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52章 英雄老母猪

第652章 英雄老母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若跟父母商量好,本打算吃完饭就直奔张家村的,谁知她那头碗里还剩下两口饭呢,家里的电话却不依不饶的响了起来。
  
      张爸张妈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下蹦下椅的哭包,就已经蹬蹬蹬地迈着他那双小短腿跑过去将电话接起来了,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哭包开口就一句,“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
  
      张若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陌生,不过看哭包的样,应该是很熟悉的人?
  
      再仔细一听,张若才知道,敢情这时候往家打电话的人是三胞胎中的老大,小三呢!小家伙被二姑撺掇着打个电话回来问问,哥哥的身体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回去陪他们玩儿。
  
      刚开口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哭包就告诉他们,姐姐回来了
  
      “姐姐!”……
  
      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那三个女人就是一千五百只鸭了,可是张若怎么听得,三胞胎迷你正太的威力也绝不弱于此啊。
  
      从哭包在电话里道出张若归家的事情,三胞胎就疯了,别说六感敏锐的张若了,就是张爸张妈也大老远的就听到了三胞胎争抢电话的声音。
  
      张若失踪时,三胞胎不过几个月大的奶娃,可是张若失踪一年,他们却对这个姐姐一点都不陌生,不说哭包这个做哥哥的一天到晚嘴上动不动就挂着姐姐怎么样,张爸张妈也是一样,在三胞胎还小的时候,就常常拿着相簿,指给三胞胎看。
  
      一听说哥哥口中最漂亮最聪明无所不能的姐姐回来了,三胞胎怎么可能安静的下来。
  
      张希云本来是在厨房给三胞胎还有孙女外孙准备点心的,话说三胞胎正是闹腾的时候,要不是有保姆跟着,她一个人还真的吃不消看。
  
      从没见过主意这么大的小孩,才一周岁多一点而已,倒是常常唬得上小学的钱新雨一愣一愣的,更别说钱宏言的那对双生了。六个孩在一起玩,最后做主的却是年纪最小的三胞胎。
  
      以往在爷爷家狐假虎威,娇气得要命的钱新雨,遇见三胞胎就跟遇见煞星似的,对这三个比她小得多的小叔叔听话得很,说东不带往西的。
  
      有时候钱武银在旁边看着都觉得是自家最宠爱的孙女吃亏了,可是还不等他偏心袒护呢,钱新雨又乐得屁颠屁颠的加入幼稚孩童的游戏中了,似乎还为此感到很荣幸。
  
      直到某次,钱武银夫妇听到钱新雨跟她妈妈的电话,说出天才不解释这样的话来,才被雷的外焦里嫩的。
  
      这会儿听得客厅里闹嚷嚷的,张希云起先也没在意,跟三胞胎的一个保姆井然有条的准备着点心,直到听清三胞胎跟另外三个小孩得意洋洋的描述,他们的姐姐要回来了!
  
      若若回来了!
  
      张希云反应过来之后,几乎是用冲的,跑去客厅抢过了混乱中的电话。
  
      “喂,若若……是你吗?”
  
      哭包手里的电话早就塞到了张若手中,一开始张若听到电话那端叽叽喳喳的吵闹声,还将电话拿得远远的,直到二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世界一下都安静了。
  
      原来,在张希云抢过去电话的时候,眼泪就已经夺眶而出了,三胞胎和几个孩,看到她这样,都被吓得愣住,这边除了张希云啜泣的声音,自然不会有其他。
  
      张若可以说小时候都是被这个二姑带大的感情,自是不一般。
  
      一年来,张爸张妈接到的电话都少得可怜,更别说她这个二姑了,这不,张希云心里又是欣慰,又是委屈,酸甜苦辣一时间都涌上心来,眼泪就怎么都止不住了。
  
      直到张若再三认错安慰,说自己这就出发回张家村,才让二姑心情平复下来。
  
      不过在挂断这个电话之后,张若却又受到了她老爹的一顿训,“么良心的小兔崽”就成了张若之后几天的代名词。
  
      在回张家村的一路上,张若就拿着她老爸的手机,一个个地将电话拨出去报平安。
  
      一年没听到张若的消息,电话那头的人自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几乎每个人都占了至少十几分钟的时间,在几个电话将张爸的手机打没电了,又继续用张妈的,直到张若打手机打得耳热头昏,才算暂时作罢。
  
      你道怎样,接到电话能赶回来的人,几乎都在晚饭前赶到张家村了。
  
      一时间,张爸给两位老爷拾掇的院,就跟过年一样的热闹。
  
      ......
  
