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696章 世界末日还分时区呢?

第696章 世界末日还分时区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整件事情里,老者唯一算错的一件事,就是戴晓姗跟路劲之间的关系。这才会放纵孔鑫辉这个玄孙放手做事,要不然这么阴毒的手段,老者也不是很赞同。
  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
  老者想得很清楚,孔家要跟傅家正面抗礼,除非路劲两口子与傅家的关系弄僵。
  如果孔鑫辉的计划顺利进行,本该是路劲和张若的婚姻已结束收场,而张若和路劲也会因此跟傅家出现裂痕,没有修真者的加入,老者深信,根基浅薄的傅家,绝不是孔家的对手。
  现在可好,傅家已经知道一切的幕后指挥,是他们孔家了,不但得罪了傅家,还跟路劲两口子走上了对立面。
  路劲还倒罢了,短短几年,再天才,也不过尔尔。问题是张若,孔家老祖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放弃了修真的希望,可是内心深处,对结丹还是有着期待的,而结交张若,便是结丹的唯一希望!
  看来,孔家的这位老祖宗,知道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呢。
  ......
  修真是为了什么?这个问题,恐怕修真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有同样的一个答案,无论开始修真的缘由是什么,但是大道同归,最终的目的,却都是为了长生。
  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道外邪修,都是如此。昆仑派自古以来,都占据着华夏修真界龙头之位,如今,在孔端承看来,却已经走上了末路。
  此番开启远古传送大阵,表面上,是为了迎接上界的昆仑主派,但大家却未曾深思,时间过了那么久,上界的昆仑派,是否有过变化,是昆仑的人太自信了吧?
  孔家人以智谋取胜,但孔端承从未看轻过师兄弟们的智商,说实话,修真界没有几个傻子,端看大家各自的坚持。
  大阵开启之初,大家或许真的错认了,但接下来的几日,那么明显的区别,早该看清了吧?
  没错,昆仑派这一次,不但没有迎来挽救地球修真界的仙人,甚至还将道外邪修给招来了。
  上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孔端承猜不到,也不敢妄加猜测。但能够确定的一点便是,上界的昆仑派肯定易址了,如今的门派驻地被邪修所占据。
  这些事,只有昆仑派几个隐世不出的长老知道,孔端承便是昆仑派长老会的三长老,前段时间,被派出山门之后,就再也没回去。
  道外邪魔是那么好相与的?相信母猪会上树,也别信邪修会信守承诺。
  只可惜,昆仑派已经很久未曾出现金丹期修士了,而许长老的失踪,更是使得昆仑派内部空虚。其他几个长老,已经被那些邪修许诺的各种好处给笼络住了。
  而孔端承,当时也犹豫过,最终,却决定留在世俗界。
  他很清楚的知道,门派里的那些邪修,短时间内,是无法入世的,他们没法适应如今地球的环境,说实话,孔端承刚下山那会儿,他都不能适应,世俗界的污浊空气。
  更别说这次通过传送阵的邪修是来自灵气充沛的上界了。
  当然,肯定还有别的原因,要不然,修真者,又岂是一点点险恶的环境,可以击败的?只是,那个原因,孔端承还想不到罢了。
  邪修们网络住人心的不过是几枚金凝丹罢了,邪修的东西,又岂是好拿的,那些金凝丹服食过后,恐怕自个儿终生都得听命于邪修了。
  孔端承没有太大的野望,不过,要屈居人下,对邪修惟命是从,如蝼蚁般过活,他是万万不肯的,所以,他选择留在了世俗界。
  长生是个极大的诱惑,但长生如果是建立在屈辱的基础上,还是有些人能够做出选择的,当然了,更多的是一些抱有侥幸心态的人。
  ......
  “老祖宗,傅振华算是个什么东西,您何必亲自去呢,真要道歉,叫我爸带我去就行了!”计划失败了,孔鑫辉心有不甘,但对心目中嫡仙一般的老祖宗要亲往傅家请罪,他就不乐意了。
  老祖宗要让他去道歉,那行,孔鑫辉为人也光棍得很,他倒不认为傅家真能把他怎么了,毕竟孔家传承两千多年,如今已然是上百万人的大宗族,不是傅家一个新贵可以比拟的。
  但孔端承要亲自带他去道歉,孔鑫辉就不乐意了,言语间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就算孔端承已经跟他陈述了厉害关系,孔鑫辉也是不愿,宁可叫他那个国副级的老爹跟人家下跪斟茶,老祖宗的尊严,是不得有半点侵损的。
  孔端承望着义愤填膺的孔鑫辉,可惜这个玄孙没有修真天赋啊,就算心术有些不正,可是孝心却是可表的,只是他决定了的事情,又怎是孔鑫辉能够改变的呢。
  而且这次自己亲自带着玄孙去傅家请罪,还不是为了能跟张若面前露上脸,福祸相依,孔家在与傅家的斗争中败落了,可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不得不说也是一个求和的机会。
  当然,政治上的事情,孔端承也不计较。几千年的朝代更迭,他们孔家从来都有一席之地的。
  ......
