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705章 先入为主要不得

第705章 先入为主要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龙啸云!”拎着龙啸云的衣领,双眼布满红血丝的路劲再不负那绝色妖娆的容颜,满目的狰狞,笑也是一人,哭也是一人。
  失去了张若,于他便是失去了全世界。
  龙啸云现在也后悔着呢,早知道让若若去约束沈万千会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出事的人是他自己呀!
  盯着月球上的这个传送阵,若若就是在这里失踪的!
  习惯了事事都依赖一个女子,龙啸云也觉得自己无用之极。
  可为今之计是将若若失踪的线索找出来啊!
  沈万千和沈荀闻加起来都不会是张若的对手,这是龙啸云深信不疑的一件事,那么若若究竟是遇到了何事?
  被路劲狠狠地揍了两拳,龙啸云别说还手了,连反应都不给一个。样子比死了亲爹还难过。
  这让路劲渐渐的放开了手,他知道,眼下不是跟龙啸云这个滚刀肉算账的时候,等他把若若找回来......想到老婆一个人大着肚子不知道去了哪里,路劲的心就一阵颤抖。
  他没事去管什么劳什子全民修真计划啊,陪在老婆身边才是正经啊!
  有过一次的经历,路劲和龙啸云隐约都肯定了一点,那便是,张若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同一时间,来福也正失魂落魄地团团转着,说起两者之间的联系,他跟张若才是心脉相通的,而现在,他跟若若竟然失去了联系!这代表了什么?
  “你说什么?若若飞升了!”这时候,路劲哪管来福一毛孩子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啊,听到来福肯定的回答,他就在屋子里踱起了步子来。
  这个猜测看似荒谬,可是仔细一想,这个猜想反倒是最有可能的,张若的修为的确到达了大乘期巅峰,她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提到过,随时有可能突破的事情。
  甚至,不止一回,张若跟路劲说起过,如果有一天她失踪了,不要担心......思及此,路劲很快停止了踱步,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
  ......
  “路劲,咱真要这么做吗?”龙啸云愁眉苦脸的看着路劲,嘴里蹦出一句废话。
  可不就是废话嘛,人都已经在昆仑派的山门外站定了,这时候,还问是否要那么做,路劲连个回声儿都没有,留了一个后脑勺给龙啸云。
  要不是龙啸云这家伙自己搞不定事情,就知道找他家的老婆大人,他家的老婆大人能出事吗?
  从现在的种种迹象看来,若若最大的可能还真是被小福给说着了,若若很有可能是飞升了。
  先前在梦魇大陆,路劲就知道一点老婆大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大乘期的巅峰,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飞升。
  后来回到地球,意外地怀上了孩子(呃,这终究是不是个意外除了天知地知,也就是路劲自己心知肚明了)。
  那时,路劲就曾不止一次的听张若说起过,怀着孩子可千万别飞升啊,要不然那天劫落下,她连自己都保不住,更何况是孩子。
  生四胞胎的时候,有惊无险的过去了,这一次怀的宝宝可真不是路劲做的手脚,但孩子都已经来了,又能有什么办法,路劲和张若可从来没动过有了孩子还将他的小生命扼杀的念头。
  现在可好,若若极有可能是在跟沈万千以及沈荀闻打斗的时候,引动了天地灵气,招来了天劫。
  按说那天劫的动静应该很大才对啊,但飞升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清呢?路劲和龙啸云都不知道的是,张若在苍梧帝国那一回,已经将飞升的天劫度得七七八八了,那些劫雷还都被当时已经出生过一次的小五子给吸收了。
  可能是预想到了哪天会突然飞升的这一点,张若在家中给路劲留下了足够其修炼到飞升的高阶灵丹,这不,路劲翻箱倒柜的将装有丹药的储物戒给找出来了,冷静过后,却不是着紧闭关修炼,而是拖上龙啸云跑来了这昆仑派闭关之地。
  这会儿全民修真的计划才刚刚起步呢,先前也说好了的,对待昆仑派的政策是以不变应万变,这突然间,路劲改变了主意,要先将昆仑派打下来,龙啸云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好还是不好。
  路劲可不管那么多,他的时间有限,跟躲在昆仑派内的那些邪魔外道耗不起,就算是要去找老婆大人,也得先将地球的安危给解决咯,毕竟他能拍拍屁股走人,但是父母、儿子、老丈人、丈母娘、小舅子等人可是得在地球上世世代代生活下去的。
  此间的事情不了,到时候就算飞升找到了老婆,这边要是出什么事,就算老婆大人能原谅他,他自己都原谅不了自己!
