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81章 通天之路

第681章 通天之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劲在财政部的日子,可过得比张若的好,财政部那是什么地方,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吗?那是总管国家财富的地方。
  
      相当于古时候的户部!雍正皇帝知道不?当年就是把持了户部,最终才在九龙夺嫡事件上取得最终胜利的。
  
      呃,此言所不中,但也有几分道理的。
  
      现在又不是各部门大批招新的时刻,路劲这个时候,空降至财政部,哪怕是一个小科室,也足够让里头的那些人精们另眼相看了。
  
      而且男人在这些机关单位里,总是比较容易打开局面的,一块儿喝顿酒吃餐饭,革命情感就出来了。
  
      这才上了几天班呀,张若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科室垫底副主任,连副科待遇都没解决呢,人家路劲马上就要提正科了。
  
      好吧,小两口,分什么彼此。
  
      只是张若的不上进,还是叫傅大伯有些恨得牙痒痒,可别当他不知道哦,被调去档案室的那个小子,竟然还能欺负到若若的头上,这丫头愣是神经大条到没发现!
  
      不过,张若是真的没发现吗?自然不会。
  
      就算情商有限,智商依旧是摆在那里的,一次两次的可能发觉不了,但事不过三,次数多了,她又不是傻的。
  
      只是党校科室里的工作真心少啊,张若知道傅大伯将自己弄到这个部门,有一定的想法,是为了锻炼自己,要是这些人不针对自己的话,她觉得自己就算在基层呆上个四五年,都不一定能熟悉这里头的所有事务。
  
      倒是被针对了以后,科室里有什么事都推给她这个孕妇做,她偏偏还忙得挺开心,挺自在的。
  
      中央党校实际上才几个人哟,却偏偏分出那么多个科室,哪有多少活哟!
  
      每天朝九晚五,分内的活干完,正好按时上下班,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体验嘛!
  
      先前,张若刚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会儿,貌似还没有多少忧虑,只是随着日子变久,她也开始操心起孩子出生后的生活了。
  
      虽说老妈一连给她生了四个弟弟,她貌似对侍弄孩子挺在行似的,可是自己的小孩,毕竟总是不同的嘛,儿子跟弟弟能是一样的吗?
  
      原谅她,被路劲儿子长儿子短得拐带太久,也开始管自己肚子里那只叫儿子了,美其名曰,比较顺口嘛!
  
      在她小时候,因为张爸张妈正是忙着事业的时候,花在她身上的时间,毕竟有限,有那么一段时间,张若一个人上学放学,是有多羡慕那些有家长接送的同学哦。
  
      现在她自己有了宝宝,很希望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呢。
  
      朝九晚五的工作,看似刻板,可对于小孩子的成长来说,这样的工作,却是最适合不过的了,再说从老一辈的角度来看,公务员这份工作,是最安稳妥当的了。
  
      所以张若早就有了规划,肚子里那一只能独立以前,她就安分些吧。
  
      华夏的机关单位,哪怕再小一个科室,都是自成一体的小社会啊,张若现在看似被欺负的样子,可谁也不是傻子,真能将一个新进同事往死里得罪的吗?
  
      混官场的人,心思自是不同,在讨好那位档案室旧同事之余,在对待张若的事情上,还是留有余地的,正如现在,半个月过去了,张若依然不言不语的样子,已经得到了几个人的认同。
  
      比如她们综合二科的副科长许大姐,时常遇到张若的时候,就会拉着她唠叨一些育儿经。
  
      孕妇这么没有威胁力的人物,又有谁真心将她当作是生死大敌对待呢?
  
      就在张若在单位的人际有些起色的时候,有些人却看不过去,非要给她点压力了......
  
      “唉?听说了吗?老板要在咱们内部,招一个秘书呢!”某自以为消息灵通的科员甲,正跟休息室里悄声跟另一人说起。
  
      “嗨!你说这事儿啊,早就传开了,你没看今天的简报吗?人家都已经公布的消息了,就你还当成新闻,没瞧见,这几天大家的走动格外多吗?”科员乙言语间带点不屑,这都是过时的新闻了好不!
  
      在他们这些部门里,一则消息传出来三天,那就是旧闻了,更何况这都快一个礼拜的消息了。
  
      “啊?是吗?我早上堵二环路上了,这消息都公布了吗?我都还没看今儿的简报呢!”科员甲有些尴尬,他还当这还是新闻呢。
  
      其实吧,这要是什么内部消息,科员甲都不带这么爽快跟人在单位里谈论的,现在谁还不知道老板就是下一届铁板钉钉的继承人了呀,能跟在他身边,就算是一个排名最末,洒扫打杂的小秘书,那也是一天通天之路啊!
  
