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56章 二重唱

第656章 二重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天怎么没人跟她抢床?昨天那人跟她抢了一晚上的床,好不!
  张若心里本来就有鬼,被人多问两句,脸就更红了,就算她平时看着脸皮挺有厚度的,这会儿也只有支吾应着的份,低眉顺眼地坐下来吃早点。
  “总不会是昨晚上真有哪个小帅哥爬进你房间,跟你抢床了吧?”看到张若这般反常,钱宏言哪可能就这么简单地放过她呀,赶紧又往里添了把火。
  “噗!咳咳咳!”这下可好,张若这刚喝了一口豆浆,全给呛出来了!
  钱小姐,钱总!您这瞎猜会不会猜得太准了些?
  “小言!你说什么浑话呢?这话也是能说给若若一个小姑娘听的?”二姑这会儿可看不过眼了,厉声呵斥了钱宏言之后,赶紧排着侄女的后背,“若若,没事儿吧?别听你姐姐瞎说啊!”
  “她不小了,都二十四了,是可以交男朋友了嘛......”钱宏言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对着自己老妈,却也没敢大声说。
  不过,若若这丫头是真的很可疑唉,换了平时,她不是早该扑上来挠自己了吗?小丫头大清早就将爪子收起来了,这事儿,有猫腻哦!
  房间里藏人这种事,若若恐怕还是做不出来的,不过电话短信加视频......钱宏言肯定,这丫头绝对是恋爱了!她结婚资历不长,可是恋爱经验却是不短的,这也算是晚婚的好处吧?
  奈何钱宏言就算没得母亲的训斥,也不敢将事情往那方面想,心里顶多琢磨着是不是昨晚上,有人跟自己家丫头确定关系了,表白了?
  显然,大家都太低估这一辈儿的孩子了。
  姐姐的视线总往自己身上瞄,张若就别提有多不自在了,自个儿的事情,自己知道,纵然她身上的某些痕迹可以抹去,可是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那些春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过的。
  今早张若起床,就已经发现自己身上的破绽。
  都是路劲那个家伙啦!
  “若若,你老实跟姐姐说,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滚!”
  趁着老母转身去热包子了,钱宏言熊熊的八卦之心怎么挡得住哦。可是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呢,就被张若一声娇喝给顶了回来。
  这下不但她自己被吓住了,另外刚走出没几步的二姑也听到了,自是对钱宏言又是一顿数落。
  而张若这声“滚”其实并不是说给钱宏言听的,那就是个误会,就刚才她跟心里咒骂着路劲的时候,路劲却传音你给她说了些私房话,这不,某人羞怒之下,倒是歪打正着的暂时解除了自己的窘迫。
  接下来的几天,钱宏言明面上打消了探听的念头,不过却一直在暗暗的观察着张若的表现,当她再三地分析了张若跟扎西莫还有艾格森这两个重大嫌疑人之间的相处模式之后,倒是将这两人怀疑给解除了。
  神情不对啊,若若跟那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眼神清澈无比,根本不是恋爱中的人会有的样子嘛!
  那么,她这“妹夫”究竟是谁呢?
  估计是张家村的日子让钱宏言过得太安逸了,竟然有闲心冒充情感专家!
  “若若,你跟路劲的事情,打算瞒着家里到什么时候啊?”这都几年了,艾格森都看不过为路劲抱屈,当然他也不否认其中也有老张家的人老是有意无意刺探自己的原因,他不想受这池鱼之殃啊。
  “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自然会讲的,用得着你闲吃萝卜淡操心啊?”这几天一提到这个,张若神色就会出现躲闪,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坦白啊!
  对方是谁都好,可是路劲,两家实在是太熟了呀!
  “早死早超生。”扎西莫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五个字一撂下,拉着艾格森转身就走,连给张若抓狂的机会都不给。
  他们俩今天跟老爷子约好了要去张家村近前的水库钓鱼呢,哪有空掺和张若那点自寻烦恼的破事儿啊。
  眼见着扎西莫都拐弯看不见了,张若却还在气闷着呢,她当然知道有些事情越早交代越好,可她就是下不了这个决心嘛!
  唉,还是将眼前的事情处理了吧,今儿楼亮已经决定了在张家村陪儿女过上一整天了,而张若却早早的征用了他的车子,要回趟市区。
  谣言或许能一些愚民相信,可是头脑清醒的人也不在少数,张国松那么做,固然能影响到自己家的一些声誉,可是却也翻不起太多的浪花,张若寻思着,那人恐怕还有后招呢!
