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703章 亲,那是电视剧...

第703章 亲,那是电视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按照现在统计的数据,这一批低阶法宝的数量,能够装备百分之一的修真者,别看这个比例不多,但却是实打实的一千五百万。
  
      这个数字只会高,不会低。
  
      因为这一批制式装备,都是成套的,但是落到地球,则不然,分散在了全国各地,以目前的种类,和发现的数据,这一批低阶法宝的受众范围,有超过六千万。
  
      匕首、护镜、靴子......
  
      分开论,这些低阶得不能再低阶的法宝,根本入不了真正的修真者的眼,但这是一千五百万套啊!
  
      只是,张若还有些想不通,按说这些低阶法宝的制造方应该也是修真者吧,既然是修真者,又怎么会是这么低的武装配置?
  
      “嘿嘿,小福~”
  
      “你又想干嘛?”来福每次听到张若用格外温柔的声音招呼他,都会心生警惕,条件反射的要冒鸡皮疙瘩。
  
      “没干什么,就是麻烦你帮我普及一下常识,呵呵。”谄媚地用崇拜的目光瞄着来福,张若一点都不觉得丢脸。
  
      好吧,她这是习惯成自然了。
  
      来福盯了张若两眼,突然问道:“你对虫族知道多少?我指的是真正的虫族!”
  
      该死的来福,竟然还卖关子,张若跟心里吐槽了一下,脸上依旧挂着笑脸,没招,她现在还求着人家呢。
  
      一千五百万套低阶法宝的大礼,的确是吃得很爽,但是张若从来不信这天底下还有天上掉馅儿饼的事情,这么多套低阶法宝要是无缘无故地吃下,万一以后出更大的漏子怎么办呢?
  
      张若最大的心愿,就是身边的朋友以及家人平平安安的,世界末日都过去了,不是吗?
  
      但是无论从她以前顾虑的方面,还是来福隐约提到过的,地球在2012年12月21日左右的这段时间,的确是有场劫难的。
  
      并且这一场劫难,也不是说出现了张若这个人,就能够改变一切。
  
      蝴蝶的翅膀一扇,的确能够改变很多,但是也没大到能够将一颗星球的既定轨迹给改了的地步。
  
      昆仑山还圈着那么些人呢,那好比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孔长老话中的可信度有多少,还是需要打些折扣的,但已经证实了的一点,便是此番开启传送阵,传送过来的的确不是昆仑派在上届的人。
  
      修真者突破自身桎梏,到达另一个世界的前提,至少得是自身修为突破元婴期。
  
      这跟孔长老所说的信息不符。
  
      张若自己本身是一个例外,那是因为任意门这等逆天法宝的存在,同等的逆天法宝,应该不可能在同一世界出现两次。
  
      昆仑派守山大阵里头的那些外来者,是张若等人一直忌惮着的,只是眼下敌不动我不动,大家就当没这回事,谁也没去招惹。
  
      但这一次一千五百万套的超低阶法宝,张若却得搞清楚它的来历。
  
      如果是那么幸运的从空间乱流传入,那么这个空间乱流除了将这一批低级法宝传送过来之外,还有没有带一些别的东西。
  
      “虫族就是虫子嘛,一直站在人类的对立面,也算是宇宙中一个蛮强大的种族。”想了想,张若知道的真是不多。
  
      不管是隆都联邦还是米亚王国,乃至九级宇宙文明的苍梧帝国,似乎都没有与虫族正面对上过。
  
      “呵呵,你知道的还真多啊!”来福清冷的说着反话,对虫族,就算是它,内心也存在着深深的忌惮呢。
  
      “虫族是一个盖称,宇宙公约中的虫族,与你看到的那些小蝗虫啊,小蟑螂、小蚱蜢的,都不一样,宇宙中存在的主流虫族,就相当于你们人类体术五级的存在,我所谓的体术五级,不是地球上现在公布的广播体操,而是完整版的体术,一级体术,相当于你们修真者的炼气期,体术二级相当于修真者的筑基期,以此类推。跟你们修真者不同,炼体者对天赋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张若认真的听着来福口中,这个自己从未听说过的等级划分体系,时不时皱一下眉头,来福知道,她这是在心里偷摸掰手指呢。
  
      体术二级相当于筑基期,那么体术五级不就是......出窍期?!
  
      这还是主流虫族,主流的意思不外乎平均,一般,这些虫族最低的实力都相当于修真者的出窍期,还叫不叫人活了?
  
