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88章 坊间传言信不得

第688章 坊间传言信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内两大修真势力昆仑和蜀山闭门不出,造成龙组的人手锐减。
  这几年随着灵气异动而觉醒的异能者,却还没有培训完毕,说实话,龙啸云留给周进的,可不是一个好干的活呢。
  不过,凡是有利就总会有弊,有弊则有利,福祸总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龙啸云留下的是一个平稳安逸的龙组,周进哪能这么容易就上位啊。龙组修为高的修真者是不多,可华夏人就讲究个资历,倚老卖老的人可不在少数。
  周进于多事之秋上位,龙组内部的反对声音,便少了许多......
  之所以龙组管理人事的部门会越级上报,要求将张若调职,实际上是龙组内部的一些老人主理的。
  你道当初张若是以什么身份担任龙组顾问一职的?炼丹师啊!
  放眼华夏,要说还有谁有能力制作大批高品质丹药的,除了张若那位神秘的师父,还有谁?
  有脑子的人,都想得到,龙啸云那年修为提升的那么快,就是在认识了张若以后,几乎是一夕之间,就成就了金丹。
  之后蜀山也出了位金丹期太上长老,别人不知,龙组的上层却知道蜀山掌教都在张若的住所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朋友之间,有什么事,说开了就成,当张若得知这次调职的幕后,站着的是当初在龙组实验室那些可敬的老头老太太,她心里原本的那点火气,也消散了。
  这个世界,有没有真正大公无私的人?张若不确定,其实这要一个国家的公职人员,都抱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公义,剩下百分之二十才是为自己谋点福利的,她真觉得就足够了。
  要是公务员必须是大公无私的,又如何能有百万考生参加每年的考试?
  龙组后勤的那些老人,想让张若调职,不过是为了让组内的年轻人少受一点苦。
  之前张若研究出来的配方,如今的效果越来越低,就好象是让修真者的体内产生了抗药性似的,可偏偏这段时间以来,国内国外异能势力的较量却在逐步升级。
  老人们是想张若反正都有空闲在政府机关里头上班当小职员了,那来龙组当班,岂不是也一样,说不定在龙组的级别,还更高些呢。
  这些终日待在实验室里研究最新配方的老人们,还不知道张若怀孕结婚的事情呢......
  龙啸云可怜巴巴的望着张若,跟丹药有关的事情,他也只能靠张若了,好吧,他最近似乎没什么事不去依赖张若的。
  你说说他一个分神期的大修士,炼制简单的丹药,也不是难事嘛,可是偏偏他就是跟炼丹这个行当犯冲。
  当初在梦魇森林里,多少高阶低阶的材料供他练手啊。
  这人的本事有多大,你知道吗?一百年,整整一百年呢!他就没炼出过一炉丹药!两个废丹都没有。
  这就是他自己再不愿死心,也只有死心了。
  还有个路劲,虽说路劲炼丹没龙老大那么夸张,可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学了几十上百年,就一个灵气丹能达到十出一的程度了。
  你能指望他俩点啥?
  那个时候,张若也想过,炼丹的天赋,会不会跟他俩最初引出灵根的功法有关,这个想法一经提出,当时也得到了二人的认同,不然,还能是什么原因呢?
  两个人的炼丹天赋都烂成那样,这也太过巧合了吧?
  敢情将自己调职,就是为了丹药,张若也不小气,别的神丹仙丹的,她恐怕一时半会儿的也拿不出来,但是灵气丹、聚气丹这样的低阶丹药,不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嘛。
  片刻后,大家就看到了小孕妇周围的那一圈儿炼丹炉,这个贪心的家伙,竟是要十几炉丹药一块儿炼!
  ......
  “你是香港人吗?”转眼就是尹丹姿跟霍俊释的婚礼,两人的家族都是香港排得上号的商业巨擘,婚礼自然是在香港举行的。
  这不,张若跟路劲两人早早地请了假,坐上了飞往香港的航班。
  飞机上升后,张若跟路劲边上的一个中年人就开始跟他们搭话了。
  “我不是。”见对方目光诚挚地望着自己,张若也不好不答,老实地回说。
  于是,那人盯着张若的肚子诺有所思了几秒,又将目光转向了路劲,接着又问了一句:“这位先生呢?”
