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93章 原来真的是小三儿啊~

第693章 原来真的是小三儿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先生,麻烦您出示一下驾照。”
  
      “为什么呀?我又没闯红灯没压线。”路劲正赶着回家的路上呢,还有记得等红灯,没想到却还是被交警敲了车窗。
  
      话是那么说,可他还是乖乖将驾照递了出去。
  
      “您是没违反以上的条例,但是您刚才是在讲电话吧,这是违反规定的,这次念您是初犯,口头警告一次,要再被我抓到,可要开罚单了。”交警是个女的,检查过驾照,将事情解释清楚,敬个礼,转身就走了。
  
      路劲却没错过她的小动作,把驾照还给自己的时候怎么还往里塞纸条啊?好奇地打开一看,路劲苦笑不得,竟然是个电话号码!
  
      现在连女交警都恨嫁了吗?
  
      他连那个交警的脸都没看清,自然也不会在乎什么电话号码,将纸条捏成一团一丢,就准确无疑地投进路口的垃圾箱,人家可是篮球队出身的,这个动作,小意思啦!
  
      那个女交警应该是看到了这一幕的,路劲却连眼角都没往她身上瞄,自己是有老婆的人,并且对自己亲爱的老婆全心全意地忠诚,所以,有女人主动贴近,就连看一眼都是亵渎,亵渎他对老婆的感情。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路劲驾照里塞纸条的女交警一阵气苦,他竟然不记得她了......
  
      路劲带着老婆孩子来到玉泉山的时候,傅老爷子正拿着一把大花剪,似模似样地拾掇着院子里的花木。
  
      姿态是摆得很高深,不过就连张若和路劲这样对园艺不精的人都看得出来,老爷子那哪儿是在修建花枝呀,分明就是在破坏植物嘛!
  
      张若一家的到来,算是拯救了一园子的花草,老人对孩子总有非一般的喜爱,傅老爷子对四胞胎更是稀罕的不行。
  
      见过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三胞胎也不稀罕,至少在电视报纸上都有一些报道的,但是四个长得一样,机灵又可爱的宝贝,却不是轻易能见的。
  
      春晓秋冬别看年岁小,这几个小家伙眼神好使着呢,那么小的小人儿就已经知道要抱老爷子的粗腿儿了,那笑容、亲亲反正是不要钱的,就可劲儿送呗,还不彻底的将傅老爷子的心给笼络住了?
  
      虽说,傅老爷子对几个小曾孙也很想念,但没事儿的话,他也不会兴师动众地将张若和路劲喊来,这不,跟孩子们玩耍了一番,等他们玩累了抱下去休息之后,傅老爷子才说出了此番的目的。
  
      “若若,知道我今天找你们小俩口来什么事儿吗?”傅老爷子这会儿倒是很有一个上位者的气度,看上去高深莫测的样子。
  
      “不知道。”你没说,我怎么知道啊?张若心里嘀咕着,跟傅老爷子实在太熟了,她着实装不出恭敬顺从的模样,这不,傅老爷子很严肃地跟她说话,她却还是很随意地抱着盘草莓嗑。
  
      傅老爷子看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就无奈,最让他气闷地却是那盘水果,明明是说拿来给他吃的,怎么到现在傅老爷子发现大半儿都进了她自己的肚子呢?
  
      “行了,跟你说正事儿呢,你给我少吃点儿,你回家还有的吃,老爷子就这点儿了。”一不留神,一大盘子草莓就剩小半了,怪不得最近这丫头越来越胖了呢。
  
      虽说胖丫头挺可爱的,但怎么看都觉得稚嫩,哪里像四个孩子的妈呀!
  
      张若最近一直在家,出门也没特别换衣服,就是一套家居的棉质运动服,粉黛不施的小脸,最近竟然胖出了肉坑坑,跟人家没长开的小丫头婴儿肥似的。
  
      草莓盘子被抢走了,又见傅老爷子板下了脸,张若才正襟危坐了起来,跟小学生似的端正。
  
      似是对张若的动作很满意,老爷子轻咳了一声,说开了:“若若,你跟我说说,对未来,你是个什么打算?”
  
