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79章 结婚了还能再离,我会一直等下去

第679章 结婚了还能再离,我会一直等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川川,若若下月十五号结婚呢,你要回家参加婚礼吗?你几时回来呀?唉,你知不知道,若若的那个小男朋友竟然是劲劲呢,就是那时候经常在张家出入的那个路劲呀,你也认识的吧......”
  妈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庄文川已然听不到了,这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曾经与张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这算什么,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呢,她便要嫁作他人妇?
  若若结婚的对象不用问,庄文川也早就知道,除了路劲还能是谁。
  可是他以为自己还是有机会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有男朋友又怎样呢?只要他坚持,他努力,就没有撬不到的墙角!
  是这样的吗?可是事情却不是这样的呢。
  爱人要结婚,新郎不是他,可悲的是,他还得笑着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不甘心啊,他真的不甘心!凭什么呢?就因为自己晚生了几年,比他们认识得晚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输在了起跑线上,庄文川怎么能够甘心呢,要回去的,这个婚礼,他一定会去参加,死心?那是不可能的是。
  结婚了还能离婚,我会一直等,一直等。
  拼命握紧了拳头,可是眼泪依旧从庄文川的眼眶中滑落。
  至于章静当作秘密跟庄文川讲得张若怀孕的是,在庄文川心里也没有翻起任何涟漪。只要孩子是若若的,管他的爹是谁,他都愿意当成亲生孩子的。
  在帝国的几年中,庄文川一直很努力,三年的高中,硬是被他生生地压缩成两年,现在的他,已经进入了帝国最顶级的名校。
  再过半年就可以学成归国,可是,这一次的消息,却将他的计划全盘打落。
  帝国的教育制度很完善,就算最后的半年时间,他不在校内,也依然可以通过远程教学的方式,得到文凭,至于很多在帝国留学的人所期盼的帝国护照,对庄文川来说,又有什么重要的,他压根就没打算要的东西。
  打开电脑,成功订到三天后回国的机票,就算庄文川现在归心似箭,可是帝国这边,还是有不少的事情,需要他花时间去处理的......
  “庄越,你儿子怪怪的,我跟他说若若的事情,他在那边一声不吭的,我还以为他不重视呢,又问了他一句,他又说大后天的飞机就回来,唉,我告诉他婚礼是下个月十五号唉!”千里之外,章静撂下电话,有些狐疑地望着老公。
  “孩子大了吗,你说话速度那么快,他哪里插得进话呀,大后天回来?那你就让阿姨去收拾收拾他屋子,被子什么的也给他晒晒,这些没影儿的事,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庄越很少这么跟老婆说话,不过或许正因为如此,每当他有这个反应的时候,章静就不会多说什么,自去跟保姆交待收拾屋子的事情去了。
  庄文迪眨巴着大眼睛,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突然间,扁下了嘴,泫然欲泣,眼泪瞬间冲上眼眶,紧接着,“哇”一声咧开了嘴大哭。
  “怎么了,怎么了?儿子?”庄越心里正想事儿呢,都没顾上坐在他膝上的小儿子,这会儿庄文迪大声哭泣,才惊醒一般,赶紧哄道。
  “呜呜呜,哥哥...哥哥的电话,迪迪要跟哥哥是说话的......呜呜呜!”
  可不是嘛,刚刚一家人都坐在电话机旁,说好了要让庄文迪跟哥哥说几句话的,也不知道怎么的,或许是件庄文川情绪不高,章静就把这一茬给忘了,这不,一向在家里作威作福的小皇帝可不干了。
  能憋了这么久,才哭出声,都算是给面子了的。
  接下来,庄越跟听到哭声赶过来的章静自是一顿好哄,许诺了不少不平等条约,才将小东西哄好。没办法呀,老来子总是比较宠一些的,庄文迪这么撒赖,归根究底还不是他们自己惯得!
  ......
