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85章 风雨欲来

第685章 风雨欲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展大秘知道这一次怕是自己会错了老板的意思,还以为老板三番五次提起的关照,教导,不过是客气话,那位大小姐来秘书处不过是镀金混资历的罢了,想想看,一个孕妇大着肚子,还能做些什么?
  什么都不做,都被人当成保护动物了。
  一开始,展大秘的心思还没想左,但是张若龙凤胎的消息一传出,头三天就没来上班,展大秘就自以为掌握了老板的心意,还当老板是想将这位大小姐纳在羽翼下保护个一阵,等她生完孩子,混够了子里,才将她放出去呢!
  所以一直都没给张若派活,杜逸算是展大秘的心腹了,要不是有展大秘授意,他也不敢私下做主,帮张若干那么多活。
  稿件的事情一出,展大秘有些被动,倒不至于因此改变自己在老板心中的地位,可留下污点,总归是不好的。
  他即将外放,以后跟老板亲近的机会,可就没那么多了呢。
  ......
  这一回彻底明白了老板的意思,展大秘心中便有了主意。在给张若分配工作的事情上,也不像先前那么明了。
  虽说分配的那些还是琐事,不会叫小孕妇累着。不过像是一些发言稿、演讲稿的书写模式,展大秘却是将自己这些年参加工作下来的经验,倾囊相授,尽心尽责地都教给了张若。
  转眼就要过年,这几天,展大秘三不五时地就会给张若拿几本书,让她看,通常都是些官场文学,再不就是些跟国际上的最新时事有关的书刊杂志。
  明面上,张若好像有傅家这座大靠山在,这些东西轮不到展大秘来教,可是,仔细一想,却不是那么回事了。
  就比如傅奇扬,他虽然在年轻时候,也是从基层开始做起的,但是毕竟年代太过久远,当时的官场与如今的现状,可是差别极大呢?
  政治这玩意儿,万变不离其宗,这是没错,站队这一项,张若不用选,人家都已经将她打上了傅系的标签。
  但在基层做事,傅家的人,还不如展大秘教起来顺手呢!
  人家展大秘连最高领导人的秘书都干了那么多年,放下去,肯定不会再给人当秘书了,张若现在不就是当的小秘书嘛,将自己的经验教给她,展大秘也没什么好藏私的。
  就这么的,展大秘成了张若的半个师父,联系不到傅副主席这棵大树,有展大秘这个打好基础的树苗在,秘书处的日子,张若也能继续下去了。
  ......
  “腐败啊腐败!”春节将至,张若仗着孕妇的特权,已经开始放假了。
  而路劲现在也不是啥重要领导人,这年头,男同胞也是有产假的嘛,这不,张若什么时候放假的,他也自动自发给自己放假了。
  这会儿小两口正站在储藏室门口,看着里头满满一堆东西发愣呢。
  都说公务员福利好啊,国家********啊。可是却也想不到,福利好到这个地步。
  柴米油盐、鸡鸭鱼肉,各大超市的购物券、提货卡。
  这还没沾那啥呢,就这么多东西了,这要是哪个心黑手狠的,家里指不定堆不堆得下了呢!
  这就是张若相岔了,公务员的待遇再好,也没可能发这么多的福利,现在的人都精明的很,福利还不如直接发钱来的实惠呢。
  张若家今年两个人能发这么多东西,还不是看在两人的背景上,那些管理福利的部门,没有吃拿卡要的,紧着好东西给他俩发下来?
  要说,按照张若先前的顾虑,这些东西还真成个问题了,不过现在嘛,小俩口已经跟家里那边商量好了,今年这个春节就在京城过了!
  其实这事儿还是路劲出马跟两家大人商量的,也没说别的,就说些孕妇做飞机对孩子不好啊,火车什么的,人挤人,自己开车几十个小时,那更得累坏了。
  得!这个年就在京城过吧,反正房子那么大,给人住的房间总是有的。
  再说了,跟京城这边过年,还剩了许多不必要的应酬呢。
  老张家这两年日子好过了,小县城就那么大的地方,大家都盯着看呢!一旦家里有便宜可以叫别人沾了,立马牛头马面啥人都冒出来了。张爸的小学同学,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结婚。
  倒不是在意那些个礼金,实在是参加不起那酒宴啊。这家的场子去了,那家不去的话,就说你嫌弃他们,到处跟人说你偏心眼。礼金到了,还不作数,还非得吃这喜宴。
  饶是张爸酒量过人,这些个不大必要的应酬,他也算是去怕了。
  这不,小俩口一提出希望双方家长去京城过年的事,两家长辈几下寻思,很快就答应了下来。
  其实路劲找得借口也挺经不起推敲的,人家民航只规定了怀孕三十五周以上的不进行运输,张若才哪儿到哪儿啊。至于那火车,张若真要回去,就算不找傅家帮忙,找找龙老大,也能给她整个软卧包厢吧。
  归根结底,就是小两口不想面对婆家、娘家这两个选择难题。
  储藏室的门已经关不上了,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去机场接人了。
  路劲听老婆嘀咕了几句奢侈,也没多说什么。张若那还好,领导近前,发的东西还不算多,路劲在财政部呢,那地方掌管着天下银钱,要是不往奢侈路线走,似乎都对不起财政部的那个财字!
