “嗨!这有什么难懂的,就算明知这唯一的丹药,自己是没希望的,可就算在各大世家的家主面前露个脸,也是天大的好处呀,万一哪天撞大运了呢?”
  “没错!咱们买票进来,不就是长个见识,还能真盼着馅儿饼掉自个儿头上啊,值得各大世家族长一起出马的丹药,就算是见上一回,也够本了!”
  “就是,就是!”
  “万千商行拍卖会的票价要是再便宜些,就更好了…”
  ……
  “若若,你还打算在这儿偷听到什么时候?拍卖会都要开始了!”
  一大早的就不见张若的身影,可偏偏她先前就说好了会来观看这次拍卖会的,眼看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沈为谦走不开,只好差遣儿子到处找。
  沈清远在一早准备好的贵宾包厢里没能见着张若的人,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在别处看热闹了。
  话说沈清远还真挺了解张若的,相处的时间说长不长,却晓得这丫头的那点嗜好,就爱在路边小茶楼,小酒馆听人家闲侃。哪里人多,就去哪儿找她,一准没错。
  还真被他抓着了吧,张若还真就在一楼大厅靠门边儿的位置看热闹呢。
  “我这哪是偷听啊,别说的那么猥琐行不!拍卖会这不是还没开始嘛……”嘴上是那么说的,不过张若依然听话的从她那个视野又好,又隐秘的座位站了起来。
  “你家路劲呢?你不是回去找他了嘛,怎么?他不来参加拍卖会呀?”见张若孤身一人,沈清远随口问了一句。
  自从张若想明白了未来一段时间的行事策略,悬在她心上的石头也算是放下一半了,既然这样,先前她认为的那些危机也算是暂时得到解除,她又何必金屋藏娇的将路劲给藏起来呢?
  那天,张若就跑回去看她家路劲了,将一些该解释的事情都解释了,路劲那人嘛,向来都是二十五孝孝妻的,在他看来,只要跟张若在一起,他人在哪里都一样。
  只是张若心心念念的要回去,他也不会反对。既然张若的目标已经有了大致的方向,暂时帮不上忙的他,就将全部的心力放在了提升个人修为上。
  “他不来,说是要努力修炼啊,与其在这儿看热闹,还不如在家里修炼……”说完,张若的心情又开始复杂了。
  想到路劲努力的样子,她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心疼,那是玩命的压榨自己的潜能呢,要不是有无限量的丹药做后盾,路劲的身体都快被他炼废了。
  最近不止是路劲修炼努力,连龙啸云都一样,本来比张若还喜爱凑热闹的他,那天,在听了路劲的话后,竟然也回绝了张若让他们放放风的好意,回屋苦修去了。
  好吧好吧,都去修炼吧!她还乐得清静呢!
  一旁的沈清远看着张若不断变换的脸色,心里一阵的好笑。
  “行了,路劲不陪你,不还有哥在嘛!”
  “去你的!谁把你当哥啊……”
  张若跟着沈清远说说闹闹的往贵宾包厢那头走,而这时候,拍卖会的门口却还有不少人匆匆赶来呢。
  “张若?你怎么在这里!”就在张若跟沈清远随意的说笑,快要接近贵宾通道的时候,一道惊诧的女声突然在一旁响了起来。
  略显尖锐的女声,竟然在这样人声鼎沸的环境下,都没有被浸没,张若的眉头顿时下意识的微微一皱,虽然一时间想不起这个声音是谁,但是有时候,只要听一个声音,就让人觉得不喜。
  循声望去,果然不是哪个讨喜的角色啊,一脸娇嗔朝着两人走来的,穿着一身鹅黄色法衣的丽颜女子,正是谢家那位傲娇的六小姐谢天香。
  这次,她的身边还跟着几名与她穿着一样,相貌虽差她几分,却也算姿容上乘的女子,想必这就是谢天香引以为傲的师门碧海蓝天的女弟子们了。
  “万千商行打开门来做生意的,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对方神情中没多少善意,自己又何必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张若也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哼!难怪在庆丰镇找不到你,原来是跑到帝仙城来了呀!”谢天香跟张若本来就不对付,要不是先前谢天资一日突破数层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忌惮,以她的性子恐怕又要口出狂言了。
  说完,谢天香就转开了眼,将目光落在了沈清远身上,这个叫她丢了大丑的男人。
  “沈公子,庆丰镇一别,许久不见啊。”被爹下了命令,不准得罪张若,可她周围的人,爹可没说不行,谢天香脸上挂着笑,心里却在盘算着怎样找回场子。
  要知道这一回,碧海蓝天带这些女弟子来帝仙城,可不是奔着拍卖会来的,就算知道帝仙城有这一场拍卖会,时间仓促,碧海蓝天也赶不及啊,不过这次算是凑巧了,碧海蓝天的一名女弟子,谢天香的师姐要嫁进一个大世家,而她们这些女弟子就是来参加婚礼,顺便从中寻找下一个目标的。
  呃,恐怕后者才是主要目的。
  “是好久不见。”沈清远为人圆滑,打了个哈哈,像是先前的事情美誉偶发生过一样。
  谢天香颇有深意的笑了笑,转过头去跟几个师姐妹们道:“任师姐不来,我们的贵宾席还有空位,若若跟我家有旧,我能带上她一起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了,门里的长辈都那么疼你,你都决定了,我们能有说不的权利吗?谢天香身后的几个女子嘴上答应着,心里却在腹诽着,跟谢天香同门那么久,还不知道她一个表情代表的什么意思吗?