      科员甲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要说没抱心思,那是假的,科室怎么着?他家里头四处打听过了,人家老板就在综合科招人,别的科室的,他不要!
  
      有些规矩在下边的一些单位,自然是可以打破的,但这是老板眼皮子地下的中央党校啊,看似没啥特权,可是往来这里的,都是些有潜力的大员呢。
  
      得了,规矩既然定出来了,他就彻底没戏,今天早上来单位,就打算买弄一下的,反正他科员甲没戏的话,科员乙也照样没戏,就当个谈资呗,谁道,这消息都公布了。
  
      “这次啊,是便宜了综合科那些闲人了,你说,当初我们怎么就没去那专养闲人的综合科呢?都道那里只是坐冷板凳的,就没个先见之明!”科员乙估计也不是第一天得到这消息了,摇头晃脑的抱怨了一句。
  
      “谁说不是呢!唉,你说前阵子进来的那位大少,是不是就是奔着这次老板招秘书去的?”
  
      “嗯,没准!那位大少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打半年前就晓得大老板招亲信的消息了?可惜啊,运气实在不好,老板这头消息还没公布呢,这二货自个儿撞老板手里了,档案室?他家里就是再有能耐,老板亲自发得话,也得坐上三五年的冷板凳咯!”科员乙说话间,有些个幸灾乐祸。
  
      那位大少,说的正是那名抢了张若出场机会,至今还在怨念中的档案室小年轻吧。
  
      “嗨!他算个什么大少啊,不就是有个在外头做副省长的老爹嘛,在咱们京里,随随便便拉一个出来,背景比他大的,多了去了!”
  
      “也是啊,当年十公子多谦虚啊,人家那时候扫地打水,谁真个知道他背景啊,后来他被外放了,才透出些消息来,人家那才叫名门大家出身的!”
  
      十公子?说得不是傅瑞明吧?
  
      科员乙和科员甲八卦的时候,张若却在里头的小屋里影印着一些会议资料,她每天也就是做这些活,听些八卦的。
  
      傅大伯要在综合科招秘书这件事,她这个算是顶亲近的人,却是最晚才知道的,每天打她上班,就没看简报的时候。
  
      东走走,西逛逛,倒是被她将整个党校的体系都摸了个遍。
  
      傅大伯这时候要招秘书,还是在综合科里,莫不是又跟她有关吧?
  
      大半个月的时间,张若别的没学会,这人的嘴脸倒是看清了不少,这哪里是公务员啊,直接都是做演员的料嘛,变脸的功夫,可好了。
  
      她可不觉得综合科里有够得上做傅大伯秘书的那种人。
  
      孕妇嘛,忘性大,出了休息室里头的打印室,张若就将这事儿忘脑后了,直到回到办公室,隔壁综合二科的许大姐要她填个表格,她们科室的那些人还有些不阴不阳的。
  
      起先张若没在意,这眼看着没几天就要过年了,她还计划着下了班跟路劲逛街去呢。
  
      她明年本命年啊!
  
      据说本命年要穿红带金,她自己倒是无所谓这些,太岁不太岁的,说到太岁,她空间里还有硕大一只呢,只有自我牺牲炼丹的份。
  
      不过她现在怀着孩子啊,不为了自己考虑,家里的老人们也准得要她服从传统的,倒不如自个儿先准备好了的。
  
      在有关部门工作,也有一点不好啊,这假期不自由啊,非得等到过年前一天才正式放假,小喽罗是没有特权滴!
  
      “张若,你明天的会议资料准备好了没?”刚填完表格,里屋单人间里的主任就走了出来,往科室里凝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了张若身上。
  
      摆明了是捏软柿子嘛!傅老板招秘书这么大的消息,作为综合三科的主任不知道才怪了。
  
      可惜他走动了半天,钱都花出去能有小十万了,结果今天想公告正式出来,老板竟然卡死了,只招二十七岁周岁以下的,尼玛,这不是坑爹嘛!张若的这位小领导也算是年轻有为了,二十八岁的科室主任,可惜,他都恨不得家里老娘再把他塞回肚子里几个月呢!
  