  ......
  “这...这怎么回事?”
  这一次一块儿来京城过年的人可不少呢,就连钱宏言一家五口人也跟着过来了,再加上老张家本身就有五口人,合共就是十人,要是加上张若这个孕妇,跟她肚子里那两崽,这都能组一支足球队外加教练跟保健医生了!
  反而是路家这头人单势薄,就路遇两口子,再没别人了。
  不过两家想来都走得近,也不会在这上头做什么文章。
  知道家里人要来,路劲就弄了两台车子,车倒是够坐的,去的时候,小俩口一人一台车,回来的时候,张若这个孕妇的驾驶座直接就被谋朝篡位了。
  就为这,路遇还当着亲家的面对路劲一阵数落呢,明知道媳妇肚子都那么大了,还叫她开车?得,路遇都开口骂自家儿子了,张若的耳根能清静地了才怪,她家除了那几只小的,光大人还有四个呢。
  回到水清山色,路遇仗着自己来过一回,也当仁不让地第一个就从车里蹦了下来,哪知还没靠近儿子媳妇家的院子呢,一个标杆儿似的身影,就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挡在他的面前。
  “嗯?”家里怎么会有人的?福婶跟郭大爷年纪大了,小俩口已经送他俩去养老了呀。
  钻出车厢一看,那根标杆儿有点眼熟。
  “若若,你回来啦?张叔张婶儿,你们到啦?来来来,快请进,请进。”这是怎么回事啊,傅瑞阳这货前两天不还在中东吗?怎么会出现在水清山色?看他那架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他的家呢。
  果然,张爸张妈虽然客气地跟傅瑞阳打着招呼,暗地里却用余光刮着张若,她真不知道啊。
  神识往屋子里一扫,哦,她明白了,敢情是老爷子大驾光临啊。
  “没事儿,是爷爷过来了。”
  张若说得亲切,却没发现她看不见的地方,她老爹却是一阵撇嘴,心里那个不乐意啊,女儿的爷爷不就是他爹?他爹早归西了好不好?
  敢情,这醋也能吃的呀?
  傅老爷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张若自己还迷糊着呢,难道是来跟她一块儿过年?不能啊!
  她倒是很欢迎来着,可估摸着老爷子要是跟她这儿过年,不仅是傅家第二代的那四兄弟,第三代的十个孙子辈儿也都该不乐意了。
  张若自是无所谓,这次她家的两位老人都没来嘛,外公今年跟大舅一块儿过年,小爷爷跟大伯家过,谁也不肯千里迢迢地赶来京城。
  转头看了眼路劲,大胡子遮盖下的脸,倒是看不清,但是张若能看清他的眼神啊,竟是没有半点迷茫,难道他知道?
  算了,这会儿也甭管他是不是知道了,反正进了屋子,大家都会知道的。
  老爷子出行,身边雷打不动肯定跟着警卫员跟保健医生,这次过年,傅瑞阳也提前回来了,于是这货也跟了过来。
  敢情,前几天在玉泉山吃饭的时候,小俩口跟老爷子提起过家里人来京城过年的事,这不,老爷子想着大伙儿一起热闹热闹,一块儿过年,于是亲自来请了。
  傅振华真可谓是阅人无数,所以他对张岳西夫妇的心思抓得很准,要不是他亲自过来请,他们是绝不会跟他们一块儿过这新年的。
  奈何傅老爷子又想着孙女头一回过年留在京城,他也想跟她一起过,这不,左右也是无事,他便亲自来了一趟。
  张爸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对傅老爷子这样的开国功臣,他是极其敬重的,老爷子都亲自来了,他就算心里有些为难,也拒绝不来了。
  ......