  上辈子这人并没有跳出来闹过什么妖蛾子,而自己重生的时间,已经在失踪的那段日子里悄然度过了。就是说,张若了解未来大事的这一金手指,也已经消失了。
  小蝴蝶煽动的翅膀,就算她照样知道历史的轨迹,现在很多也已经物是人非,做不得准了,特别是自己周围的人事。
  今天,张若是打算亲自去会会张国松这个人,这也是张若自己有车不用,非要征用楼亮这辆新车的原因,她担心张国松拐弯抹角做得那些事,可能还暗中摸清了自家不少底细呢。
  张国松的年纪比张若她老爸小不了几岁,却是实实在在的要管张岳西叫一声叔。当年他爷爷奶奶的丧葬还是张爸这边的几兄弟出的力呢,后来他说要做生意,也是从张爸这边借的钱。
  两家后来为了什么闹翻的,张若这都不是很清楚。
  搜肠刮肚的寻找自己记忆深处关于张国松此人的信息,张若也只发现前世最后的记忆力,貌似曾听她二姑说起过一嘴,说是张国松在外头赚了大钱,在村里捐了几万块修路。
  那时候,张若一家已经很少回张家村了。
  正当张若坐在车里回忆着往事的时候,前面盯着的那栋小楼终于走出了她此行的目标任务。看着将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鼻梁上还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白白胖胖还真跟个成功人士似的张国松,还真叫张若很难将他与记忆中的那个身影重叠起来。
  老张家的基因,还算是不错的,张国松长得不算多么帅气,身量也不高,却也没差到哪儿去。至少不是那种老电影里,让人一眼看去就知道是反派的角色。
  自从张国松跟张爸闹出大冲突之后,此人据说就扔下老婆孩子出外做生意去了,再一次于人前露面,却是在两年前。
  一下子在城东的开发区一掷千金买下一栋别墅不说,还高调的摆了几十桌宴席,张若家这边的亲戚是没有请的,但是张家村有不少村民却被请了去。
  慢慢的开车跟在张国松的后面,其实要想知道张国松的事情,只要张若交代了小红,那么此人事无巨细,都不会逃过她的眼。
  只是......还是日子过得太闲了呀,张若却选择了最麻烦的方式,跟踪!村里的生活,清静悠闲,除了每天准备两顿饭,张若其余的时间,很大一部分又投入了动漫的时间,近期重温的便是那个戴眼镜的表里不一的小侦探。
  张若早上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可是张国松这样的反派也不可能起的太早,反正张若赶到他家外头,过了近半小时,才看到张国松出门就是了。
  而这天也不是什么休息日,张若先看着张国松进了他在城中开的那家担保公司,进去不大一会儿,又跟着他去到城南的一座茶楼,隔了半小时,又跟踪他的车子,停在某市府机关的门口,之后看着他接了两人去了市区一家颇高级的海鲜馆......
  一天跟下来,张若就看到张国松跟个花公鸡似的四处交际了。其中牵涉到了不少有关部门的小领导,只是她又不是反贪局的,张国松怎么做,也与她无关吧。
  家里已经给她打过三个电话了,正当张若打个哈欠,看着张国松进了他家大门,就要结束这无聊跟踪的时候,张国松换了一身衣服,又出来了!
  哦哟!好戏终于上场了呀!
  她老爸投资的其中一个生意的合作伙伴,早年也经常与自己家往来的一个人,如今却是跟张国松搅和在了一起。
  她就说嘛,这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没有好处的事情,纵然那张国松对自家有怨,也不可能费那么大的功夫编排谣言,又是跟人串联。
  这也是上一世,为何没有发生这些事的原因。
  那时,她们家的日子虽说只是小康,可是张爸在市里还是有些人脉的,没有好处,张国松又怎么会来轻易招惹呢。
  只是,这养不熟的白眼狼,还真是什么地方都有啊。
  张国松是仗着谁的势,敢对自己家下手呢?之前想不出,不过这会儿,张若算是明白张国松这一日这么满的行程,都是为了什么了,恐怕,近期内,他就要有大动作了吧!
  想到这里,张若的目光闪了闪,心下有了计较。
  ......