  于是,一直龟缩在昆仑派内的那些邪魔外道倒了大霉。
  虽说关闭了山门,但是昆仑派的一些信息是不缺的,更别说全民修真这样的大事。那些邪魔外道倒也是蠢蠢欲动过,只是还惧怕着这片天地中的一些元素,这才借鉴了当初张若等人商议的计策,他们也来个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
  原以为能够相安无事的休养百年,怎料,才安安心心的开始闭关,山门就被破了!
  要知道,昆仑派的守山大阵可是开启了最高等级的防御,连大乘期的大修士降临,也能挡上一时三刻的呢。
  败就败在,这一次对昆仑派山门展开袭击的不是哪个大乘期的修士,而是路劲这一“昆仑派逆徒”!要知道,昆仑派的许长老最初对路劲这个徒弟也算是悉心教导的呢。
  享受着掌门人同等待遇的路劲,自然晓得昆仑派的守山大阵要从何处入手进行破解。
  又有龙啸云在旁掠阵,路劲就好比是入了羊群的虎狼,三下五除二,就将昆仑派的守山大阵破坏殆尽,又将几个关键阵眼进行破坏,昆仑派就算想要再一次开启大阵,来一个关门打狗,不不不,应该是瓮中捉鳖?
  反正哪个都是一样,总之,昆仑派的那点小算盘都被路劲给算计到了。
  有孔长老这个“弃暗投明”的无间道在,那些邪魔外道的住处早就被打听出来了,要不然昆仑派驻地那么大,要找这么一群人,也挺不容易的。
  按说,这山门要是被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人士霸占了,肯定是占用人家灵气最旺盛的地段的,但是这一群人却不然,要不是孔长老的指点,路劲和龙啸云二人一时半会儿地,还真不一定找得到。
  要是一不小心被他们混在昆仑派低阶弟子中间跑出去了,可就造孽咯。
  认真较起来,这还是龙啸云第一次见到路劲大开杀戒,头一回杀生的人,手段竟然能够如此老辣,要不是知道这路劲还是自己带进门的,之后又鲜少有分开的时候。
  龙啸云都要以为路劲是哪个修真界的老怪转世重修的了。
  “你是打算一直站在旁边看戏的吗?”就在龙啸云拿着把飞剑神思不定的时候,路劲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就算是个杀人机器么,也是需要充电加油的咯,更何况他还是一人,是人总会有累的时候嘛。
  这一批邪魔外道的修为参差不齐,但是近百名最低修为也是金丹期的修士聚集在一起,路劲一个人对付起来,还是颇为吃力的,这还是在这些邪魔外道无心恋战的情况下呢,路劲都挨了好几刀子。
  反观龙啸云,这家伙竟然还有闲情逸致作壁上观!
  都已经被人说过了,龙啸云也当真不会叫路劲三催四请的,很快也加入了战局,他的修为比起路劲来,还是要高那么一些的,战斗经验也更加的丰富,很快,现场就变成了一面倒的局势。
  ......
  王筱黎能够平安无事的醒来,对傅奇帆来说可不是一般的惊喜,要是心脏稍微有点病痛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恐怕已经乐极生悲了。
  沉睡了几十年,王筱黎的再一次醒来可不是无声无息的,先前有过张若的警告,傅奇帆知道爱人会在短时间内醒来,已经将研究基地的学者们都统统放了大假。
  而他自己,却一直陪伴在爱人的冰棺旁,连饮食,都是用的特殊能量食品。就这,在小天劫降临的时候,傅奇帆受得也不是一星半点的惊吓呢。
  整个研究基地好在是在偏远地区的郊外,方圆上百里内都没有人烟,要不然,见到这副场景,都该纷纷拿出手机,传上网路了。
  也是张若疏忽了,明知道王筱黎很快就要醒来,极有可能迎来一场小天劫,却连护身法宝都没给傅奇帆留下。
  最后还是靠着先前张若历年来送的平安扣、手珠上头的防御法阵,才躲过一劫。
  就这样,傅奇帆两口子之间的角色也立马调换了过来,如今,轮到王筱黎照顾傅奇帆了。
  傅奇帆当真是有妻万事足,只要老婆在身边,他就算再被天劫劈上两次,估计也是开心的,这不,躺在病床上急救了,还含情脉脉的望着老婆,在打了麻醉药的情况下,都倔犟的舍不得闭眼。
  就怕眼睛一笔,之前的一切都是假象......