  谢天香的语气一听就知道她跟那个女孩子之间关系不和睦,现在邀约,不知道心里打着什么坏主意呢,于是看向张若二人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几分同情。
  “好了!若若你能跟我们一起去贵宾席了,呀!沈公子实在是对不起,我们的贵宾席已经没有空位了,不让的话,我肯定也邀上你……”谢天香得意的看着沈清远。
  敢情实在这儿等着他呀,想要当众看他丢丑?落他面子?
  幼稚!这谢天香不过是被宠坏的小孩罢了,沈清远连生气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他在楼上也有个贵宾席位……哦,不是席位,是贵宾包厢!我本来就是借着他的光才一起进来的,要是只有你一个人来,咱们一起也没事,不过既然谢小姐这么多同伴,我想就不太合适了,噢?”不等沈清远说什么,张若就抢先一步说道。
  那表情,那语气,要有多气人就有多气人,只把谢天香的鼻子都气歪了,搞了半天,人家有贵宾包厢!她却跟跳梁小丑一样在这儿……
  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谢天香装笔不成,反被调笑,便狠狠地瞪了张若一眼,转身气冲冲的就往外走,招呼也不打一声,看样子竟是不参加拍卖会了?
  这事儿,要是放在平时,谢天香的几个师姐妹们肯定二话不说的就追她去了,可这次拍卖会那么多的名流,是个多好的钓凯子机会啊!就算是在她们那位师姐的婚礼上,也肯定请不来这些人呢!
  咬咬牙,谢天香还能吃了她们不成?就随她去吧!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正当几人下了决定,回身想要在沈清远身上试试自个儿的魅力时,身后哪还有张若跟沈清远的影子啊!而她们的贵宾席说的好听,却其实只是在大厅用屏风隔开的雅座而已。
  张若跟沈清远离开的贵宾通道,她们压根就进不去。
  ……
  “哈哈哈!谢天香的那个表情,我勒个去,真是绝了!哎哟喂!”包厢里,张若毫无形象的倒在沙发上,大笑着。
  倒不是事情真那么有趣,也不是跟谢天香有多么的深仇大恨,而是有时候,看到讨厌的人吃瘪,真的是件让人心情很舒畅的事情。
  “若若,我就奇怪了,那个谢天香怎么就那么看不上你,连带着我都被连累!”沈清远也觉得好笑,这可是万千商行啊,在他的地盘,竟然还白目的在他面前装b,谢天香也算是个人才了!
  “什么叫做你被我连累啊!明明是你之前让人难堪的好不好,往一个女孩子身上洒痒痒粉,你也好意思!”目光不屑的瞥了沈清远一眼,张若也笑够了。
  “那还不是为了你!小没良心的!”沈清远也有样学样的白了张若一眼。
  自从张若拿出洗髓丹之后,连沈为谦的在她面前的态度都收敛不少,要说一开始在她面前摆的是一幅和蔼长辈的模样,那么现在的态度虽然依旧,可是不经意间,神情却有了改变,是一种推崇,一种信仰,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丝谦卑。
  这是沈为谦自己都未曾发现的,在最初的时候,张若不过是名神秘炼丹师的徒弟,又是自己儿子的朋友,沈为谦还可以站在照顾张若的长者角度,毕竟一位炼丹师能有多少个徒弟,谁晓得呢?又有谁知道张若在那位大师心目中的位置呢?
  但是当张若拿出了延寿丹,拿出了洗髓丹,现在又送了沈家,送了他那么大一份礼,沈清远的姿态不得不变呢。
  沈清远却是不同,他跟张若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毕竟比较久了,最初的时候,恐怕心里也有些隔阂,有些顾虑,但是深入了解之后,他知道张若不喜欢阿谀奉承的那种相处模式,于是很好的调节了自己的心态,现在还能自在的跟张若相处。
  就在两人玩闹的时候,门外却传来一阵敲门声,来的人是齐穆白。
  “小白,你怎么才过来啊!我还道你不来了呢!”齐穆白在沈家的大宅里也不能随意走动,所以张若这两天还真少见到他。
  路劲跟龙老大都不陪着自己,张若也只能期待这两个梦魇大陆唯二的朋友了。
  “我答应过你的,又怎么会不来呢!”齐穆白对张若展颜一笑,随即脸上却挂上了一丝不好意思,转开了视线,“我就是炼丹误了时间,若若,我现在也是元婴期了,这个培婴丹炼制过程中,应该什么时候加灵芝草啊……”
  好嘛,一来就是十万个为什么,这是来陪她的,还是来堵她的呀!张若苦笑了一下,齐穆白的这种专注,却又让人气不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