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84章 路家的孩子爱走极端

第684章 路家的孩子爱走极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看好戏的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顶着肚子的小孕妇张若,站在角落的阴影里看不到表情,而屋里的另一个女人蔡晓方,却疯狂的重复着一句话,我是猪脑子。
  她是猪脑子?那自己知道就好了啊,干嘛一直重复,让大家都知道啊?
  ......
  小隐隐于林,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句话已经道出红尘历练的精髓。张若本就是个随遇而安,说重一些就是不思进取的人,现在来福陷入无限期的休眠期,没有人在后边使着鞭子督促她,地球的修炼环境也实在不好。
  可是她总要自己做些什么的,修真就是修心,这一点,张若早就明白,这便是她没有拒绝傅大伯安排的原因之一。
  原本,她现在又怀着孩子,真想将自己当个普通人那样,去适应这个社会。先前蔡晓方几个三番五次的针对她做些小动作,张若是真觉得多干些活没什么,做了也便做了。
  毕竟机关里的都是人精,哪怕是蔡晓方先前,在张若面前说话也不至于那么过分,只是这一次,竟然还带上人身攻击了,张若不急眼了才怪。
  猪脑子事件来得快,去得也快,谁也不会将这事怀疑到张若身上,除了些微知道点张若背景的小领导,跟四处都有眼线的傅大伯。
  本来蔡晓方一被人当枪使了的货色,追根究底的罪魁祸首应该是那档案室的倒霉蛋,只是张若这次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呢,傅大伯就紧急召见,当人面儿将她召进了其在党校的办公室。
  这一次,也不是说傅大伯就将两人的关系摆到台面上了,先前不就做好铺成了嘛,傅老大要招个秘书,从综合科里招人,张若正好就是那符合条件的其中之一。
  不,应该说,要是不算软条件,单凭硬条件的话,张若的排名不用傅大伯指名,都是排在第一的。
  为什么?她学历最高啊!
  张若失踪的那一年里,她先前写得几篇数学论文在国际上接连获奖,水木大学在她回来后,锦上添花地送了她个数学专业的硕士学位,这不,凑巧了吧。
  傅大伯今天本来就在党校呢,当时正看着下面报上来的一叠资料发笑。明明打算走后门的人,可是发觉自己家的孩子竟然不用耍花招,都能排名前列,这样的事,没人会不高兴的。
  综合科的闹剧一场传开,他就得到消息了,这不,一个电话就将张若找了过去。
  而张若到的时候,傅大伯却没空搭理她,而是一连打了三通电话。
  没跟张若说一句话,就让她的气全消了。
  “大伯,你这样会不会太狠了?”想到那几个人的结局,张若不禁乍了乍舌。
  她吧,也就是想折腾一下那几个罪魁祸首,傅大伯倒好,几个电话一打,档案室那倒霉蛋的后台也算是完蛋了。
  傅大伯说了啥?其实也没啥,就是叫倒霉蛋他爹当官的那个省份的纪委书记查查他的老底。
  能养出倒霉蛋那种睚眦必报的个性,他爹妈的品性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说了,现在的官员都经不得查的,其他时候还好说,大家你好我好的,不至于查得多深,但这次是国家第一顺位接班人的亲自督促呢!
  ******的,有哪个不灵光的,未来的大老板能打这么个电话,肯定不是看好那某某人,结果一查不打紧,查下去,那倒霉蛋的家族几乎是瞬间崩塌。
  一个地位最高也就干到省委副书记的家族,真真是拔个萝卜带串泥,贪污受贿整整十几个亿啊!
  倒霉蛋他爹倒是想得好,将除了从政之外的所有亲属都弄了外籍身份,但先前又没有查他的风声,那些五迷三道不靠谱的亲属连外语都不会,怎么可能在国外常住嘛,事发当时,全跟国内呆着呢,等事发之后,他们再想走,已经是走不掉了......
  傅大伯的电话是当着张若的面打的,在听到傅大伯跟电话那头说得话,张若就知道那个倒霉蛋的家族,恐怕是要完蛋了。
  她倒不是同情人家,而是奇怪傅大伯怎么会为了这点小事,大动干戈的。
  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跑嘛?她在政治上的确没多少敏感度,但是傅大伯现在正处于上位的关键时期,还没坐上那个位置呢,就这般行事,万一叫现在还在任的一号大老板有想法咋办?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这么做还算是帮了那几个家伙呢!”傅奇扬身边的大秘已经很有眼色的关门出去了,所以他跟张若说话,也用不着拐弯抹角,那样说话,他自个儿心累,那丫头听着也累。
  听傅大伯这么一说,张若的神色更古怪了,撸了人家的职权,这也叫帮忙?
