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73章 佛曰不可说

第673章 佛曰不可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后悔啊,就不该相信若若这个坏蛋!
  扎西莫跟艾格森鬼使神差地竟然会听这丫头的馊主意。
  什么叫一人一次很公平啊?关乎公平什么事情,他们压根就不需要拍什么婚纱照嘛!这下倒好,算准了他们俩什么事情,都可以为对方妥协,可是就这件事上,谁也不愿意退后一步。
  直到这人都来了婚纱店门口了,扎西莫和艾格森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他俩结个婚,非得穿婚纱呀?那不是男女结婚才这样嘛,他们又不是......
  扎西莫和艾格森这么多年来的默契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两人对视一眼,就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戏谑。
  若若不是想要看戏嘛,看戏有这么好看的吗?也得让她也掺一脚才行!俗话说,独乐乐那比得上众乐乐呢?
  “扎西莫,扎西莫,你看这件婚纱怎么样?我觉得很漂亮哦!你看我连这个都帮你准备好了!”兴奋得等着看场好戏的张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算计了呢,笑颜如花地在一排排高级订制礼服之间跟个花蝴蝶一样地飞来飞去。
  殊不知,三大一小四个男人,却已经在这一刻,达成了共识。
  “橙子?”扎西莫一脸古怪的看着张若偷偷摸摸凭空变出来的那个诱人的香橙,话说,自从跟若若分开之后,这些好吃的水果,可是好一阵没吃了呢。
  所以这会儿,他也顾不得多想,伸手就接了过去。
  嗯,好香好新鲜的水果气息!
  “唉唉唉,这不是让你吃的,这是让你......”让你塞****的。
  张若都没来得及阻止呢,扎西莫已经麻溜的将橙子掰开了,瞬间浓郁的香气,在整间婚纱店蔓延开来。
  “好香哦!这是什么香水?是橙子的香味呢,我怎么都没听说市面上有这种香水上市?”来这间婚纱店订制礼服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乍一闻到橙子的清香,却都深吸了一口气。
  这香味,只是闻一闻,就感觉浑身的疲惫都消除了呢!
  “好象不是香氛的味道,而是新鲜的水果!真的好香哦!是从那边传来的!”
  “水果有这么浓郁的味道吗?一定是香氛啦!”
  “我说水果!”
  “去看看不就得了嘛!”
  扎西莫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那些如狼似虎的金发女郎,动作迅速的将手边最后一瓣橙子迅速的塞进嘴巴。
  开玩笑,他刚才一扒开,就被纳吉可怜巴巴的分去了一半,又被艾格森分去了四分之一,到他手里也没剩多少好不,这些只是陌生的女人而已,他就更不耐烦了,说真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扎西莫对金发的女人,总有一些莫名的反感,可能是因为卡斯大陆的那位王后,就是金发吧。
  这世界上,既然会有爱屋及乌,那肯定就会有恨屋及乌的事情发生。
  “哎呀!我就跟你们说了,婚纱店里不能吃橙子的嘛!你看看你们,回家不就有得吃了吗?非要在这里!”在洛杉矶极富设计感的这间婚纱订制店里,婚纱的款式,自然不只有传统的白色,设计师们,将诸多的元素融入了其中,极富创意。
  不过,白色婚纱,依旧是其中的主流,差不多占了六七成。
  张若可是从小就被妈妈教训长大,穿白衣服的时候,不能吃橘子、西瓜这些会在衣服上留下污渍的水果,呃,为此,她从小到大被教训得多了,自然心里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里是婚纱店呐,要是扎西莫不小心让橙子汁溅到旁边的礼服上,倒不是赔不起,而是心疼这些漂亮衣服,并且也没必要吧?
  她倒是忘了,就算衣服弄脏了,作为一个修真者,难道她还需要为这种小事担忧吗?