  京城这边的抱怨着实太多了,那天被傅大伯提溜着抱怨了一番之后,第二天,张若便不顾所谓孕妇前三个月的顾忌,孑然一身就跟路劲回了老家。
  可是到了家里之后,张若才算是明白,敢情在京城的日子还算是好的呢,回到家里,老爸老妈哪还有之前生气的模样啊,早就恢复了常态,哦不,这不叫常态,而是恨不能将女儿给供起来。
  天大地大孕妇最大,难得的这一回,张妈都没吃女儿的醋,宝贝女儿这可是第一胎啊,张妈自个儿知道自个儿的情况,当年怀着孩子的时候,营养没跟上,导致她很长一段时间,身体都是七痛八病的,再加上做月子的时候,也没有太忌讳,落下不少病根。
  怀着哭包跟三胞胎的时候,却是准备得充分,张妈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如今看上去比同龄甚至年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妇人还年轻一些,就是月子做好了的功劳。
  这一回,女儿怀了孩子,她自是不可能让自己曾经犯过的迷糊在女儿身上上演,吃醋?她都恨不得自己上阵伺候女儿呢。
  只是张妈也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做饭没人吃,这不,满世界的溜达,给未来外孙准备各种玩意儿去了。
  光是足金的手镯脚链,脖子上挂的长命锁,都不晓得买了多少套。
  甚至还嫌弃老家县城太小,见天儿的往杭城上海跑,要不是家里地方够大,还真不够她折腾的呢。
  张爸呢,本来就对女儿格外疼宠,这一回,对待女儿,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咯。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连公司都甩手又交给别人了。
  当然这一回,张爸有了前一次的教训,看人都看得准准的,断不会叫人欺瞒了去。
  老佛爷似的在家里呆了三天,张若就有些受不住了,她是孕妇呢,又不是猪,猪嘛,吃吃睡睡,很正常。可是现在连猪都寻求绿色健康,有的还能放出去晒晒太阳,散个步,她呢?简直了!木有人身自由啊!
  原以为奉子成婚,婚礼肯定办得仓促,简简单单办一场就得了,谁道张爸这边使了劲儿,连傅家也要掺和一脚,傅老爷子的干孙女,傅家老二的干女儿成婚呢,能叫人小瞧了去吗?
  婚礼还在筹划中呢,傅奇帆直接派了一个婚礼筹划组过来,光是厨师就有二十几人,还有各种造型师啊,婚宴规划师啊,灯光、摄影、主持人......零零总总加在一起上百人,都是来为张若这场婚礼做事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张爸张妈这才有空侍弄怀孕的女儿啊。
  京城的圈子里没有秘密,更何况,这场婚礼的主角之一,还是大老板亲自过问过的人,加上先前那份牵动了几乎全华夏所有机关部门运转的大项目,消息稍微灵通一些的人物,几乎都听过张若的名字,她要结婚,哪怕是傅家不请,都有许许多多的人不请自来。
  得知婚宴不是办在京城,而是办在江南的一座小县城里,大家的心里要说没点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紧接着,就有消息说,硕果仅存的开国元老傅老爷子要亲自去那个小县城参加婚礼,京城的人心便稳定了下来。
  连大老板都亲自将贺礼送去了傅家呢,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华夏的权利更迭,可不是说退就退的,大老板如今的年岁,至少还能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呢,更不说,傅家老大就是下一届呼声最高的接班人。
  京城圈子里的人,自是将贺礼送去了傅家,不少傅家亲近的家族到时候是要跟傅家人一块儿包机南下的,但是江浙周边的一些家族子弟得到了消息,却是有不少人将贺礼直接送至了张家。
  要不是张爸张妈在京城那会儿已经见识过了玉泉山所代表的势力,还真得被那些动辄市长、********,乃至副省长的人物给吓着了呢。
  早知道傅奇帆的背景不简单,谁知竟是通了天的!
  比如张爸,原先就喜欢跟一众战友谈论一些国家大事,瞎聊呗,这回竟然发现最近几年经常被谈论到的傅奇扬竟是女儿认下的干大伯,这......怎么说,都有些匪夷所思啊。
  政治圈里的,如今,张爸张妈也算是见怪不怪了,有傅家偌大的招牌顶着,谁送贺礼来,都不出奇啊。
  怪就怪在,最近突然出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人,鸡皮鹤发的老人也有,美艳如蛇蝎的妇人也有,穿袈裟的,着道袍的,这些人,跟自己家的若若有什么关系啊,送来的东西已经不是钱帛能够衡量的了,动辄是上百年的人参,鸽子蛋大小的珍珠。
  天山雪莲,蓝田暖玉,张爸张妈突然觉得自己一手养大的女儿竟然有好多事情是他们不知道的呢!
  这些人,自然是从龙啸云以及先前治疗胃纪纭橙未婚夫治疗的那个假中医处得到的消息咯。
  若若师叔可是当世硕果仅存的炼丹大师之徒呢,筑基丹在人家手里,都是一个小忙就能打赏的!