  戳一下,再戳一下。
  路劲最近突然迷上了这么个无聊嗜好,喜欢在老婆吃东西的时候,戳她的小圆脸,肉乎乎地,吃东西的时候,一股一股,跟仓鼠似的。
  自然,任谁被当成小动物似的戏弄,都不会高兴。只是,张若现在两只手都没空闲,才忍耐着的,看着吧,一会儿就爆发了。
  “路劲!”
  “诶!我在呢,哦,电话响了,我先去接了哈!”路劲撒腿就跑,后方飞来一物,顺手一捞,好吧,他老婆真生气了,竟然拿肉骨头丢他!他又不是小黄!
  “喂,哪位?”这电话来得真及时,路劲接起电话,心里这么想着,语气自然和缓了许多。
  要知道,戴晓姗那事儿出来过后,路劲就以此为借口,在家歇着呢,什么时候消除影响,什么时候,他再去上班,摆明了就是偷懒儿嘛。
  这不,这几天,路劲一直端着生气的样子,甭管接到谁的电话,都一副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调调。
  “劲劲吗?你跟若若都在家吧?”
  电话那头是傅老爷子的声音,路劲忍不住庆幸自己的运气,要是他七跩八跩地接老爷子的电话,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嘛。
  “是啊是啊,爷爷,您有事儿吗......”
  “咳咳咳,若若,爷爷一会儿要过来。”有些古怪的挂掉电话,路劲蹭回老婆身边道。
  “哦。”春夏秋冬出生后,老爷子经常找着机会过来,张若也已经从不适应到习惯了,不就是多一队警卫员嘛。
  这些内卫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真正做到了什么叫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反正人家只是为了保护老爷子的安全,其它的时候,就将他们当作木头桩子,当家里多一样摆设不久行了嘛。
  “我说爷爷要过来。”路劲又重复了一遍,难道若若没听到刚才电话里的对话?
  “我说我知道了!不就是什么孔家老祖宗要带着他孙子过来道歉嘛,你至于一句话说那么多遍吗?”好吧,张若承认,她还在为刚才被路劲戳脸的事情生气呢。
  “呃,原来你听到啦......”路劲一脸的幽怨,他容易嘛他?
  刚才傅老爷子特意强调了孔家老祖的名讳,孔端承、孔端承,路劲听着是有些熟悉的。
  挂了电话才想起,孔端承那不是昆仑派的三长老嘛,他那位前任师父是昆仑派的大长老,就算没见过孔端承,路劲也是听说过的。
  孔端承竟然是京城孔家的老祖宗?
  乖乖,昆仑派的三长老要到自己家里来道歉,又是为了什么事呢?要知道,昆仑都已经关闭山门了呀!并且要是山门开启,龙组布置在昆仑派外围的修士肯定会传回消息的。
  难道这位三长老在山门关闭之前就一直在世俗界逗留了?那他找上门来会是什么目的啊?
  戴晓姗的那件事情,一开始或许没有孔家的影子,都后来找上傅家的那一出,谁还能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啊。
  真有这个诚意道歉,早干嘛去了?事情都过去快一个星期了,才想到要来道歉?再说了,一切都是私底下的揣测而已,摆到台面上,又算怎么个意思?
  孔家的老爷子没有敌过时间,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了,现在孔家的当家人是孔鑫辉的老爹,现在又出来一老祖宗,傅老爷子很清楚,这肯定就是传说中孔家的后台了。
  难怪孔家能在华夏屹立千年了,敢情孔家还有修真背景呢?
  算起来,傅老爷子也跟去世的孔老爷子共事多年,现在出来个孔老爷子的长辈,哪怕对方是借着道歉的理由上门的,傅振华也不能真的怠慢了人家。
  事情的起因还在于若若小两口,傅老爷子年岁是有了,但脑子清楚着呢,知道肯定不会是他傅家的面子,这不,当着人家的面,就给小两口家里打了电话,确认两人在家,便带着人过来了。
  本来呢,电话都帮忙打了,傅老爷子就算不亲自带人过去,也没什么的,但是他老人家跟玉泉山呆着也无聊啊,于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借口看曾孙也跟着过来了。
  年岁上去,说实话,傅老爷子对长生什么的,倒没太多念想,但是修真这个神秘的世界,他也想要了解一番的。
  只是,到了水清山色小俩口的家里,孔端承一开口道歉的理由,就将傅老爷子给雷到了。
  “咳咳咳!咳咳咳!”
