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80章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出现了

第680章 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出现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婚纱,人手一件,有本杰明这个设计师在现场,哪怕之前张若对朋友们的身材估计有些失算,最后也变得妥妥当当的。
  
      可是张若这几年认识的朋友,几乎来自天南海北,就算婚礼操办得有些仓促也罢,依然没谁落下的。
  
      就连远在美国的庄美丽两口子,得到消息之后,也远从千里之外赶了过来,一同前来的,当然还有他们俩的孩子,更甚的是,庄美丽的肚子里,现在还塞着一个呢,能叫一个怀孕六个多月的孕妇顶着大肚子乘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张若自然也不能怠慢了人家。
  
      可是这样一来,突然之间,原来很宽敞的张家大宅,变得格外热闹,人潮爆满,也不为过。
  
      话说,张若原本因着这几日被当成猪养,心里还动过撺掇路劲带球跑的心思呢,不过她那些热情的朋友,最终还是叫她打消了那些个不靠谱的念头。
  
      远道而来的人,自然不能像一般人家举行婚礼那般,当天到,当天就离开的,像是尹丹姿等人直接就是给自己放大假来的呀。
  
      一时间,路劲也顾不上什么未婚男女婚前不得见面的俗礼了,很多来参加张若婚礼的人,路劲是认识的,可是张爸张妈他们不认识呀,又不能顾此失彼,只有新郎官亲自出马招呼客人了。
  
      这样一来,张若未来婆婆邓丽亚女士,心里就有些疙瘩了,你道如何,在张若老家,婚礼是分开举行的,一般中午是女方亲属,晚上就在男方。
  
      可是这一回,零零总总来的上百号人,竟然都是冲着新娘子过来的,男方这边儿看上去难免就有些单薄。
  
      张若那未来公公路遇自是不会在意这些,但女人的心思就不好说了。
  
      这不,邓丽亚女士翻烂了自家的电话本儿,连她自个儿的小学同学,生意上来往过一两次的客户,都成为了她邀请的目标,打算扩充亲友团规模。
  
      直到后来路劲亲自找他老妈谈了一次,邓丽亚女士才消停下来。
  
      开玩笑,路劲这可是好不容易才算正式抱得美人归呢,可不能还没举行婚礼呢,就被万恶的婆媳问题,影响了自个儿。
  
      当邓丽亚知道帮着老张家策划婚礼,招待客人的那些人竟是未来儿媳妇的干爹找来的,路劲又隐讳地透露了一下傅家的背景,邓女士也就释然了。
  
      她说的嘛,张路两家一直都有往来,怎么不晓得老张家的面子突然之间这般大了。
  
      要知道,门当户对这词看上去好像有些偏见似的,但真正落实到现实生活中,门当户对还是很重要的呢。
  
      不是说要棒打鸳鸯什么的,而是两口子之间生活背景差距太大,哪怕说破了天的爱情故事,也只是个空话。
  
      王子和灰姑娘,公主与凤凰男,经过努力抗争,终于走到了一起,那之后呢?童话的结局,总是轻描淡写的草草收场。
  
      ......
  
      吵吵嚷嚷,终于到了婚礼的这一天,该来的总是要来,不该来的那些,也会出场,在路劲的眼中,显然庄文川和秦天都属于那不该来的。
  
      一个是自己跟若若都要结婚了,还叫嚷着这年头结了婚还能再离,他会一直蹲在角落等待机会的那个人,另一个,却是跟若若曾有过暧昧不清的高中同学。
  
      哪怕现在的张若已经能够很坦然的面对秦天,在路劲眼中,他依然有着不小的威胁,此人的威胁远甚于庄文川。
  
      庄文川不过是对着他家媳妇单相思罢了,而这个秦天呢,却是若若曾经喜欢过的男生!路劲怎么也忘不了,当初他跟若若刚和好的那阵,无话不谈之时,她跟自己提到这个男人时候的眼神。
  
      这不能怪路劲没自信,某种程度上,这个男人就是若若的初恋呢!
  
      无论男女,初恋对一个人来说,似乎都是无比特殊的存在。
  
      “路劲,葡萄,要不要?”
  
      今儿作为一名带球上阵的新娘,张若的待遇是极好的。
  
      不但婚纱外头还披着纯白的厚厚皮草,在大大的裙摆之下,还藏着一把高脚椅呢,所以在江南冬日的湿冷空气之下,站了快两个小时,张若依然精神十足,她不过是坐在门口当了个摆设罢了。
  
      这不,客人进得差不多了,某不着调的新娘又不晓得从哪儿变出了一小串晶莹剔透的水灵葡萄,递给一旁愣愣出神的新郎官儿。
  
      “若若,你偏心,我也要!”还不等路劲回过神,一旁充当伴娘,实则更似伴郎的张大大听到吃的格外敏感,原本站得有些久,收红包收得有些手软,变得有些萎靡,这会儿似乎又活过来了。
  
      “张大大,你又喊我什么?再说了,我给我老公吃葡萄怎么就偏心了?”张若才不理睬张大大呢,这丫头前儿个还嚷嚷着要减肥,说什么她给的东西再不吃了,哼,禁不起诱惑的小屁孩儿!
  