      老爷子本不想这么早就跟张若讨论这个问题的,毕竟张若在其他方面再优秀,于人情世故,工作经验方面是有不少欠缺的,他跟大儿子商讨之后的结论是让小丫头先在部委里磨砺几年,毕竟部委里虽然也是时有争斗,可是比较起地方上,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而张若这几年既然会留在部委里,人家小两口新婚燕尔,孩子还那么小,肯定是不可能让他们两地分隔的,按照长辈们的意思,路劲自然也是留在京城。
  
      但现在的情况是,张若终究不是他们傅家的嫡亲孙女,他们是将小丫头当作一家人了,可老张家还有人在呢,傅家没可能一直霸占人家的闺女啊。
  
      没错,傅老爷子这时候会问起张若的打算,自然是有人跟他说过什么了,老张家暂且不说,就是路家也就路劲这么一个孩子,长时间不在身边,叫人怎么想啊。
  
      老家那边的意思虽说没有明讲,可傅家都是什么人,那是从阶级斗争中一步步走过来的,一听就明白老张家那个意思了。
  
      满打满算,张若也没上几天班,级别虽然提了,可也就是个科级,丢在部委里,纤毫不见,但是要按照老张家的意思调回他们老家,这个工作岗位就不好安排了。
  
      如今这年头互联网高速发达,前不久不就有新闻报道处某县一个八零后的副县长嘛。
  
      真要让张若现在就下到地方去,级别肯定还得往上提啊,到时候这要安排起来,不大好处理啊。
  
      比如往一些西北西南的偏远地区县市安排,那挂个县处级副职也没啥,老张家那边的意思是要张若回去呢,江浙省市,素来富裕,里头的水深着呢!
  
      老爷子这是要自己汇报思想工作?张若一愣,眼珠子就转悠开了,没辙,她对国内的政治没野心的,如果担着公务员的身份,能叫家里安心,她便在机关里混上几年呗。
  
      她跟路劲有过共识的,几十年,对他俩来说,可能是一眨眼就过去了呢,但是对于父母亲人,那却是一辈子的事。
  
      路劲现在已经是分神期的修士,虽说现在没看出路劲有什么野心,不过将来肯定是要去地球以外的宇宙中游历的,就算她的任意门还处于保密阶段,但地球上目前已知的超远距离传送阵,就不止一个两个了,灵石,他们有得是,还怕到时候出不去吗?
  
      要在地球上生活几十年,有一个官面上的身份也不错。
  
      她在政治上没天赋,不过看路劲的样子,好像对这一行挺能适应的。
  
      张若明白傅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可她是真的没啥打算,于是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将问题抛给了路劲。
  
      “我没想过,您还是问路劲吧!”
  
      瞧她那没出息样!傅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白了张若一眼,这丫头一点儿都不急,倒是他这老头子想了好几天了,这算不算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啊呸,你才太监呢!你们全家都是太监!
  
      明明都是傅老爷子自己的心理活动,他这是骂得谁呢?
  
      “那好,劲劲你来说说。”傅老爷子对路劲还是挺看好的,对前不久大儿子将他派去西南的事,也略有耳闻,可惜,这小子在政治上有天赋也罢,却不是个会对此上心的。
  
      别看他好像各方面都做得挺好的,其实不过是应付。
  
      略一思索,路劲抬头道:“我觉得杭州不错,省会城市,离家不远,也不会太扎眼了。”
  
      路劲一想就明白了傅老爷子今天找他们来的目的了,这样问了,显然是要将他们夫妻俩都下放,往哪儿?那肯定是往家那边呢!
  
      要是放到老家那座小县城里,端的是两尊大菩萨呀!
  
      路劲考虑的比傅老爷子还要仔细点,国家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两口子不能在一个单位里共事,但他俩的情况特殊,有在部委里的工作经历,到了地方上,安排工作肯定就不能低了。
  
      你见过华夏几百座城市,有哪个城市的县委副书记和副县长是两口子分任的?那岂不是成了一言堂了?
  
      再说了,路劲和张若就算再安于现状,不思上进。未来要是一直在机关体制内,级别就不可能低了!
  
      杭州?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既满足了老张家的要求,又解决了眼前的一些难题。
  
      ......
  
      傅老爷子最后也没说什么,留他们吃过晚饭,就放小俩口回去了。
  
      张若跟路劲也不在意,在京城或者回杭州,都没啥区别,回到家,路劲也跟老婆坦诚了这可能是家里长辈的意思,张若挑挑眉,转头又在吃了。
  
      对自己最近的异状,张若心里隐约有个答案,只是那个答案实在太丢人了,她没细想,就将之抛在了脑后。
  
      直到当天晚上路劲憋得一肚子邪火得到了满足,第二天早上便出事了......
  
      “你们俩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不知道孕妇前三个月,胎儿着床还不稳吗?瞧瞧,肚子里的孩子才一个多月呢,你们俩就憋不住了!特别是你,怎么当爹的?怎么做人丈夫的?憋不住不会自己用手啊?”
  