  “就这样?”此刻,路劲正歪在张若的房间里,倚着她的大抱枕,往嘴里送葡萄呢。
  说真的,路劲真不是啥注重口腹之欲的人,可若是有好的,他自然也不会将就那赖的了。
  回家的日子,是好,他老妈是典型的农村妇人,养孩子,就知道用大鱼大肉来填,而路劲呢,从小到大也就这么的被拉拔大了,竟然都没长残。
  只是如今在梦魇大陆呆了百年,再回到家中,头两天还能忍受,日子过了大半个月,路劲真有些吃不消了。
  这不,今天一逮着空又把握分分秒秒的往张若房里钻了。
  “还能怎样?”张若翻了个白眼,今天跟踪事毕,时间已经晚了,加上她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将查到的那些事与父亲坦白,所以就回了市区自己家中。
  刚跟老爹谈完呢,回到房间不过一刻钟,路劲这家伙竟然爬墙过来了!
  “不怎样,只是发现,你终于学会放手了,来,奖励一个吻!”路劲说话跟行动几乎是同步的,连反驳的机会都没给张若。
  他可是清楚的,这丫头对自己这两天心里正亏欠着呢,平时不敢做的事情,还不得趁现在?
  路劲一直知道张若对家人的看重,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又很清楚的知道,张若有的时候,像老母鸡一样保护着家人,有些过了。
  而今天,张若竟然肯放手将事情交给她爸去处理,还真是叫他刮目相看了呢。
  “走开啦!我老爸这会儿还没睡呢!”轻推了路劲一把,张若当然知道路劲话里的意思了,将事情摊开来说给她爸听,那也是她心里经过一番计较的。
  从小,自己就是在爸爸的庇护之下,现在要是什么事情都反过来,爸爸心里也会不自在吧,相信这些事情,他能够处理好的,不过,今晚恐怕是要失眠了。
  “是不是他睡着了就可以了?”路劲的眼镜危险的眯起,来不及张若反抗呢,又被他得逞了。
  而本来连自己都以为会一夜无眠的张爸,第二天醒来都没记起自己怎么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呢?不过他眼下要处理的事情还真不少,要是别人跟他说合作伙伴的坏话,他会不信,可告诉他这些事的人是女儿,所以他心中没有半分的不信,只想着要怎么个对策来应对眼下的危机呢!
  白眼狼,他这些年遇到的还真不少,怎么这些畜生都攀上自己的门道了......
  张家就是根基浅啊,张爸这几年发迹的迅速,看在眼里,想要分一杯羹的自然不少,那张国松也不知从哪儿听来的消息,据说是市里的某位公子哥看上了张若,才让张爸腰杆子硬气起来的。
  张若失踪前,张国松曾在村里远远的见过她一回,见当年的黄毛丫头,长得还真有几分姿色了,便对那个传言信了几回。
  后来,辗转的认识了张爸的那个合作伙伴,又从他口中听到了一些不虚不实的传言,两相一合计,心里就动起了歪心。
  在村里散播谣言,不过是他恶心张爸的一个虚招罢了,而他的后招嘛,却是张爸早先投资的那间豆制品加工厂。这入口的东西,要是被人惦记上了,手脚就好做了,那间厂子的日常管理虽不是张爸,可其中的法人却是张爸兼着的呀!
  要是豆腐厂出了啥事儿,第一个吃挂落的就是张爸,再加上张国松在市里的几相串联,他更是深信张爸就算不死也得拔层皮了。这事之后,他后面的招数尽出,张家的产业起得快,还怕到得快吗?
  可是怎么回事,第一环就出错了?他费了好大的劲,将市里的一些领导引到了张爸的那间加工厂,没抓着错处不说,还因为卫生方面做得面面俱到,而受了嘉奖?
  紧跟着他那担保公司却出了问题,那些将财帛高利息借给他往外放的人,竟一个个开始抽资,一个两个也到罢了,一下子几十个啊!
  他那担保公司怎么开起来的,自家人知道自己家的事,在剡城这块土地,大家又都没在怕他的,放出去的钱一下子收不回来,可追债的人却到了门口!
  张国松没辙,于是便去找张爸的那个合作伙伴,当初他们为了谋划张爸的家产,张国松可是将钱名义上说借,给了那人的,为的就是在张爸窘迫的时候,将那些虽然不大,利润却颇丰的产业接手。
  于是,狗咬狗的事情,也终于出现了,这就是后话。
  ......
  “姐姐,人家可不可以不去幼儿园?”哭包皱着一张小包子脸,可怜兮兮地从副驾驶座伸出一只小手,拉住姐姐的衣摆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