      “外公,小爷爷......”原本打算回来是看望老爷的,接过自己一个劲的就在打电话跟应付别人了,反而冷落了两位老人,张若踟蹰着,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脱身之后,便匆匆的赶到了两位老爷下棋的露台。
  
      “嗯?若若,你怎么不去玩?前面那么多人,都是为了看你才回来的,快去快去,两个老头有什么好看头的?”见到张若平安的回来了,两个老爷也就安心了,看到她面带愧疚的凑过来,人老成精的两位老爷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呀。
  
      “我不,我就要在这里看你们下棋!”看着也瘦了一圈的外公和小爷爷,张若心里怎么都不是个滋味,嘴上说着赖皮的话,眼睛却又开始泛酸气了。
  
      说完这话,她还当真从一旁拉过一个小板凳,安安稳稳的在一旁看着老爷们下了两局棋,要不是楼下闹嚷嚷的说开饭了,估计她就一直腻在俩老爷身边了。
  
      ......
  
      “若若!我想死你了,你刚才跑哪儿去了呀,让我一顿好找!”张若一下楼,依旧人高马大的虎妞张大大就第一个巴上了她的胳膊,三胞胎那小胳膊小腿的,都比不过她。
  
      “啊?我陪外公跟小爷爷下棋啊!”使劲拽也拽不开张大大的胳膊,张若怕弄伤她,也就任由她“小鸟依人”的抱着自己呃。
  
      “小兔崽,你陪我俩下棋,你那是捣蛋吧?”这丫头陪了两局棋,就一刻没有消停过,观棋不语真君这话,她是一点都没有遵守。
  
      被小爷爷白了一眼,张若也不在意,嬉笑着拍马屁,说着小爷爷棋艺比外公好啊,话音刚落呢,那头外公就不乐意了,他的棋艺哪里差了?
  
      于是加起来都一百七十几岁的俩老爷就争执了起来,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这个样的吧。
  
      “若若,他们说你跑去缅甸的原始森林去了,是真的吗?”张家从来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这样的规矩,吃饭的时候,就该大家和乐融融的边聊边吃嘛。
  
      于是,占据了地利的张大大率先问出了这个,大家其实都很好奇的话题。
  
      “真的啊。”张若举着端着碗筷,自己的确是被困在原始森林里了嘛,浓雾森林比原始更原始呢!而且困了不是一年,是一百年呢!所以她这样承认也不算是撒谎。
  
      “他们说你去探矿的,就是那种翡翠矿,你有找到矿脉吗?”张大大的眼睛倍儿亮,这孩都快高三了,这心思却依然在学习之外的事情上游离,成绩却也不算差。
  
      “找到啦,不然我怎么会回来呢!不但找到了翡翠,我还发现了一处宝藏呢,一会儿给你们看我这次的收获,大家都挑一些!”张若空间里堆着很多从异世掏回来的工艺品,这些东西在异世不值钱,可是拿到现代,却无一不是精品。
  
      张若早就打算好,要将这些东西分给大家的。
  
      先前小红给她找的理由是去缅甸丛林里探矿,可是自己在那儿呆了快一年,单单只是探矿,要是连家都不归,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所以张若又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那就是宝藏!
  
      缅甸这地方几百年来都处于军阀混战的状态,所以有些宝藏,也十分说得过去。
  
      果然,张若这么一说,大家的注意力便被转移到了虚乌有的宝藏上,听着张若绘声绘色编造出来的寻宝故事,大家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就连一刻不得安宁的三胞胎,也似懂非懂的支着小脑袋听着。
  
      ......
  
      “这次,我等不及,就先回来了,就带回来这些东西,大家自己挑一些吧!”在家接到第一个电话的时候,张若就有了打算,背了一个包过来的。
  
      这会儿饭罢,张若就取过包,哗啦一声,将里边的东西都倒在了清好的大圆桌上。
  
      那些金的银的,镶嵌各色珠宝的首饰,还真晃花了一干人的眼。
  
      换了以往,张妈要是看到女儿这样耍大方,一顿训斥是少不了的,可是这一次,看到女儿将那些有可能是冒着生命危险找回来的宝藏,毫无缔结的分给大家,她却难得的沉默了下来,一句话都没说。
  
      “妈妈,一会儿你帮着外公挑一些,给舅舅、姨妈他们......”大家都围着桌凑趣,张若却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人群,走到一旁的张妈身边。
  
      “给他们做啥,这都是你的东西,那些白眼儿狼......”张华凤误会了,以为女儿这是要给自己做脸,很不客气骂了一句,可是张若却还是捕捉到母亲眼中闪过的那丝伤痛,以及愤恨。
  
      愤恨?要说老妈提及兄姐会有些伤感,张若可以理解,但是这么大的怨气,是从何而来的?
  
