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74章 当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掉眼泪...

第674章 当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掉眼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一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掉眼泪
  
      能在顶级名店中,坐到首席设计师的位置,本杰明所接触的阶层,也是不低的。
  
      要他出手设计一套礼服,哪怕是最简单的款式,也得十万美金起价。
  
      当张若将一盒随便拿出一件,都是顶级货色的珍珠,以及各色宝石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也着实惊艳了一把。
  
      毕竟是干这一行的嘛,有的时候,本杰明也会跨界设计几款饰品,自然知道这些珠宝的价值,至少在千万以上。
  
      可是最叫他惊讶的是,这个看起来面容异常年轻的东方女孩,竟然能用一篮水果,就收买了美国最大地下势力的未来女王索菲娅
  
      更别提,那个篮子的体积,实在小得可以了。
  
      随后,听过门店经理露茜的解释,本杰明,才知道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听说索菲娅竟然被一个橙子,引得失态,本杰明对张若那篮子水果也好奇起来了。最近几年,随着网络信息时代的来临,华夏这个原本在西方人眼中神秘的东方古国,已经逐渐的掀开他的面纱了。
  
      只是,华夏的蔬果也这般迷人吗?要知道,整个加利福尼亚的上流社会都知道,索菲娅小姐,自小就对水果有特殊喜好,能入得了她口的水果,都是从世界各地,精挑细选出来的。
  
      嗯,他是不是也该找个机会,去神秘的华夏看看呢,找一些东方的元素,品尝一下华夏的美食?
  
      “本杰明,若若是我的朋友,你可要为她设计一款,最适合她的美丽婚纱哦”索菲娅压根不去多想,为什么张若有预知能力一样的知道自己会在门店等她,还提前准备好了水果。
  
      从小生活在地下势力的风暴中心,索菲娅对危险的敏感,绝对异于常人,只要她直觉张若不会害她就成了,再说,自己还不是找人调查了这个有外祖母气息的女孩,等在这里,不就是为了接近她吗?
  
      既然她的目的达成了,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原本,收了张若一篮水果,索菲娅还准备还礼,送她一套定制礼服的。
  
      哪里想得到,张若随手拿出来的一匣子珠宝,就能晃花这世界上绝大多数女人的眼呀。
  
      得,幸好她没做那种自取其辱的事,人家甩甩手就丢出数千万美金的珠宝,自己现在只是个继承人而已,还不到真正掌权的时候呢,家族可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
  
      “当然,当然,这是一定的,若若小姐的这些珠宝,随便拿出一件都是极品,您看这样子可以吗”
  
      作为一名国际顶尖的设计师,本杰明脑袋里,自然有数不清的设计,还没来得及实施,一来是材料所限,二来麽,虽说华夏有句古话叫做人要衣装,佛要金装。
  
      但若是穿衣服的人不对,一件服装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的。
  
      本杰明设计的礼服,基本上一样就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就算是为了赚钱,他也舍不得将自己的设计,白白的糟蹋了。
  
      待征得张若的同意之后,本杰明更是放开了手脚,任意施为。
  
      虽说本杰明是首席设计师,可他上头也是有老板,算是在给别人打工的,所以最后,说道为张若制作礼服的时候,他只能尽自己权限的给张若报出了一个最低价,那就是请他设计礼服的底价,十万美金。
  
      打折?最顶级的名店,是从来不打折的
  
      “路劲,你今天出门捡到钱了吗?”张若今天是不止一次的看到路劲偷偷的傻笑了,不由得好奇问了一句。
  
      “没有啊。”路劲无辜的眨眨眼,“我捡到钱一定会交给你。”这句话,路劲回答得很坚定。
  
      “哈哈哈”艾格森憋不住了,若若那个傻丫头,竟然不晓得路劲这小子在傻笑什么,还不是因为她去定制婚纱
  
      连婚纱都订好了,岂不就是意味着,她已经做好嫁人的准备了嘛,路劲不高兴才怪呢估计半夜睡觉做梦都得笑醒。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路劲的未来还是任重而道远啊,若若至今还瞒着家里玩地下恋呢。
  
      “你又笑什么?”艾格森笑得古怪,路劲捡到钱,交给自己,难道不应该吗?小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呀,在路边捡到五毛钱,也肯定会买雪糕给她吃的。话说,小时候的物价怎么就这么便宜啊?五毛钱的雪糕已经是顶高级的了。
  
      “我要吃雪糕。”张若也不知道自己心头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强烈的**,就想吃小时候的那种雪糕,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路劲看。
  
      路大胡子任何时候,对她都说不出忤逆的话,更何况现在还是被小狗一般的星星眼看着,当下就毫不迟疑地点头,说好。
  
      不就是雪糕嘛,洛杉矶这么大,想找个卖雪糕的地儿还不容易?
  