  话说,龙啸云也在后悔着自己一时的嘴快呢,一不小心,消息都给大家传遍了,现在就连海外的一些散修,都在往江南这座小县城聚集,都上赶着跟人攀关系,送贺礼。
  只是,修真者,又有几个是好相与的,活了几十上百年的,各个都能邀上三五知己不错,可是仇敌也不少啊,这些人聚集在此,不发生冲突才怪了。
  龙啸云这才刚回龙组呢,本就积压了好多事务,这一回,修真者全跑去若若的老家了,这不是给人添乱嘛,龙组的那些修真者们,都无心外事,眼睛都瞄着那个小县城呢。
  被手下们眼巴巴的望着,加上小县城的守卫力量的确需要加强,龙啸云索性将大半的人力圈派了过去,至于还必须坚守自己岗位的那些倒霉蛋们,龙啸云也不会亏了人家。
  去参加婚礼的,还得看运气,看时运,才有机会得到丹药啥的,但是这些坚守岗位的人,龙啸云亲口承诺下来,到时候会亲自跟张若讨要一些丹药的。
  这一下,放了大假的那些个人,还没来得及互相庆祝呢,又开始忧郁了。
  各人凭各人本事不是?谁不是将自己压箱底的宝贝都给拿了出来,忍着心疼往张若手里送啊。
  这会儿张若早就不跟自己家里呆了,人家正在张家村的院子里继续被养猪的生活呢。
  她爹消停点儿了,她那未来婆婆也没放过她呀。
  本来是躲清静来着,这倒好,她丽亚婶婶,未来婆婆,一天七八回的送汤汤水水来家里,在市里的时候,邓丽亚还有些矜持呢,再加上路劲那些天听张若抱怨的,自然晓得她不耐烦被当成猪养。
  所以一直劝着自个儿老妈,张伯伯,哦不,他未来岳父的厨艺可是公认的出众呢,比他老娘三脚猫的功夫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现在若若自投罗网的躲回了张家村,饶是路劲也劝不住他老娘啊。
  天大地大,老婆最大是没错,可路劲骨子里还是个孝顺儿子呢,也不能为了这些事忤逆他老娘吧?
  就在路劲和张若为着这些琐事喊天的时候,庄文迪出现了。
  他已然回来了两日,却一回家,就被他老子庄越喊进了书房,父子俩聊了很久,连章静问了半天,都没从丈夫口中得到一星半点关于那次谈话的内容,就更不可能从儿子口中问到消息了。
  距离不是问题,年龄不算差距,庄越也很喜欢大哥家的女孩子,如果儿子真有缘分跟人家若若在一块儿,庄越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开明的父亲,他不会说半个不字,只是人家若若已经要结婚了,连孩子都有了,他再开明,再跟儿子做朋友,也不可能鼓励儿子去做破坏若若幸福的第三者!
  庄越说得清楚又明白,而庄文川那么聪明的人,又怎会不懂呢,这才在家里呆了两天,可是待考虑清楚一切之后,他自己找了他老爸,告诉他,自己不会做破坏若若幸福的第三者。
  可是他会等,一直等,如果路劲对若若有一星半点的不好,那就是上天给他的机会,他不会放手的。
  好在自己家里还有个弟弟,传宗接代的任务也不一定都要放在自己身上。
  庄文川说得轻松,可是庄越却知道自己劝不住儿子了,当然他的确可以用父亲的权威来镇压儿子的心思,可是他从未拿起过父亲的这种蛮不讲理的权威,这一次,也一样不会。
  只是这样的儿子,真叫人心疼呢......
  “若若。”远远地看着正端着一大碗鸡汤愁眉苦脸的张若,庄文川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是有多么的想念。
  哪怕是她结婚的消息,她怀孕的消息,一切的一切,都无法阻止他的思念。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有了别样的心思?
  庄文川的眼神像是在追忆着什么,可是正愁没借口拒绝未来婆婆“好意”的张若,却仿佛看见了救星似的。
  “川川?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张若的惊喜却不是作伪,她看待庄文川,是真的当作亲人一般。
  “丽亚婶婶,我这个小弟过来看我了,我看着鸡汤,等凉了,我一会儿再喝吧!”跟邓丽亚从小就熟悉,张若也不玩那些虚头八脑的。
  现在还没改过口喊妈,邓丽亚也不在意,当初,她可是将若若看成自己闺女一样长大的呢!
  自己生了个儿子,长得是比女娃娃还漂亮,可毕竟还是男孩儿,若若就不一样了,这丫头小时候活泼可爱,嘴巴又甜,早就牢牢抓住邓丽亚的心了。
  后来张若一家子搬去城里,两家也没因此断了联系。
  “你这丫头,又想等着过会儿倒了是吧?丽亚婶婶答应你,这是今天最后一碗了,你喝掉它,我今天就不再送,你要是不当着我的面儿,喝完它,我一会儿还往你这儿送!”从小看着长大的,邓丽亚哪会不知道这丫头肚子里的弯弯绕绕啊,连儿子都帮着不让把若若当猪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