      “你是不是想说,体术五级相当于修真者的出窍期,那些虫族的能力也相当于此?”得到张若回以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来福也不生气,就是要挑起他这位主人的危机感。
  
      不过,好歹她现在还怀着孩子呢,虽然是一只回炉再造的,但是来福对这一只的感情,却远远要多于春夏秋冬那四只。倒也不是他就不喜欢春夏秋冬了,好歹春夏秋冬也是跟自己共患难过的。
  
      但现在回去张若肚子的那一只,是跟来福单独相处了几个月的时光呢,把屎把尿都是他,好说是来福提前过了一把当爹的瘾,自是非同一般。
  
      说真的,来福可不愿意自己一吓,就将张若给吓出好歹来。
  
      “你骗我的?”来福迟疑的档口,张若挑起了眉毛,危险地说道。
  
      “没有,我说的都是事实,一只普通的成年虫族,的确就相当于你们修真者出窍期的修为了,但是最一般的虫族,遇到你们人类,几乎就是炮灰。它们的智商很低,也不懂得术法,就是个站着被虐的靶子。”
  
      “呼......还好,还好!吓死我了你!”白了来福一眼,张若拍拍自己的胸口,姐的小心脏啊,可经不起来福三番五次的吓唬。
  
      “我都说了,那只是虫族里面最普通的,虫族最最可怕之处,是在于它们的繁殖能力,从某种角度来说,你们地球上的昆虫,也跟虫族挺相似的。一只虫族从出生到成年的周期,不过短短七天,而一只母虫每天产下的虫卵何止千万个......”
  
      “来福,你还是一次性说完吧!长痛不如短痛,不带你这样吓唬人的!”一口气没上来,又憋回去了,张若听着就隔应。
  
      来福这是跟谁学的呀,一惊一乍的!有话不能一次说完吗?她看呀,来福这就是故意的!
  
      “好吧,我觉得你们地球眼下的那场危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没可能是来自于虫族,原因有二,一是,你们人类只有到达十三级文明之上,才会与虫族发生利益冲突,二来,13级文明之下的人类,遇到虫族,那就是土鸡瓦狗,必死之局,你也不需要为此做啥努力了,反正真要是虫族,你们这些人,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哦,对了,你和你的家人或许还能活着,你是任意门的主人呢,往里头一躲......啊哟!不带你这样的,我说的都是事实,你怎么还打人呢!唉唉唉!疼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来福捂着自己的耳朵,直跳脚,眼泪汪汪地看着张若,目前的心理活动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啊,若若不是个君子,是个女子!他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了呢!
  
      “谁让你吓唬我的,还有,你个乌鸦嘴!呸呸呸!”最憋屈的是,她还有一句口头禅临到嘴边,又憋回去了呢。
  
      你才死得不能再死呢,你们全家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幸好,这句话临到嘴边,张若想起来福现在的家人可不就是自己嘛,哪有自己诅咒自己的呀!
  
      “好吧,我是乌鸦嘴,那你也不能动手啊,再说了,我都事先跟你说好了的,地球现在的危机,没可能是遇到了虫族。凭我夜观星相......”来福摇身一变,突然神情抖擞的成了一神棍。
  
      “哟,您什么时候,还会夜观星相了呀?我怎么不知道呢!”
  
      “咳咳,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呢,我跟你说啊,这个我夜观星相......”来福脸上不自然的闪过一道红晕,电视里是这么演的呀,怎么轮到他的时候,就不灵了呢,来福自认要是去当演员的话,什么天才神童都得往边儿站的呀。
  
      “对不起,最近都在下雨,没有星星!”看你还怎么掰!张若把脸一扭,她刚才问的什么来着,怎么被来福这一打岔,都忘记自己要问的问题了呢。
  
      都说怀孕的女人,脑子会变笨,记忆力会变差,她肚子里这一只,怎么可以明明出来了,还要钻回去回炉再造一回的呢!
  
      想着,张若很傻地对着自己肚子做了一鬼脸,也不想想隔着一层肚皮呢,就算肚子里的小家伙,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可也看不见呢!
  
      “咚!”就在张若已经发觉到自己的举动很傻的时候,突然间,肚子却真的被从里到外的踢了一脚。
  
      诧异的抬起头,发现来福也正在望着自己。
  
      “你也听见了啊?”
  
      这不是废话嘛?来福翻了个白眼,他人就靠在张若肚子边上揉耳朵呢,能听不见这么近距离的动静,话说,小宝宝好久没见了呢!
  
      在地球上,来福自己本身的模样,就才四五岁,又怎么会有人,真的让他抱孩子呢,顶多是让他陪着一块儿玩,看着点春夏秋冬。
  
      但是在米亚王国的时候,来福可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啊,有张若这么个懒散的妈妈在,小宝宝大多数时候,还要数来福在带呢,把屎把尿的真感情!
  