      可事实证明,这事儿,还真不容易。
  
      扎西莫已经开车,载着他们一行走了十几家大型超市以及雪糕专卖店了,可是从一般三五美金一桶的雪糕,到上百美金的高档雪糕,张若都是在吃下第一口之后,就开始摇头。
  
      不是这个味道,这个不好吃,这个太甜了,那个太腻了
  
      亲爱的,你到底是想找什么样的呀?莫不是单纯就是在玩儿人吧?
  
      没有的,张若是真的很认真在找一款记忆中的雪糕,连她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就那么想吃了。
  
      渐渐的,连一路上都很开心能够吃到好多好多冰淇淋的纳吉,都开始苦下脸了,原来再好吃的东西,也会有吃腻的时候呀。
  
      扎西莫和艾格森就更别提了,他们老早就投降,宁愿浪费也不肯再吃一口冰淇淋。
  
      只有路劲,他隐约地好像知道张若要找的是什么了。只是,那种老家小厂出的雪糕,连外市都没有销售,又怎么可能在异国他乡买得到呢?路劲眼下能做的,也就是陪着张若满大街的寻找冰淇淋店了
  
      “她睡啦?”艾格森小声地指指张若的房间,问着刚从那间屋子走出来的路劲。
  
      “嗯。”若若平时也有些无厘头,想到什么就立马要去做,换句话说,就是个偏执狂,可是也没像今天这样严重的呀,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几口。
  
      “我听若若家的小爷爷说啊,他讲小孩子不好好吃饭,肯定就是身体不舒服了,你说,若若是不是病了呀?”晚上可是路劲做得红烧肉,绝对练过一手的路劲,手艺完全得到了张爸的真传。
  
      若若竟然连碰都没碰,这事情有些大条了哟。
  
      “你觉得她有可能无缘无故地生病吗?”一旁的扎西莫刚把吃多了冰淇淋的纳吉哄睡下,走出房间,就听到艾格森的这句,忍不住翻着白眼吐槽道。
  
      “那你看嘛她今天多反常啊在国内的时候,买哈根达斯回家,她不是挺爱吃的嘛,还有和路雪啊,今天她吃一口就吐掉了,为什么呀?你告诉告诉我?”婚纱店的时候,还好好的,跟那个老外设计师聊得多起劲啊。
  
      坐车回家的路上,却突然发起疯来。
  
      “路劲,你干嘛不说话呀?是不是你惹她不高兴了?”艾格森刚才嘴上还在抱怨着张若发神经,这会儿面向路劲,却变成个保护女儿的家长似的。
  
      他们才离开华夏多久啊,莫非路劲就已经敢欺负若若了?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身体没问题,那肯定就是精神啊呸呸呸,是感情出问题了,若若的感情就在路劲身上啊,不问他,问谁啊?
  
      “扎西莫,我有事出去一会儿,要是若若起来的话,你看着她点。”路劲也不明白,张若今天反常的原因。
  
      可既然她那么渴望吃到小时候的雪糕,那自己就去给她弄来呗。
  
      要说以前可能这是天方夜谭,但现如今,自己也是独当一面的修真者了,虽不至于像西游记里孙猴子那般一个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一百八十里,还是能做到的。
  
      “唉唉唉他怎么不理我,跟你交待一声就完了,把我当隐形人啊?”眼睛一眨,路劲的人影都没了,艾格森满肚子的幽怨,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呀?
  
      若若是这样,路劲也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样,有正经事要交待的时候,只会跟扎西莫说,自己难道就这么不靠谱啊?
  