  张若管不住扎西莫几个的嘴,又看到突然间一堆外国女人围上来,还以为人家是要兴师问罪呢,正要道歉,一个外表亮丽的金发女郎,快步上前,蹲到纳吉面前。
  “小男孩,你能告诉我,这个橙子是在哪里买的吗?”盖应扎西莫手里的橙子,已经吃完了,而纳吉人小,嘴巴更小,手里还剩下小半个呢。
  该名女子就差没直接开口问,能不能让她尝尝了。
  话说,这世界上大多数的女人,想要维持一个完美的身材,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呢,这位金发女郎也是如此。
  为了维持身材的完美,她几乎都不吃水果之外其他的东西的,所以为了补偿自己的肠胃,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她对水果的挑剔,几乎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而橙子呢,又恰恰是她最爱吃的一种水果,可是她吃遍了从世界各地空运过来的顶级橙子,却从未有这样一种勾动她食欲的。
  纳吉眨巴着大眼睛,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阿姨目光实在是太炽热了,小纳吉的确不是个护食的孩子,犹豫了一下,将手里啃过半边的橙子递了出去,手伸到一般呢,又好象舍不得,将自己啃过的一边,掰了下来,将另一半给了眼前的人。
  相比较扎西莫对金发女郎的厌恶感,纳吉从小对金发美女,都有一种别样的好感,这可能就是爱屋及乌了,或许在他的记忆深处,仍然有妈妈的影子。
  换作平时,金发女郎怎么可能吃别人吃过的食物,要是有人像纳吉这么做的话,不被她一巴掌挥过去才怪,把她当乞丐呀!可是今天,她不但满心欢喜的接过,当橙子的味道在她口中蔓延过后,女人的脸上浮现了一种叫幸福的光芒。
  就算是未婚夫跟她求婚的那一刻,她都没有感到过这般的欣喜。
  据说,国外有一项调查显示,当一个女孩子心仪的对象站在她前方五十米远处,她跑过去需要花费的时间是8.43秒,可是当一件漂亮的衣服,或者鞋子放在同一个位置,她却只要花费8.16秒。
  看来,食物只要到达一个层次,对女孩们的诱惑,也一样超过男人啊。
  “不好意思,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这间门店的经理,刚刚在办公室接了个,哪里想得到,她才不过离开五分钟,店里就突然安静得过分啦?
  这时候,橙子的香气也消散了一些,毕竟这间店里还是有换气装置的嘛。
  “索菲娅小姐,您怎么哭了!谁?是谁怠慢了您?”待看清蹲在地上,默默流泪的女人是自己店里的一个重要客户,经理的脸都绿了,她好不容易爬到现在的职位,可是人家索菲娅小姐,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她失去工作的呀!或许是心里太过紧张,经理的声音高亢的有些刺耳。
  “没有,谁都没有怠慢我,露茜,你失态了!”索菲娅好歹是城中名媛,被人看到自己流泪的场面,哪怕是喜极而泣的,要是被一些有心人看到,也是一场风波。
  低声呵斥了那名经理,索菲娅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温柔地看着有些无措的纳吉,“goodboy!谢谢你的招待,你的橙子很好吃,但是你能告诉我,这是谁给你的吗?”
  纳吉正想从这种有些复杂的场面中摆脱出来呢,不就是一块橙子嘛,竟然把人吃哭了,他觉得很好吃呀!于是,纳吉想都没想地,就将小胖手指向了一旁微微皱眉的张若,将烫手山芋丢了出去。
  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啊,这是大人教他的!不过,纳吉本来就不是爱说话的小孩。
  哭包平常也不是个多话的小孩吧?可是跟纳吉一比,哭包整个就成以话痨了,特别是两个孩子在一起的时候,哭包或许是想将纳吉的那份话,一齐说了,更是像个小鸡婆似的。
  小东西,明明给你橙子的人是扎西莫,干嘛拖我下水?张若小小地瞪了纳吉一眼,本来成为众人注意的焦点,她就已经不怎么高兴了好不?
  看这情况,还怎么让扎西莫和艾格森心甘情愿的换上婚纱呀!
  对这两个家伙,张若可是很了解的,如果今天不能唬着他俩穿上婚纱,保准都到不了第二天,这俩货就想通了。
  索菲娅顺着纳吉的手指方向一看,心里却闪过了一丝了然。
  果然是这个女孩子呀,换了个人,肯定会以为拿着橙子正吃着的扎西莫是橙子的主人,可是索菲娅想事情的方向不同,她觉得能不受这橙子诱惑的人,才更接近那个答案。
  至于大胡子的路劲,连面部表情都看不清,索菲娅早就将他忽视了。
  “嗨,可爱的东方小姐,不介意交个朋友吧?我是索菲娅。”好象,刚才那个为了小半个橙子哭得人不是她一眼,索菲娅落落大方的走向了张若。
  “呃,你好。”自己一米七一多一点,号称一米七二的身高,在女孩子堆里也不算矮了,可就算她穿着平底鞋,这个索菲娅也太高了点吧?竟然还穿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她最怕这种女人了。
  谁叫她最亲爱的两个表姐,就是这一型的呢。
  ......