  “大叔,您倒是快睡啊,我给你打得安定剂量已经够大的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这样行不行,我跟你保证,您姑娘,我帮您看着,绝不让她跑咯,您醒来一定还能见着她......”年轻的麻醉医生已经给傅奇帆打了三剂麻醉针了,可他偏偏就是不肯闭上眼睛,给他急得哟,连美女都没时间欣赏了。
  傅奇帆初时还沉溺在两人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声响,都没听进耳里,但是这一回,他貌似听出点不对劲来了。
  大叔?姑娘!
  “得...得斯沃老婆!”傅奇帆勃然大怒,过量的麻醉剂都已经蔓延到他的舌头了,说话都说不清楚,却牢牢地紧抓老婆二字,那叫一个口吃清晰。
  王筱黎一时间对这个世界的变化,爱人的老态,还没适应呢,现在一看傅奇帆那可爱的模样,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直把一旁小医师的魂儿都给钩掉了。
  如今傅奇扬在位,对傅家所有的人,都有特殊部门保护着,先前是傅奇帆自个儿摆脱人家的保护的,但是他一进医院,那头的人,也就得到了消息,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间小医院。
  在小医院看来,被雷劈得外焦里嫩的傅奇帆就算不死,也得半残了,可是龙组的人一到,几个药丸子,就让傅奇帆恢复了精神。
  全民修真的年代啊,他们这些原本端着铁饭碗的医生,又该何去何从呢?
  以前多少了不得的病痛,现在倒好,几个药丸子全给解决了。
  老牛吃嫩草的大叔也离开了,仙子姐姐也看不到了,小医师那叫一个后悔啊,后悔自己没在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将仙子姐姐拍照存证。
  ......
  见到活蹦乱跳的王筱黎,傅老爷子要说不尴尬,是不可能的,于是只好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四个一模一样的小曾孙身上。
  自从路劲确定了张若的可能去向,就将孩子们连同保姆一起打包送到了玉泉山,反正也是家常便饭了,老爷子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王筱黎无疑是美的,从四胞胎同一时间手足并用流着哈喇子奔向她的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的魅力。
  “大病初愈”的傅奇帆却是黑了脸,“夏夏,你的爪子在往哪里放?冬冬,你的口水......”
  “外公,漂亮姐姐是谁?”这个漂亮阿姨身上,有妈妈的味道哦!
  四胞胎都是心有灵犀的,更别说还是同卵四胞胎了,小家伙们异口同声地问着傅奇帆,一点都不怕他的臭脸。
  “什么漂亮姐姐,没大没小,这是外婆!”的确啊,论起辈份,王筱黎可不就是四胞胎们的干外婆嘛。
  “这是若若的孩子吧,若若呢?”虽然醒来的时间尚短,但是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王筱黎已经从丈夫的口中听到了不下百遍若若的名字。
  知道四胞胎是张若的小孩,对丈夫认下的这个干闺女,倒是好奇地很。
  后知后觉地成了元婴期修士,王筱黎心中还有很多疑惑呢,张若就是修真者,还是修为不低的那一种,王筱黎自然也不会舍近就远,这不,一手抱了一个娃,就开始满屋子找起张若的身影。
  对傅老爷子这个便宜公公,老爷子尴尬,难道王筱黎就不尴尬了吗?
  当年......好吧,事情对傅家的人来说,的确是过去了几十年,但是对沉睡了几十年的王筱黎来说,那些事情,可都是历历在目,就是昨日发生的一般呢!
  当年她不过是一不满十八的小女孩,傅老爷子对她说的那些话,可是字字诛心的呢,遇到傅奇帆,被他爱上,又不是她的错,那个年纪的小女孩,有谁会是为了身家背景喜欢一个人的?
  她对傅奇帆是真心喜欢,却被老爷子曲解成“小三”!她哪里知道傅奇帆小时候订过娃娃亲啊?
  等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她都已经是傅奇帆的人了,要不是傅奇帆紧抓着她不放手,这一段姻缘可能真的会就此错过。
  而她,自小就有这么一个心病,从出生,就被判处死刑,从活不过一周岁,到活不过十岁,再到后来的活不过十八,也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王筱黎才会对傅老爷子的威胁过耳不闻的吧。
  原本以为自己能够活到二十八岁,已经是奇迹了,却不料,世间还有这般歪打正着的事,老天爷怜惜她,竟然让她活过来了!
  不管是多少岁的女人,都是有一些小心计、小任性的,如圣母一般以德抱怨的女人只活在童话故事里,傅老爷子怎么说也是傅奇帆的亲生父亲,王筱黎做不出那等亲者痛,仇人快的事情来,不过,要她上赶着去巴结那傅老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