  “还想不到?”傅奇扬摇摇头,不晓得自己先前的决定是对是错。
  “你这丫头可是有前科的,我不赶紧处理了他们,难道让你跟这儿发疯吗?猪脑子?那人这么骂你了?”张若虽未改姓,可是在傅奇扬心中,她就是傅家人,身为傅家长辈,怎么可以让孩子被外人折辱呢,哪怕是一句也不成。
  我有什么前科?张若嘟囔了一句,朝着傅奇扬点点头。
  “哼!骂你是猪脑子,我看她们蔡家上下全是猪脑子!”他就说嘛,若若这丫头无缘无故地怎么会想到那一句。
  “......”没想到傅大伯还有这样一面,张若张张嘴,有些无言。
  傅大伯当年可是正宗的红二代,名声是没傅奇帆那么嚣张,不过当年在圈子里,可也是个人物,傅家人最大的一个优点,那就是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别说现在张若没做错什么,就在科室里被人家欺负了,就算真是张若先挑得头才闹出的矛盾,傅大伯照样会帮着自己人的。
  “哈哈哈,我是猪脑子?就你这丫头想得出来,这么整人。”话锋一转,傅大伯又道:“档案室那小子我帮你压下去,至于蔡家,虽然没啥地位,可却是大伯这一派的人,大方向上,没啥错处,咱们就不搞株连那一套了吧?”
  张若见傅大伯眼汪汪地看着自己,还真像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顿时又无奈了,搞株连的明明是大伯他自己行不,她还什么都没说呢!
  得了,大伯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想来在综合科里,她应该也见不着那蔡晓方了。
  在蔡晓方身上的禁制,她自是消除了没错,不过,她重复了那么多遍那句话,还喊得那么大声,要是还能在党校带下去才叫怪了呢。
  傅大伯也说得很清楚,蔡家是他这一系的人,得!
  其实啊,在蔡晓方喊了三句我是猪脑子之后,张若的气就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小孩子脾气嘛,来得快,去得更快。
  “大伯,那个倒霉蛋,不会也是你这一系的人吧?”蔡晓方跟那个倒霉蛋走得那般近,还什么都听那倒霉蛋的,要说两者之间没更深一层的关系,张若是打死都不会信的。
  “不是!你大伯的眼光还没这么差!那个人不过是适逢其会,又惯会钻营,才坐上今天这高位的,还有啊,你一口一个倒霉蛋的,那人跟你在一个科室里也呆了好几天吧,难道你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嗯,还真不知道呢,好象有介绍过,我没注意。”张若点点头,回答得老实,傅奇扬正要说她点什么,就看见她小嘴一张,又道:“大伯你还不是不记得他的名字,你连他爹的名字都记不全吧!”
  “怎么可能,我刚才不是还吩咐下去......”完了,真不记得了。
  傅奇扬挠挠头,刚要翻开面前的一份资料确认一下,余光却瞥见了一脸笑意的张若。
  “你这丫头,管那么多做啥?对了,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找你来究竟什么事儿吗?”身为领导的守则之一,一旦出现自己无法解决的难题,那就顺势转移话题。
  “不知道,你找我来,当然是你会告诉我的啊!我又何必花心思去猜呢。”
  眨巴眨巴眼睛,张若说得一脸理所当然。
  “得!我服你了啊!综合科的文件,你看了没有啊,我要找个秘书,看了下资料,你的学历最高,所以,就是你了!有意见没有?没意见出去带上门!记得晚上下班回家吃饭!出去逛个街还能遇到抢劫,你能不能行了?”
  一开始还在交代着工作上的分配呢,下一秒钟,傅大伯又说到前一天的抢劫案了,这不是都过去了嘛?
  张若摸摸鼻子,做傅大伯的秘书?对别的人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呢,可是对于她来说,却需要考虑考虑了。
  犹豫了一下,张若道:“大伯,不不不,傅校长,傅副主席,您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啊?我的学历在综合科算是最高的不错,但是我的专业不对口啊,又没工作经验,您身边的可都是大事,我怕自己做不好,您看,我倒是没什么,就是担心给您添麻烦。综合科的工作就是太清闲了,要不然,做实事的人,也不少的,比如隔壁办公室的许大姐,我那个科室的主任?嘿嘿。”
  傅奇扬听张若这么一说,一个没忍住,就被她的表情样子给逗笑了,笑完了之后,却一个瞪眼:“你当我真是找秘书啊?我真要在身边安排个秘书,也用不着从党校的综合科里挑啊,你就给我消停点儿吧,啊?现在怀着身孕,快要当妈的人了,跟我身边才放心!”