  一切都是孔鑫辉整出来的!目的却是因为仰慕他乖孙女?
  不仅是傅老爷子被呛着了,连张若也没能逃脱被雷的命运,借口也找个靠谱一点的好不好?当她是无知少女呢?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人拿喜欢她做借口,她就要接受了?
  天啊,快点落下一道雷,劈死她吧!
  张若偷偷翻个白眼,示意路劲不用招呼自己,去看看老爷子的状况就好。
  正抬眼打量着说谎不打草稿的孔家老祖呢,天空突然亮了一下,还没等张若转过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轰隆!
  老天,你用不用这么听话的啊!
  ......
  客厅里的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到了,不但是孔家祖孙张大着嘴巴,瞪大了眼,连傅老爷子带来的那一队木头桩子,也维持不了原本的造型了。
  大晴天的,怎么还有雷往居民房里劈啊?
  再看看被雷劈中的那个小孕妇,除了头发上冒起了一缕青烟,造型变了一变,甚至连脸都没黑,衣服完好无损的在她身上呢。
  春夏秋冬四个一模一样的小家伙,终于表现出了他们四胞胎的默契,几乎是同一时间将脚丫子掰起来塞进了嘴里,这个动作的难度好高啊!
  “若若你没事吧?”还是路劲反应最快,度劫,他也不是没度过,知道被雷劈一下,是死不了人的,但是他老婆现在情况特殊啊,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的说。
  “没事...”张若最镇定了,被雷劈的事情,她几乎已经习惯,九霄神雷都奈何不了她,更何况只是平地里的一道雷呢,只是她没事,她家的屋顶可没这么幸运,抬头一看,诺大的一个窟窿在天花板上,还能看见不明路过的飞鸟。
  房子破了可以重新修整,但是有一件事,张若却琢磨开了,貌似她肚子里是个吃雷的小怪物啊,难怪她胖了,是因为吃下去的东西不符合小怪物的胃口,全部转化成她自己的脂肪了?
  这一阵,她的肚子不见大,肉倒是长了不老少,要不少吃点儿?有事没事整点雷尝尝?
  淡定地从背后抽出一面镜子,嗯,脸倒是没黑,头发卷了,就当是省下了烫头发的钱,换个发型咯。
  孔家老祖再也保持不了道貌岸然的淡定表情,尼玛坑爹啊,拍电影呢,被雷劈了都没事!
  当初根据大长老的猜测,张若可能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但是没听说谁家的金丹期修士被雷劈了啥事儿没有的呀。
  张若想说,自己被雷劈了也是有事的,只是肚子里这只古怪了点,她不是故意吓人的!
  “妈妈,我要回家!”孔鑫辉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张若看了足有一分钟,突然间魂魄归体,却是第一时间,蹿出了门外,大声叫着往外跑。
  原来,孔大少被吓着的时候,还要回家找妈呀......
  “路劲,你不是认识那个孔家老祖的嘛,这事儿就交给你处理了,我带孩子们上楼睡觉。”送走了傅老爷子,张若就不跟那没皮没脸的孔家老祖废话了,领着一溜儿小豆丁,就要上楼。
  反正,刚才那一幕,大家都看到了,也不差再多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装修是小事,但是搬家搬来搬去的才叫麻烦呢,这不,路劲三下五除二,就将屋顶天花板给修复了,破损的物品,也都处理好。
  孔端承在看到张若生接天雷那一幕之后,就下定了决心,赖在这儿不走了,你道如何?他竟然要拜张若为师。
  别说张若压根没打算要收徒弟了,就算她要收个徒弟,也不会要这么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呀。
  还是一个刚算计过自己老头。
  孔端承也不知道是欺负张若年纪小,脸嫩还是怎么着,就在当门口的跪下了,扬言张若不收他这徒弟,他就不起来。
  尊老爱幼是一回事,但是这动不动就威胁的,真当小两口是吃素的呀?
  “我不!我跟你一块儿上去,青玉才是昆仑掌教呢,一会儿叫他来处理这件事就行了,反正他也闲的没事干,每天不是飞行棋就是连连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