  “我也不是。”路劲和张若都被那人问得莫名其妙,去香港不是在海关的时候,才要查户口吗?再说了,是不是香港人,跟是不是去香港有什么关系?通行证就在他俩包里带着呢。
  只是那人从开口说话,就有理有据的,又跟他俩一样,坐的都是头等舱,看上去也是气度不凡,想来不是那没事找事的吧。
  果然,在得知小俩口都不是香港人以后,那人叹了口气,开始劝说道:“二位如果是去香港生孩子的话,我劝二位最好在香港的这段时间,要小心一点,就算不是,这位太太顶着大肚,也得小心了。”
  原来,此人真不是没事找事的,而是最近这几年来,内地赴港产子的孕妇逐年增多,有一些香港本土人士,就开始对此提出抗议,而这些矛盾,在最近一段,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就在新年伊始,香港的媒体还爆出了抵制宣言。
  其实,真正会去香港生孩子的孕妇,根本不会与香港本土的孕妇抢占公立医院的床位,一般都不差那些钱,直接进私立医院了,就好象张若家里的那四个弟弟。
  内地去香港生孩子的,主要一个是,内地执行的计划生育,另一个是拿着香港户口,将来可以拥有免签国家比较多。
  另外比如说香港的免费教育什么的,内地产妇在香港生的孩子可以落香港户口,但她们本人又不可以,将来孩子要读书,哪可能送来香港啊,谁家不是宝宝贝贝的带在身边。
  与张若和路劲同一架飞机的中年人,不过是出言提醒一下二人,要知道,华夏实行一国两制,香港,可是座言论自由的城市,有不少行为激进分子。
  现在只是提出口头抗议还没啥,要是万一内地的孕妇真在香港出点岔子,这麻烦就大了呢......
  “路劲啊,你儿子跟女儿,成了双非婴儿了呢。”在飞机上谢过那中年人,并表示两人只是来香港参加一个婚礼,并不是在这儿生孩子,也不知那中年人有没有相信。
  下了飞机,出海关的时候,倒是蛮顺利的,但是到了外头,张若那敏锐的五感,果然听到有人用粤语说着不大好听的话。
  前些天的那段新闻,张若也通过手机上网搜到了,看着上面统计说,香港政府没十八分钟就有一百万港币花在双非儿童身上。
  张若在想,自己家的四个弟弟,貌似没花过香港人民的一分钱吧?如果真要算算,她们家还是给香港人民创收来了。
  不光是自己家,庄家的庄文迪,姐姐家的宝宝贝贝,哪个孩子有来白白享受香港福利的?
  “呵呵,若若,你把概念搞错了吧?我们的孩子又不在香港生,怎么会是双非儿童呢。”路劲苦笑了下,眼神扫过周围的人群,心里却是不高兴了。
  他俩要真在香港生孩子还说说看,只是来参加个婚礼,却要受人鄙夷,说风凉话,这算怎么回事嘛。
  也不知道尹丹姿跟霍俊释的人在做什么的,先前就打好电话了,现在都没来接他们,害得他亲亲老婆,还得听人家的闲言碎语。
  就在路劲神识一扫,发现几公里外被堵在马路上的尹丹姿和霍俊释,松了口气的同时,却有人朝他俩这边挤了过来。
  “这位太太,请问您怎么看待前两日,我们港人抵制双非孕妇来港的事情,请问您是香港人吗?您的先生是吗?”
  竟是一个记者举着话筒递过来,再一看他身后,竟然还跟了一台摄像机!
  张若想都没想过,自己此趟来香港,还会遇到这种事情,她不就是来参加个婚礼吗,她不就是凑巧怀孕了嘛?她做错什么了?
  ......
  “若若,你干嘛这么做?为什么不让我教训他们一下?香港这地方的人,被英国统治的久了,难道就忘记自己是华夏人了吗?别说现在香港都已经回归了,就算是没回归,华夏的地盘就是华夏人的!”路劲有些生气,说话有点口不择言。
  香港的狗仔队是出了名的难缠,背负的骂名更不少。
  刚才那名记者,也不是什么信男善女,冲上来问了几句话,见张若和路劲不答之后,说话就尖刻了起来,路劲是很想给那人点教训的,可是还没等他采取行动呢。
  他的亲亲老婆,竟然“唰”地一下从上衣里扯出了一个小枕头!
  这时机掌握得实在太好了,要不是路劲知道他老婆是真的怀有身孕,恐怕也要被她骗过了。
  装什么不好,非要装孕妇?
  这估计是围观群众当时脑中集体闪过的画面。
  既然张若不是孕妇,那个记者很快也撤了,看到张若身边站着的优势高大威猛的大胡子男,记者也没敢说什么。
  对方要是孕妇的话,他为了新闻有爆点,冒着被狠揍一顿的危险,说什么也要缠上去的,但一个“假孕妇”?他还是算了吧!