  可能是话说多了,口渴,傅奇扬喝了口水,又道:“谁也不是一生下来就工作的,谁不是从没经验到有经验的,就是你大伯我,当年还在中央办公厅的秘书处干过两年呢!不会你可以学嘛,不懂,你就去问!我给你都安排好了,回头我让小展,就是展秘书带你。再说了,这不是还有我嘛!”
  傅奇扬是真忙,能抽出空来,在办公时间浪费个把小时教育自家小孩,都算是奢侈的了,这头交待完了,张若自是没有反驳的理由,人家傅大伯都让展大秘给她当师父了,还能怎么着?
  估摸着当年傅大伯自己在秘书处的时候,还没这么好的待遇呢。
  展大秘呢,在傅大伯身边跟了小说十来年了,那可是秘书中的精英,秘书中的王者呢!
  ......
  “张秘书,张秘书!”
  “啊?唉!”这是叫谁呢?身后一直有人紧着喊,张若一时间不适应自己的新身份,这不,过了好半响才回过头去,就看见党校办公室的主任,自己先前的顶头上司,气喘吁吁的追了出来。
  傅大伯是个做事效率高的,上午才跟张若交待了工作分配的问题呢,这下午,就将通知发下来了。
  “主任,你有什么事吗?”张若挤出一个学了大半个月还没学会的制式笑容,对着中年秃顶的前任领导道。
  这个秃头以前可是高傲得很呢,这回却嘴脸大变:“是这样的,傅老板的指示刚刚下来,我们办公室的同事们就都知道这个好消息了,张秘书您晚上有没有空,大伙儿想请您吃顿饭聚聚,好歹也是同事一场嘛!”
  请她吃饭?张若一愣,办公室里的那些人都是什么嘴脸,她这大半个月来还能不清楚嘛,要不怎么说机关里的人都势力呢,这态度转变得也忒快了。
  可是,她怎么听这秃头主任嘴里的话,都觉得别扭呢?请她吃饭,聚一聚,都没啥大问题,可是最后那句“好歹也是同事一场”,说得好像她要是不去吃这顿饭,就不把他们当同事,她为人势力似的。
  唉,这机关里的人啊,说句话都要拐弯抹角的,可是来福不在,任意门打不开,她都给自己订好了大隐隐于朝的计划,总不能半途而废了。
  正想着怎么回复秃头主任的话呢,脑中又响起傅大伯跟她说了好几遍的事,对啊,傅大伯叫她晚上回家吃饭!既然是大伯亲自叫的,就是说大伯晚上也会回家咯?
  “张秘书,你的东西收拾完了吗?今天可是你第一天上班,老板刚刚指示了,要我们几个秘书处的好好聚聚,你可别是忘了吧?”就在张若皱着眉迟疑的时候,傅大伯身边的其中一个助理,走了过来。
  作为国家领导人之一的傅奇扬,身边要只有一个秘书的话,压根无法负荷那庞大的工作量。
  展大秘自然是傅奇扬身边最亲近的人,不过依旧还有一个团队在后头帮他做事,这会儿出现的杜逸就是其中一个。
  这位杜秘书是展大秘最为看好的接班人,傅奇扬要登顶了,到时候自是要将身边的亲信派去几个重要的位置,展大秘不久就要外放了,而他自己私下认定的接班人,就是这个杜逸,当然最后说了算的,还是傅奇扬本人。
  作为展大秘的接班人,杜逸对张若的身份自然也是清楚的,这时候出现不过是得了展大秘的吩咐,来帮她解围。
  至于秘书处的人一起聚聚的话,还真是傅大伯亲口说的,他贵人事忙,临时又接到通知,晚上要接待贵宾,展大秘和几个值班的助手是必须跟在身侧的,但休息下来的几个,傅奇扬也希望张若能跟他们互相熟悉熟悉,有利于展开工作嘛。
  傅奇扬的身边,也不是每个助手都知道张若与他的关系的。
  “张秘书不会是要顾忌老领导,连新同事的好意都不领情吧?”杜逸的话,像是在威胁着张若,可实际上却是朝着那个秃头主任说得。
  被杜逸这么一说,不待张若开口,那个秃头主任自是识趣地摆手离开了,走前还连连摆手,说是下次再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