  “若若,第一次发现,原来你这么能忽悠!说谎不打草稿也就算了,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艾格森围着张若团团圈圈的转了一阵,才明褒暗贬地一阵奚落。
  “不眨眼睛的那是死人!”很没气质的翻了个白眼,因为索菲娅的介入,所以扎西莫三人吃橙子的事情,就告了一段落,索菲娅一走,他们也可以在这间店里继续挑婚纱了。
  代价是一个橙子。
  “唉唉,真想不到,若若是这样的人呢,路劲,你没发现吗?”艾格森才不理张若的反驳,见路劲没反应,知道这家伙问了也是白问,又扭头对上扎西莫,“扎西莫,你说若若是不是很有当骗子的潜质?”
  “早就发现了,还用你现在才来说?”扎西莫跟熟悉的人在一起时,话总是比较多一些的,这不,明着是在对艾格森嗤之以鼻,事实上是又贬了张若一顿。
  你道张若是如何应付那索菲娅的,她呀,真连草稿都没打,给索菲娅好一顿吹嘘华夏的水质土壤啊。
  骗人家说,这橙子是自己家后院里种的,市面上没得卖。当索菲娅提出要购买张若家后院的那棵橙子树,张若又搬出了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典故,意思是,这树长在她家院子里,能结出好吃的果子,但移到别的地方,就不一定了。
  索菲娅到底是没厚脸皮到,想要连人家的院子一起买下,不是花不起这个钱,而是她觉得为了一棵树,逼得人家搬家,不厚道,不带这么干的。
  不过,在张若的家乡投资果园,就不同了嘛。
  这不,张若左忽悠,右忽悠的,还给家乡人民来回了一个外资。还是一个完全符合可持续发展国策,并且还开拓就业的好投资。
  “若若,咱们家那边有人种橙子的嘛?”这件事,路劲想了好半天,没听说本地有谁家种了橙子的呀。
  “没有,但是有种桔子的呀!”桔子和橙子,那不是一家子嘛!张若想得极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索菲娅会不会真的为了一种水果跑去华夏投资种树还是八字都没一撇的事情呢,现在想那么多做什么。
  “艾格森,快来,这里有件最大号的,你快去试试,哎呀!还有这件,这件!我觉得一定很适合扎西莫,你也快去换上,那什么,水果不能拿了,免得又招来一个索菲娅二号......你俩先穿着吧,我去找店员,多要几幅n-bra!哈哈!”
  张若笑得跟个小老鼠偷吃香油似的,刚往前走出几步,转头却发现,扎西莫和艾格森都抱着她塞过去的婚纱,动都不动一下。
  “你们俩干嘛?反悔了呀?”想到这个可能,张若就一阵懊恼,她早该知道的,时间一长,他俩就会清醒过来。
  “反悔?不不不,说好了的事情,我们怎么会反悔呢,只是我觉得,咱们两个大男人,都来这试婚纱了,你一个女孩子,是不是也该给自己挑一套,穿上,给我们瞧瞧啊?”艾格森一脸痞子样的挑着眉,要不是知道这个人的另一半同样是男人,路劲都要冲上去,照他脸上揍一拳了!谁敢觊觎他家的若若!
  “我也试?”女孩子都喜欢漂亮衣服的嘛,穿婚纱,估计是和平年代,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张若也不例外,所以她对这个提议并不排斥。
  只是总觉得艾格森这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好象有什么阴谋似的!
  扎西莫朝天翻了个白眼,这个笨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用这样的调调说话,若若怎么可能同意嘛,还是他接手吧。
  “若若,我刚才也在看着这些衣服,喏,这件,这件,还有你手边,往左的第三件,我觉得都很适合你,反正都来婚纱店了,你也挑两件呗,我跟艾格森就是应付一下罢了,衣服能穿下就成,你呢......”
  接下来,扎西莫不说话了,而是将目光转向了路劲。当张若看向路劲,果然看到了他眼中浓浓期待的眼神。
  “那好吧!”当年钱宏言结婚的时候,张若其实就已经被她拉着试过一回婚纱了,不过那时候,年纪毕竟还小,钱宏言也只是叫她试试,后来不就给她挑了套小礼服嘛。
  这一次,情况却不同往日。扎西莫和艾格森的婚礼,两个男人都穿婚纱了,她提前给自己买一套,哪怕以后穿不上,当作艺术品摆在家里头欣赏也是不错的一件事。
  要不,再多挑几套,这个品牌的婚纱,在国内至少要几倍的价格呢,而且还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订制时间。
  唐元啊,季敏佳啊,还有单尔彤,黄梦蕾这些朋友啊,对了,还有她家张大大呢,别看那丫头平常穿着也跟个男孩子似的,事实上骨子里,可小女人了,老在自己面前做小鸟依人状,给她也挑上一件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