      毕竟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姐呀,人心都是肉长的,要不是张若那几个舅舅姨妈太过不肖,张妈也不至于如此。
  
      生活,怎么就将人变成那般势力了呢?明明是一家人,看着丈夫这边的亲属,都开始向好的方向改变,张华凤其实也等着的,她本就是嘴硬心软的那类人,要是兄姐们能跟她服个软,甚至都不用跟她这边服软,只要对爹好一些,她都不至于如此的。
  
      可是想想这几年,父亲已经摆明了由她奉养了,兄姐们过年过节回来看看老父总可以吧?可是没有,一个都没来,甚至还串通一气,隐隐要跟她对抗的样。
  
      都说人心难测,按说,张若家现在条件好了,她那几个有些势力的舅舅姨妈应该赶着上门才对,可是他们却是反其道而行,像是张华凤现在有钱成了犯罪似的,急不可待的撇清。
  
      这是什么道理?
  
      如果这是这样,那也倒算了,可以用贫富差距一下拉大,造成的心理不平衡来解释这些行为。
  
      可是在外头到处说张家的坏话,连张若这个外甥女都给编排进去,说是搭上了什么高官富商,甚至还说张家的作为,总有一天会遭报应,天大五雷轰的。
  
      张华凤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万恶的事情,要让兄姐这般侮辱自己。她本不是多大方的人,以德报怨的事情,张妈是绝对做不到的。
  
      所以当张若提起要给舅舅姨妈留一些东西,借以外公的手送出,张妈心里的怒气就被勾搭了出来。
  
      张若并不知道这一年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太了解其中的缘由。再三相问,张妈才拉着她走到了楼上的一间空屋,哭诉了起来。
  
      太欺负人了!家里老父还在,她不可能做出报复的事情,来教老爷伤心,可是对着女儿诉说一些委屈,总是可以的吧!
  
      如果说,遇到别的事情,张妈咋呼的性,有可能添油加醋,但这都是她的兄姐们,要不是舅舅姨妈真的让她气急了,张妈是绝不会当着女儿的面说起的。
  
      这些话,张妈憋在心里很久了,有些八卦在女人之间流传,却不会传进男人的耳里,听到这些事之后,对丈夫,张妈是一个字都不敢提起的,因为这涉及到女儿的清白,以张岳西的个性,要是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被妻舅,大姨这般侮辱,肯定是忍不住的。
  
      到时候,气是出了,可是老爷的心情呢?
  
      ......
  
      “若若啊,妈妈是真的快被这些人气死了,可是这些事情,又不能跟你爸爸讲,你外公大概也有耳闻,以后他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任他们自生自灭吧!这么恶毒的谎话,他们都能编排出来,这些亲戚,咱们以后都可以不认了。”擦了擦眼泪,张妈看着女儿晦暗不明的脸色,又劝了一句。
  
      要不是为了老爹,她都恨不得兄姐们去死呢!
  
      “妈,我没事的,身正不怕影斜,嘴巴长在他们身上,爱怎么说,让他们说去呗!”
  
      张若嘴上安抚着老妈,其实心里却万般的不是滋味。她这些年顺风顺雨惯了,就算明知道舅舅姨妈们品行有些问题,可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刚才老妈在跟她讲这些事的时候,张若脑海中冒出来的不是多么的愤怒,而是小时候的回忆。
  
      大姨在大姨夫去世之前,待自己是极好的,甚至那时候比二姑待自己还要好些。小时候,也带过自己一阵。大姨夫去世之后,过了没多久,不知道什么原因,大姨就跟妈妈吵了一架,两家断了往来。
  
      没想到,如今变成了这样。
  
      至于舅舅,张若想到他,脑中冒出的就是一个浑身泥水汗液刚从地里回来,明明很累了,还会抱着自己举高高,让自己骑马的人。
  
      二姨......给自己讲过床头故事。
  
      怎么会变成这样呢?究竟是什么改变了他们?
  
      那些编排自己的话,反正不是真的,张若现在的心性,真的没有多少气恼,她只是有些感伤,长大了,一切都变了。
  
      ......
  
      “老婆,若若呢?她不是跟你一块上楼的吗?”看到老婆下楼,张岳西往楼梯张望了一会儿,随口问了一句。
  
      “咦,你眼睛怎么红了?若若她气你啦?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跟孩计较啊?回头我帮你说她!”张岳西终究还是疼老婆的,何况女儿现在又不在,空头支票开出去,他可以说是毫无压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