      路劲呢,听到张若口中说出我老公三个字,虽然不是冲着他喊,有点小遗憾,不过也足够他将先前那些莫名其妙的情敌抛之脑后了。
  
      就是嘛,现在他才是胜利者来着,干嘛学那些个悲观主义者患得患失呢?
  
      “小姑父......”张大大这几天知道路劲的死穴在哪儿,原本打算喊一声小姑父,找个帮手的,转头一看,得了,她这小姑父只有被她若若姑姑克得死死的份儿,指望他?还不如指望天上掉馅儿饼,砸一个大帅哥给她看呢。
  
      瞧瞧她小姑父那样儿,话说,小时候也不是没见着过这位的真容,那叫一个美的呀,可是现在倒好,若若这个小气鬼,老公有张漂亮脸蛋儿还得藏着掖着,这把大胡子啊,毁掉多少少男少女的幻想啊!
  
      话说,她小姑父先前的脸,绝对的男女通杀呢,跟她看得那些l漫画......
  
      “张大大,你干嘛?小丫头片子,春心荡漾啦?可也别冲着我老公发呀!”张若见着大侄女朝着路劲发呆的模样,就知道小丫头又犯花痴了。
  
      这丫头别看外表很彪悍的样子,其实骨子里就是个小女生,对那些l漫画啊,小说什么的,尤其着迷,路劲没留起胡子之前,可不是......
  
      咳咳咳,好吧,当年她自己貌似也将路劲归向某条不归路,呃,绝世小受这个外号,貌似是她想出来的。
  
      张大大小声地在张若耳边念叨了几个字,一脸得意地看着张若,当年若若手机里记着小姑父的代号是啥,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呢,还不是这个为老不尊的小姑姑,害得她走上了腐女这条不归路的!
  
      路劲那是什么六感,别说张大大就在他不远处跟张若说悄悄话了,就算是百十米之外的,路劲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听见绝世小受这四个字,他又受伤了,幽怨的用眼神控诉着他老婆大人。
  
      没错,从法律上,若若已经是他亲亲老婆了!
  
      “张若,路劲,新婚快乐啊!”张若正低头无可反驳的档口,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抬头一看,张若囧了,这不是当年她给自家老公配对的那个攻方嘛,呃,当年一中的篮球队长,高俊锋?
  
      高俊锋的样子倒是没多大变化,可是气质上却改变巨大,以前那个酷酷的篮球队队长,如今已经是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了。
  
      他跟路劲当年也是球场上惺惺相惜的对手,跟张若又曾在一块儿玩过,这一次他也是受到了喜帖过来的,也不是不请自来,怎么这小俩口突然很尴尬的样子啊?
  
      红包他也没少给啊!
  
      哦,对了,倒是,今天的保全,似乎有些森严呢,难道是因为这?
  
      张若和路劲哪是尴尬这事儿啊,他俩是觉着这事儿太过巧合,正在想起当年的事情呢,主人公之一的高俊锋就出现了,所以才一脸古怪的。
  
      见着高俊锋露出疑惑,路劲赶紧上前招呼,间或小小地埋怨了张若一眼。
  
      他也就敢小小的埋怨一下,难道还想闹大了不成?
  
      唉,这辈子路劲是没想过在老婆面前直起腰板做人了,下辈子?唔,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他依然是愿意的。
  
      今天的婚礼,没用这对新人操多少心,事情几乎都由傅奇帆的策划大队一手包办了,所以请的都是哪些人,张若和路劲都有些不清楚。
  
      六点钟,婚宴终于要正式开始了,首先出场吸引众人眼球的就是张若那群小花童,各个活泼可爱的,叫人见了恨不得拐回家去,接着才是一身千万嫁衣的张若挽着她老爹的手出场。
  
      越活越年轻的张爸,一点儿也不像能当外公的模样,先前还被别的人议论了呢,但是这会儿往张若身边这么一站,嗯,没人能怀疑这对父女的关系了。
  
      当爹的嫁女儿的心情总是一样的复杂,先前操心女儿婚事的时候,张岳西也曾经设想过许多,但是当女儿突然间进度超然的要举行婚礼的时候,他心里又被满满的不舍占据了。
  
      女儿出生,第一个给她洗澡的人是他,第一个给她穿衣服的人是他,连第一次的喂食,第一次换尿布,这些事情,通通都是他做的。
  
      老婆当年算是难产了,生下孩子花了两天两夜,哪还有力气侍弄孩子啊,都是他又当爹又当妈的......
  