  春节的时间过得很快,原本张爸他们还以为跟傅家一块儿过年会有些拘束,可不想傅家这个阳气极旺的家庭,竟是很好相处。
  本来对于女儿女婿留在京城工作的这件事,张爸嘴上不说,心里是有些隔阂的,总觉得是傅奇帆抢走了他的宝贝女儿。
  但是从这次跟傅家的相处中,张爸算是彻底的放下了缔结。
  张若怀了龙凤胎,原本两家的长辈都是极重视的,都想留下来照顾着,不过路家有路劲去说服,张若又拿出了傅家做挡箭牌。
  人家小俩口新婚燕尔的,虽说孩子都有了,但跟长辈一起住总是有些不方便的嘛,这不,两家的家长还以为各自懂了儿女的心思呢,过完新年,也便没有多留。
  事实上,邓丽亚的确是很想留下来的,但是张华凤的一句话提醒了她,在生孩子这件事上,她虽说是个过来人,但这过来人的身份,也不过是生过一个孩子罢了。
  又不是古代,或者刚建国的那个年代,大家比着生孩子,现在可是计划生育的年代,说起经验,邓丽亚都没有张华凤多呢,而张华凤也说了,她后面两次怀孕,一点操心都没有,还都是女儿照顾的她呢,他们这些做长辈的瞎操什么心呢?
  再一个就是,张华凤将邓丽亚当作是闺蜜,现在做了亲家,也没拿她当外人,明说了,婆媳之间的问题,很多时候,就是从生孩子这件事开始的。
  反正儿子都不希望自己插手,邓丽亚也就收起了心思,她可不愿跟从小看到大的若若之间,有什么隔阂。
  她家儿子,她算是很早就认清楚了,就是个有了媳妇忘了娘的!
  ......
  正月初七,张若跟路劲这两个机关单位里的新人,就已经开始上班了,而双方的家人,直到正月十六才走,算是在京城过了个整年,连元宵节都过完了才离开。
  这大半个月来,张若的肚子又没啥动静了,那次一夜之间变大以后,它便一直是那般大,去医院做定期检查,也没出现什么意外,一切检查都很正常,张若也便淡了心思。
  在展大秘这个秘书达人的帮助下,张若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至少她现在写得稿子,不会叫傅老板拍桌子了。当然,有的时候,她自己却会被自个儿写得东西激起一身鸡皮疙瘩,这是难免的。
  ......
  自两位老祖宗在公海失踪之后,昆仑和蜀山似乎就失了动静,也没放出消息来。
  如今,张若、路劲和龙啸云都混来了,两位老祖宗却依然没有消息,昆仑和蜀山竟然连派人问一句都没有,这就有些奇怪了。
  怎么说,路劲名义上还挂着昆仑弟子的名头呢。
  他跟张若结婚那么大的事,整个修真界都传开了,昆仑竟然也没有一点表示,反倒是蜀山还让世俗界的弟子送来过一份贺礼的。
  两个修真界的大巨头,同时失声,张若跟路劲也发觉到这一点了,只是两人回来后,就忙着过自己的小日子,也没功夫理这一茬,一个两个的跟京城的机关部门当起了小公务员。
  却在这时,出现了一个让华夏整个修真界为之哇然的大消息。
  修真界第一大派昆仑关了山门,竟是要闭关百年!
  ......
  “什么?叫我回昆仑?不然以叛出山门论处?”听到昆仑那些长老们透过龙啸云递给自己的消息,路劲忍不住呲笑一声,他还叛出山门呢?他不是早就跟昆仑没有关系了吗?
  哦,对了!他在梦魇大陆经历百年,这个世界可是只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呢,这也难怪会如此了。他将昆仑的事情忘了一干二净,人家却还是前年的事情,仍记忆犹新呢。
  “我也这么说呀,但是很奇怪,这次联络我的人是昆仑长老会的一名长老,青玉这个掌门却没有出面,我才来告诉你一声的!”龙啸云最近小日子过得也正惬意呢,年前这个老不休正式跟那美艳少妇赵馨领了结婚证,竟是要正正经经地跟人家过日子了。
  “若若,你的那些水果呢?好歹这正月还没出头呢,我不把自己当外人,你也得把我当客人吧?快点拿些出来,我嘴巴都叫你这丫头给养刁了!”说来奇怪,从梦魇大陆回来之前,龙啸云自己的储物镯里还装了不少灵果呢。
  可是灵果的滋味再好,他也觉得比不上张若时不时掏出来的那些普通水果。
  就是最普通的一串葡萄,一个苹果,吃了也会叫人吞下舌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