  “何必跟那种人计较呢,再说了,你不是都已经往他身上做手脚了嘛。”张若满不在乎地道,肚子刚才被她用术法掩藏起来了,现在再将枕头假装塞回去,就当自己还在做假怀孕的无聊事咯。
  刚才在飞机上的时候,张若就一直想着什么双非儿童的事情,现在下了飞机,又遇到刚才那档子事,她心里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腻歪的很。
  路劲的有些话,说得有些激动,在机关里呆了几天,张若脑袋里,算是有些概念了。
  比如路劲刚才说的那话吧,要是在单位里,被人稍微扭曲一下,就成了反对邓公的一国两制政策。
  这个事,貌似回去得跟傅大伯提一提呢,香港是一国两制的一个开端,又是国际大都市,要是处理不好,可比前几年藏区的问题还要严重得多呢。
  ......
  “若若,对不起啊,路上塞车!不过,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很开心!”尹丹姿满面春风的出现,跟在她身后的又是一二十四孝老公。
  早先两人通过电话联系的时候,尹丹姿就已经知道张若怀上龙凤胎的事情了,现在一见她肚子那么大,又没看到刚才张若金蝉脱壳地那一幕,自然不会怀疑张若肚子的大小。
  双胞胎啊,本来就该比旁的人肚子来的大些。
  至于惊讶,尹丹姿倒是没有的,张若家里本来就有生多胞胎的先例,一个表姐,还有亲妈,都是生的多胞胎,她自己如今怀孕,也不稀奇。
  只是羡慕是难免的,尹丹姿会跟霍俊释结婚,说明她早就做好了当母亲的准备,要是她也能怀上龙凤胎该有多好了,一下子,儿子女儿都全乎了。
  婚礼前夕,本是尹丹姿这个新娘,以及霍俊释这个新郎最忙的时候,他们还能抽出时间,接小两口的机,在送两人去酒店之后,还能陪着吃一段饭,已经是没话说的了。
  先前,尹丹姿是和宓丹青说好了,要一块儿举行婚礼的,现在吴俊宇那边出点事情,宓丹青这婚暂时是结不成了,张若呢,又直接抢先两人,怀了身孕,这伴娘一职,直接便落在了宓丹青的头上。
  “我说,你是不是闲的,钱一辈子都花不了了,竟然还去做个小小公务员?你这不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嘛!”宓丹青说话从来都不客气,见到张若,便一顿数落。
  张若闻言,朝天翻了个白眼,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确是霸占了别人的职位,不过无论是党校办公室,还是现在的秘书处,她都没占用别人的名额啊。
  她都没参加公务员的考试,是从非正常渠道进去的,又怎么会占用人家正常的岗位呢?
  宓丹青会为这跟张若吵?自是不会的,人的心都是偏的,更何况宓丹青这种典型帮亲不帮理的人了。
  “你当这公务员,不就是为了一安稳的工作嘛?用得着给人带这带那的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现在香港对内地来港的孕妇,几乎到了仇视的地步呢!你这时候,还要出去溜达?”
  要说,张若在赌石上,的确有些反常近乎妖的超能力,可宓丹青从来没往别的地方想呢,尹丹姿夫妇俩走后,张若一拿出那份清单,她就炸毛了。
  张若都没来得及说啥呢,这话全给这女人说没了。
  “那不然呢?”不出去逛街,带在酒店里?
  无聊都无聊死了好不好!
  顶多一会儿她出门,给自己肚子下个隐身咒,只让宓丹青、尹丹姿这些熟人看得见,不就成了。
  不过,这次来香港,还真是麻烦呢,出个门,还得带“易形”的。
  经过张若的再三保证,又有路劲在一旁亦步亦趋地陪着,宓丹青总算是松口,却是要跟着一块儿去。
  等宓丹青平静下来,张若跟路劲对视了一眼,她放心了,他俩可不放心。
  宓丹青这是心里有事儿呢,吴俊宇据说好些天都没跟她联系了,最近这段时间来,也是爱理不理的,就好象感情慢慢变淡似的。
  对方又不说分手,结婚的计划也搁置了,宓丹青作为一个女人,一个不再是青春年少的女人,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张若逛街,也就是帮同事买一些化妆品、皮包、钟表什么的,这些东西在香港的价钱,要比京城便宜最少三分之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