      靠谱?想到这个词,艾格森突然停顿了一下,随即身上的那种气势完全消弭,摸了摸鼻子,好吧,他有的时候是不怎么靠谱
  
      “干嘛呀”张若的神识,正躺在空间里叼着根随随便便也是几千年高龄的杂草,躺在软绵绵的草坪上,对着空旷的四周,以及压根不理她的梦梦,自言自语呢。
  
      就被现实中的路劲给推醒了。
  
      看着睡眼惺忪的张若,路劲还当她真的睡着了呢,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是他考虑的不周到了,雪糕买回来,放在冰箱里就能保存,何必大半夜的吵醒她呢。
  
      “紫雪糕?”好嘛,不待路劲解释地,张若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真当是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路劲也呐。
  
      “嗯,你找了一天,应该就是在找它吧?”万里迢迢的穿洋过海跑回老家买的,要是张若还不满意,路劲也真没法子安抚她了。不过还好,他没有会错意,只要若若满意了,路劲自己是怎样都无所谓的。
  
      “呜呜呜,路劲,你真好,紫雪糕好好吃哦”
  
      “若若这几天,是不是有些怪怪的呀?”自从雪糕事件之后,张若就越来越不对劲了,动不动就爱哭,那天他和扎西莫去办个登记嘛。
  
      若若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扎西莫其中一人抛弃她了呢。连带着纳吉出去公园玩儿,看到两只狗打架,她也会莫名其妙的掉几滴金豆子。
  
      吃一个洛杉矶最有名的热狗连锁店里的热狗,她也能哭出来。
  
      这感情也太丰富了一点吧?难道是美国的水土有问题?
  
      在美国呆了半个多月,张若跟路劲终于要离开了,趁着张若在一边跟金发美女索菲娅告别的时候,艾格森便悄悄地靠近了路劲。
  
      “你回去要多注意点呀,要是发现若若的病根,得赶紧打电话告诉我们啊,我跟扎西莫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国的”
  
      华夏和美国,对扎西莫跟艾格森来说,其实都是异乡,可能是在华夏呆的时间比较长,他俩却已经完完全全的融入了华夏的文化,一直将自己以华夏人自居。
  
      张若要走了,艾格森很是不放心,要不是这头的生活刚开始,艾格森真恨不得跟她俩一道回国呢。
  
      别人都发现了的情况,张若自己又怎么会毫无所觉呢,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好象身体里住着另外一个人似的,突然间就想哭了,突然间想到什么东西,就一定要吃到,或者去做到。
  
      这一切,找不到原因,张若只好也将之归结于自己跟山姆大叔犯冲了。
  
      倒是这段期间在美国认识的新朋友索菲娅,终于在前不久跟她坦白了自己的身世。也不能叫做坦白,索菲娅不过是以回忆地视角跟张若讲了一个故事,关于她的外祖母。
  
      西方人的坦白在索菲娅身上展露无遗,等美国这边的事情处理停当,索菲娅就会亲自飞去华夏,投资果园的事宜,顺便请张若帮她打听一些她外祖母的过去。
  
      因为索菲娅认定了,张若跟她的外祖母就是同一种人。
  
      而张若也从索菲娅身上的护身符,确定了她的外祖母的确极有可能是一名修真者。别看华夏人口挺多的,不过说到修真者嘛,还真是数都数得过来,所以张若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索菲娅的嘱托,答应帮她找找看其外祖母的从前。
  
      修真者都是有家族或者门派作为依靠的,就算是散修,也有散修的团体,到时候回去找找龙啸云就成了,几十年前失踪的女修,或者天资卓越,或者功夫特殊。
  
      只从索菲娅口中得知她的外祖母容颜几十年未变,就能确定她的修为要不是突破了筑基期,就是修习特殊的功法,为索菲娅挡下狙击手的子弹,又说明其外祖母的修为还未达到肉身挡子弹的境界。
  
      这边饶有兴致的管着人家的闲事,另一边,张若却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也落入了人家的研究中
  
      “若若,你这出国,也不跟大伯打声招呼。”傅奇扬一脸嗔怪的看着张若,这丫头带给自己多少的奇迹,不过相对来说,带给自己的麻烦也不少。
  
      难道她以为自己弄出那样一份妖孽的报告,还能一走了之,置身事外吗?
  
      “我跟爷爷说过的呀,机票还是干爹帮我订好的呢。您那么忙,这点小事,我想就不需要跟你报告了吧?”张若一脸的莫名,现在还搞不清楚状况呢,她跟路劲一下飞机,就感觉整个机场都是一片肃穆,下了飞机,看见那几辆直接开进停机坪的红旗轿车,才知道,原来是傅副主席,大驾光临啊。
  
      这难道还是特意来接自己的?
  
      傅奇扬说得嗔怪,张若却有些委屈,您老人家日理万机,连电话都是秘书接的好不好,她最不耐烦跟那些机关大秘打交道了,难道一句马屁拐着十七八个弯儿说,会特别香吗?
  
      跟傅老爷子以及傅干爹报备过,就当傅家上下都知道了呗,再说了,她这次回来,也不是没带礼物,一人两套手工制作的高级定制西服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