      “现在由新娘的父亲张岳西先生将我们美丽的新娘交付给咱们的新郎......”这已经是这名全国著名的主持人第三次开口了,可是张爸迟迟不肯交出女儿的手,主持人也是大汗淋漓,没招啊。
  
      “哈哈,咱们的新任岳丈大人,很舍不得新娘呢,让我们的掌声再一次的响起......”
  
      词穷啊,尴尬啊,主持人可是知道这次聘请自己的人,来头有多大,要知道,他作为全华夏泱泱十三亿人口,几乎人尽皆知的主持人,工作早就排到一年后了。
  
      先前身价近百亿的香港富商,老板都能帮自己拒绝,这回在一个听说都没听说过的小县城举行的婚礼,竟然能让大老板硬生生的为他排出一个星期的空档,只是为了主持一场婚礼嘛!
  
      主持人的眼神偷瞄了一下主桌的位置,那里坐着的老人,可是他上学那会儿,历史课本中都有记载的人物啊,竟然是新娘子的干爷爷!
  
      关键时刻出错,他能不紧张嘛!
  
      终于,在主持人第n次拿出丝巾擦了擦额头的汗之后,张爸狠瞪了路劲一眼,算是警告一般,接着才总算是将张若的手交托了出去。
  
      ......
  
      “嗯,从脉象看来,胎儿已经稳定了,至于为什么三个多月了还没显怀......”
  
      婚礼结束后,张若就被她老妈领着,到了杭城的一处中医诊所里,没错,终于有医院肯接收她了......
  
      呃,这话说得有点儿过,全国的医院也不可能跟有关部门发布通缉令似的,将她的状况通告同行啊,只要是去其他城市的医院,正常就医,不可能会被拒之门外的。
  
      不过,为了少祸害些仪器,这回给张若看病的大夫是个老中医。
  
      目测看来,不是修真者闲来假扮的,要不然他不能在张若面前这样的摆谱。
  
      张妈紧张的就是女儿怀孕三个多月都还没显怀的事情,这不,神情专注的看着老大夫,一个硕大丰厚的红包,又递了过去。
  
      老大夫看着道貌岸然的样子,瞄了一眼红包,轻哼了一声,张若还以为他这般做相是要拒绝呢,哪知老大夫只是托了一下老花镜,红包悄然入袖,一连串熟练的动作,可想而知,不可能是一天两天能够练就的。
  
      收了红包,掂了掂分量,老大夫终于肯开口了,道:“你们现在的这些小姑娘啊,一天天的总嚷嚷着减肥,你现在怀孕了,你知不知道?现在是减肥的时候吗?你不为自己身体着想,也得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吧?既然怀孕了,就好好养胎,不要瞎琢磨减肥的事儿了,到时候你生完孩子,来我这儿,我再给你开个房子,保准了,你能比生孩子前还苗条......”
  
      这怎么回事儿啊,这?到底是知名中医师,还是江湖野郎中啊?
  
      减肥?还嫌她吃得不够多呀?要是那大夫找别的原因,估摸着以张爸张妈对医生这种专业人士的崇敬,还真就信了。
  
      但是减肥?开什么国际玩笑啊?天底下,还能找出比他们女儿还能吃的孕妇吗?众人满脸古怪地对看着,那老大夫还当自己说准了呢。
  
      这把又充当起孕期营养师,照着纸上龙飞凤舞地开了满满一页的菜单。
  
      可是那分量,是要张若增肥呢,还是要她减肥呢?就这每天的分量,都不够她进食的零头呢!
  
      说起来也是怪事了哈,若若每天都吃下那么多东西,都吃去什么地方了咛?说句不好听的,邓丽亚常常在想,以她儿媳妇的食量,照说马桶都得堵上了吧?
  
      邓女士也是个联想力特丰富的,连这都能被她想得出来。
  
      不过,事实好像也真是如此,若若吃下去的东西,都去了哪儿呢?哪怕眼睁睁地看着她吃下一整锅的食物,这丫头连肚子都不带鼓溜的。
  
      张爸张妈对这个问题,已经不敢往下想了,一切都被归结于那莫须有的消化能力,只是消化能力好到肚子里的娃都吸收不了,长不大,这也......
  
      众人的心里,对这大夫已经自动的划分了国籍,怎么说?此大夫来自蒙古,俗称蒙古大夫是也。
  
      就张妈还不死心,指着那张龙飞凤舞,实际上也认不出几个字的纸道:“可是大夫,我女儿不减肥的,她每天吃下去的东西,比你这纸上记得还要多得多!”
  
      幸亏刚才老蒙古写字的时候,嘴上还嘀嘀咕咕地念出了声,要不然她也不能这么肯定了。
  
      “啊?是吗?不是吃饭的问题啊,那我再看看。”蒙古老大夫难得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又匆匆地将指尖搭上张若的手腕,时间又悄然的过去了十分钟。这一回,老大夫似乎是肯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