      张若早上起来就觉得下腹坠坠地疼,于是路劲连班都没上,嘱咐了家中保姆照顾好孩子,就亲自将老婆送到了最近的医院,结果一经检查,张若心中那个不好的预感就得到了证实。
  
      没错,她在生完四胞胎没多久,又才一次的怀孕了!
  
      再一次声明,她不是母猪!不是母猪!
  
      有听说过三年抱俩的,可是两年抱五个是不是太多了?这还是保守估计呢,要是肚子里这一胎不止五个呢?
  
      此番接待张若的主治医生是个年轻的女博士,八年医科毕业,按理说应该划作书呆子那一类的吧,眼前的这一位却并非如此,也许是毕竟还年轻吧,说话生冷不忌的数落着路劲。
  
      她这虽然已经知道张若的状态是刚生产完不久,可是四胞胎的事情,她却是不知道的。
  
      换一个人这样骂他,路劲早翻脸了,可是对面的女大夫说的也没错啊,他就不能忍一忍嘛?上一回的经验教训还不够?真不知道怀孕这档子事儿,修真者也是没特权的呀?
  
      连连低头承认错误,他是真不知道老婆又再一次的怀孕了呀,不行,他是不排斥孩子没错,但是从小被计划生育的国策教育长大,路劲觉得四个儿子已经很够了,这回若若又一次怀孕是意外,事可有一,可有二,却不可再三!
  
      要知道,女人生孩子相当于是过鬼门关呢!
  
      不行,他得想想办法,既不能牺牲自己的福利,也不可让老婆大人再一度的涉险!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理由,路劲没有承认,那就是,他老婆大人没完没了的生孩子玩儿,他会憋出内伤的!
  
      被个年轻女大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小两口骚眉搭眼地开车驶在回家的路上,张若手里拿着手机,犹豫了半天,鼓不起勇气,给家里打这电话。
  
      要不,再等等?
  
      她家可没有怀孕了,却不要孩子的传统,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要生下来的,计划生育的国策是肯定要破坏了,只是......她丢不起这人!
  
      “喂,妈妈,是我。”总算将电话打过去了,张若一时间,却没想到要怎么开口。
  
      “我知道是你啊,你电话打过来,我就知道是你了,对了,你今天早上还没把我大外孙的照片发过来呢!”张妈跟往常一样接起电话,没发觉女儿声音中的异样。
  
      “唔,我早上出门有点事,还没给他们拍照呢,等回家了,发给你。”摸摸鼻子,她现在才月余的身孕,要不等过些时候再坦白?
  
      不行不行,这要是从别的渠道被她老妈知道消息,肯定会不依不饶地,还是早死早超生吧!
  
      “哦,这样啊,那你回去的时候别忘了啊......”
  
      “妈妈,我要跟你说件事。”抬头望天,张若给自己鼓了鼓劲儿。
  
      “什么事,你说啊,跟自己老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还吞吞吐吐干嘛?钓我胃口啊?”
  
      “妈妈...我又怀孕了。”
  
      “啊?”电话那端的张妈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待到反应过来,却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若若啊,你大白天的开什么玩笑?谎话你也编个像一点的......”可能是拿开了话筒,张若隐约地听到她老妈在跟身边的人说话:“老公,你知道你女儿今天跟我说什么笑话吗?她说她又怀孕了,你说说,这话我怎么可能相信呢?”
  
      揉了揉眉心,张若自己还希望这是医生跟自己开的一个玩笑呢!
  
      “妈妈,你觉得我会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的吗?”
  
      似是听出了张若语气中的认真与无奈,电话那端的笑声,戛然而止。
  
      “若若,你说真的啊?不要骗了,你在骗我,是不?”张妈跟张若不同,她一直觉得女儿能生出四胞胎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多年前,她被指责不能生的事情,在她心底埋下的刺很深,如今,自己接二连三的生了四个儿子,女儿又是四胞胎,还有比这更有利的反驳吗?
  
      只是女儿这才生完几个月啊,竟然又怀孕了,这事......
  
      之前两口子很委婉地跟傅奇帆表达了想女儿的心思,虽然没明得表态,但是听傅奇帆那意思,女儿女婿不久就能调回来了,本来一家人团聚很好的事情,张妈这几天正高兴呢。
  
      女儿突然道出了这么一个叫她措手不及的消息。
  
      这俩孩子的手脚是不是太快了?才生完四个呢,又要生了!
  
      再三确认了消息的真实性,张妈嘴巴一抽一抽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是该高兴呢?还是该感叹呢?
  
      张妈说不出话来,手机被一旁也在场的张爸接了过去,女儿再次怀孕,还真是个又惊又喜的消息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