      自己这么年轻有为的,条件竟然不够标准,一个年轻轻就顶着大肚子的张若,倒是条条都符合了招人的条件,他要不拿张若出气,就叫奇怪了。
  
      在机关里做事,捏软柿子都不可以明着来,这不,小领导还跟那找了半天的借口呢。
  
      “准备好啦,半小时前,我不是送你办公室了吗?”金镯子、金戒指、金项链?好像都很俗气呢!
  
      脸她婆婆邓女士给的小半斤重的金镯子,她都锁在床头柜里没怎么戴过,今儿真要出去买金子么?
  
      张若一心二用的应付着小领导,办公室文化,看来学的还是不到位啊,大半个月了,连说话的艺术都没学会,真是的。
  
      小领导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了,找茬,还被顶了回来,待要没事找事吧,张若站了起来,得,到点下班了,看着那鼓出来的肚子,小领导也不敢发火了。
  
      孕妇什么的最讨厌了,一点点差错吧,到时候出啥事,倒霉得就成了他!
  
      得了,反正傅老板不至于那么不靠谱,一个孕妇怎么可能成为老板的新秘书呢?
  
      倒是他科室里,其他的几个,平时不怎么听他使唤的,却是捡便宜的可能性极大,可偏就是因为可能性极大,他现在也不能轻易得罪了。
  
      小孕妇嘛,真要算起来,倒是整个综合三科里最听自己招呼的一个了,得!以后对人家好点儿吧。
  
      小领导脸色青青白白了一阵,最后竟是对张若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脸,是啊,一个孕妇能有多大的威胁,调教好了,说不定会是自己进这单位之后,第一个心腹呢,于是,小领导看向张若的眼神越发和蔼了。
  
      一个顶多也就二十七八的年轻小伙子,对着一小孕妇露出啥大领导的气派,还真是诡异的厉害呢。
  
      科室里的其他人,早在下班时间,就一溜烟的走人了,干啥去?当然是让家里找关系去了!现在可是关系社会!
  
      “张若,你家跟哪儿住呢?要不我送送你?”
  
      这小领导前后的落差实在太大,张若冷不丁的在恒温二十二度的暖气房里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呵呵,主任,不用了,我老公会来接我。”
  
      张若拒绝的委婉。那小领导估计也不是真心要送她回家的,客气一声罢了,闻言也不勉强。
  
      跟张若一块儿出的办公室,还特意关心了一下下属的婚姻生活,张若回答得敷衍,小领导还当她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呢,心里还同情了一把。
  
      直到,路劲的车子张扬的停在了办公大楼的正前方......
  
      “哟,这是哪位大领导的车子啊,这车牌,啧啧啧!张若你说是不是?”小领导也不用张若回应,自顾自地说着。
  
      满大街的宝马奔驰算什么,这才叫低调的奢华呢,这车叫什么来着?世爵?对,没错,就是世爵!
  
      这车,据说都是欧洲皇室的定制的呢,小领导在京城,也就见过一回8,看这车的车型,指定比8要高好些个价位了。
  
      话说,路劲这车,还真是世爵定制款来的。是张若那宠孩子的干爹,送给小两口的新婚礼物,刚送到不久,路劲的新鲜劲儿都还没过呢。
  
      世爵的定制跑车,全手工打造,至少也得提前两年预定,才能有货,路劲的这一辆,还是傅奇帆从沙特阿拉伯一位亲王手里抢来的呢,全华夏,仅此一辆。
  
      这车子好看,价钱就更好看了。
  
      张若这个干女儿给自己做一身婚纱都舍得花几千万美金,傅老二就更不能小气了,这车的价值可想而知。
  
      这会儿的张若却是苦着个脸,路劲从来不把车子开进来的,今天怎么偏偏就在她跟小领导一块儿走出的时候,开进来了呢,当自己挂得车牌够牛掰吗?
  
      “我要是能开上一回这车,这辈子也就值了......”小领导话音未落,就见他眼珠子都恨不得粘上去的世爵超跑里,走下一个高大的男子,朝他这边走了过来。
  
      “若若,你怎么才出来啊,今天的工作很累吗?”路劲顺势接过张若手里那个并不重的包包,很自然地搂过小孕妇的腰,才对张若科室的小领导道:“你好,我是路劲,你应该是我家若若的主管吧,若若在单位,还麻烦你照顾了。”
  
      路劲说得客气,可是这却比当面揍小领导两拳还要狠。
  
      他说,小孕妇扮猪吃老虎也不用这么狠吧!有个能把车子直接开进党校办公处的老公,还是世界顶级跑车世爵!
  
      看看那牌子,再想想自己那台小日本产的小本田,尼玛,坑死爹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