      看到来福点点头,张若也挺激动的,肚子里这娃,自回来之后,就没有过动静,她还担心,出什么问题呢,这一回,被踢了一脚,她总算是放心点了。“他踢我了唉!”
  
      傻傻地又重复了一遍,张若脸上蒙上了莫名的喜悦,也不是第一回当妈了,可是怀着孩子的每一份喜悦,她却丝毫未曾减少。
  
      “若若,谁踢你了啊?谁那么大胆子,我揍他!”这时候,路劲从门外走进来,听到的就是张若的最后那句话,板起脸来,说道。
  
      他一直知道小福跟老婆大人在一起的时候,没大没小的,宠孩子也不能这么宠啊,几次说起过,都被张若打着哈哈岔过去了,这一回,要是来福踢得张若,路劲是铁了心,要给这小子好好教育一番的。
  
      打孩子的事情,路劲自然是做不出来的,但是男人之间的教育嘛,除了打孩子,还是有很多其他的手段嘛!
  
      到时候,路劲得跟来福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对话!某育儿书上最新学到的几招,正好搁小福身上试验一下。
  
      “你表情别这么吓人好不好,是你儿子踢得我!跟来福没关系!”看到路劲瞅着来福的表情,张若就知道他想岔了,赶紧护犊子地道。
  
      “哦......”路劲收起脸上的怒气,骚眉搭眼地在张若另一边沙发上坐下,摸着老婆大人渐渐隆起的肚皮,道:“为什么是儿子啊,我觉得这一胎肯定是姑娘,是个闺女!”
  
      “是儿子。”张若瞥了路劲一眼,很肯定地道。
  
      这不废话嘛,她都亲眼看着儿子出生过一回了,还能不知道他的性别?把屎把尿的,虽然来福也分担去不少,但她这当娘的,还真就当甩手掌柜啦?
  
      所以对这一点,她是十分确定以及肯定的。
  
      孩子都出生过了,难道他的性别还能再变吗?
  
      “为什么?孩子还没出生呢,你还道这一回就不去做b超检查了,我就觉得这一胎肯定是女儿!”不能啊,明明老婆大人怀着四胞胎的时候,就挺想要一个女儿了,当初春夏秋冬出生,若若还挺失落的呢。
  
      一窝儿子,一只女儿都没有......
  
      原谅路劲吧,有一个喜欢乱用量词的老婆,有四个刚学会说话不久的儿子,耳濡目染之下,路劲自然也被带歪了咯。
  
      “是儿子!”希望要一个女儿那是一回事,但是孩子的性别已经确定了就是另一回事了,万一被路劲“女儿”、“女儿”这么地唤着,把以后儿子的性向给喊弯了怎么办?
  
      她是不歧视人家搅基,但是同样的事情,落在自己家小孩身上,张若觉得自己还没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瞧瞧吧,周围那么多孩子,就没一个女孩儿的,搞得张若现在见着马路边有漂亮的小女孩儿经过,就有种拐回家的冲动了。
  
      路劲这一回把握不住老婆的心思,怎么她就突然间转变了心意了呢,要知道当初刚查出来怀孕的时候,老婆不还跟他一样地期盼一个女儿的吗?
  
      什么时候改口了呀?
  
      “我打赌,这一胎一定是女儿!”搞不懂老婆的心思,路劲自身又有苦处,于是很斩钉截铁地指着肚皮打起赌来。
  
      一旁被冤枉了一回的来福,捂脸,他都不想跟路劲说话了,这小子难道不知道见好就收吗?若若都说了是儿子了,他还非要强调是女儿,这不是诚心勾起若若的伤心事嘛。
  
      当初在米亚王国的时候,若若已经失望一回了,唉!
  
      自求多福吧,路劲!
  
      “你...你...你!路劲,你能耐了是吧?还拿你儿子打赌,行啊,你说,赌什么呀!”生儿子生女儿,那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吗?
  
      张若也是怕孩子出生之后,路劲会伤心,才提前打起预防针的,谁料这家伙竟然还不识好赖了!
  
      你赌与不赌,孩子的性别就在那里,不更不改!
  
      “赌......一块钱!如果我输了,就给你一块钱!好了啦,老婆,你不要生气了嘛!”骑虎难下的路劲,不知道老婆为什么突然间生那么大的气,只好插科打诨地耍赖。
  
      “哼!”张若也没那么生气,刚才不就是嗓门大了点儿嘛。
  
      “唉,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啦?”抬头看看时钟,这才三点多钟啊,傅大伯上位以后,路劲已经被抓壮丁,拉去做那全民修真项目的副组长了,不该这么早回家的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