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重生带着任意门 > 第706章 死要钱

第706章 死要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是什么道理,闻人暖玉也不期待得到张若的回答,她就是吐槽几句。
  其实吧,张若还真就能猜到其中的原因,恐怕还是晨钧空间的缘故,但这一点,张若又怎么会跟闻人暖玉说呢。
  包子渐渐地大了,闻人暖玉也逐渐收回了管家的权力,而闻人小包子却依然雷打不动的天天往张若的住处跑。
  这么一来,偶尔的,张若也能给小包子开开“洋荤”,空间出品的苹果橘子,小包子可是爱极了的。
  人心都是肉长的,就算成了仙,这一点,却无法磨灭。
  做母亲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哪怕是骨子里精于算计的闻人家大少奶奶也是一样。
  张若将闻人小包子当成自家的孩子待,闻人暖玉又怎会慢待了她。只要是不涉及根本利益的,闻人暖玉是当真将张若当成了自己人。
  别看天缘仙城在这仙界的规模不大,顶多算是中等偏下的实力,但凡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天缘仙城也是一样。
  闻人家在天缘仙城的也算是个大世家了,不过也只能给排到第二梯队里,却入不了天缘仙城的三大顶级家族中去。
  而就是这样一个闻人家族,内部的斗争也是不见硝烟的。
  就比如闻人暖玉的管家权力,要不是她自己有本事,恐怕等闻人小包子长大成人,都不一定能回到她的手中。
  仙人世家里,对待子嗣总是很宝贝的,在仙界要生养一个孩子,是多么的艰辛呢,不过为了使联姻家族双方的关系更紧密,子嗣永远是一个无可避免的关卡。
  闻人暖玉收回了管家权之后,倾注在小包子身上的精力自然就少了很多,可相对的,她一个外乡人,在天缘仙城又能信得过谁呢?
  谁也不可能轻易的信任一个人,就张若的身份,闻人家族不是没有查探过的,但是在跟张若做了三回西瓜交易过后,闻人家族,便忌惮了起来。
  就比如闻人暖玉当年生小包子,怀孕七八十年的时间,又怎么可能没有准备抚育孩子的吃食呢?还不是因为内部出现问题,那批鲜果不能用了,才会临时抱佛脚的。
  就当年闻人暖玉还有着管家权呢,都能被人算计去,而张若要是无有保障的小家族女子,又怎能拥有那么大量的鲜果?
  捉风捕影的忌惮,总会随着时间消散的,好在这个时候,闻人暖玉重新掌握了闻人家的权力,将一切质疑镇压。
  对闻人家内部的那些人,闻人暖玉更信任张若。孩子的心灵总是敏锐的,不要以为他们什么都不懂,谁对他们是真的好,谁对他们抱有恶意,其实孩子们都知道。
  闻人小包子会那么粘张若,也是因为张若对他的真心宠爱啊。
  天天吃吃喝喝,就是逗逗小包子的张若可不知道,五年来,闻人暖玉帮她挡下了多少麻烦。
  不过,这一次,闻人暖玉似乎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呢......
  “若若,要不,你去元始仙城吧,我家虽然在元始仙城只是一个小家族,但是元始仙城的法制,比这里好得多。天缘仙城,完全是那三个家族的私人领域,就算闻人家能说得上话,效果也有限得很。”闻人暖玉这时候能找上门来,已经是她所尽的最大努力了。
  天缘仙城三大世家中的两家,都相继有了子嗣,这倒是人所共知的事,这两个顶级世家,也不缺抚养孩子的鲜果吃食。
  问题就在于前两天,闻人小包子他爷爷将小家伙带去天缘仙城各大家族聚会上显摆,话里话外,自然是他闻人家的孩子养得好呗!
  不想,偏就给那多事之人,传进了呼延家族跟独孤家族这两家主事人的耳里。
  要是分开两个时期的,那也倒好办了,问题是,呼延和独孤这两家是世仇啊!这两家都听说了闻人家的小包子养得好,自家的娃娃却病恹恹的,一点都不可爱,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竟然告诉那两家的主子,说闻人家的小包子之所以养得那么好,是吃了张若这儿的西瓜!
  于是在张若还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时候,闻人暖玉第一时间找上了门,打算叫张若跑路得了。
  两强相争必有一伤,但呼延和独孤两家都已经在这天缘仙城屹立那么多年了,最大的可能却是这两家谁也不伤元气,伤得是张若这个孤弱女子!
  才仙人中期的修为,又顶着个大肚子,可不就是老弱病残那一挂的么!
  “我不去,我不走。”听完了闻人暖玉跟连珠炮一般的解释,张若眉眼间露出一抹淡然的微笑,果断的拒绝了闻人暖玉叫她跑路的提议。
  去了元始仙城,她就不会招惹祸事了吗?
  在这仙界,反而这些不带仙气的水果,成了奢侈品、战略资源。只要她没有别的收入来源,还要靠倒卖水果过活,那么不管到哪里,麻烦总是会找上门的。
  相比之下,这天缘仙城,反而是个安逸的地方了。
  自闻人暖玉加入闻人家族以后,闻人世家俨然已经成了天缘仙城除那三大世家之外的第四家族,而张若交好闻人暖玉,这便是一份安身立命的资本。
  虽然闻人暖玉嘴上说得谦虚,她的娘家在元始仙城只是一个小家族罢了。可是要把天缘仙城比作小县城的话,那元始仙城可是大都市啊!再说了,闻人暖玉的娘家,也不是真的什么小世家,从她嫁入闻人家,就能掌管整个闻人家内院的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她的家族比起闻人家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只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看闻人暖玉都冠上夫姓了嘛,在这仙界,貌似女人的地位不高呢。
  这还真是张若冤枉了闻人暖玉,出嫁从夫,但她可没冠上夫姓。她娘家就是姓闻人的。
  仙界跟地球不一样,在这里,什么稀奇古怪的姓氏都有,一些原本在地球上很冷僻的姓氏,在仙界却是平常的很。
  反倒是华夏那些赵钱孙李的姓氏,在仙界反倒不多了。
  闻人暖玉让张若去元始仙城避避,也是为了她好,怎料这女人还不领情!
  一双凤眼瞪着张若,指着她,气鼓鼓地说不出话来,她都将利弊解释清楚了不是?要是在天缘仙城,能保张若平安,闻人暖玉也不会有此提议了。
  别的不说,张若这要是一走,她家的小包子肯定得哭闹上几天。
  这几年相处下来,闻人暖玉算是明白了,合着儿子觉得自己家里啥东西都不好吃,就他若若姨给的,什么都是好的。
  这不,但凡是闻人暖玉娘家送了什么东西过来,她还得先在张若这边过道手,再拿给儿子,要不然小东西他不领情!
  “你真不走?”闻人暖玉泄气了,她怎么瞪,人家就是笑眯眯地回应自己,真个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
  “我不走。”张若笑着摇摇头,其实她宁愿面对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都不愿意离开,是有原因的。
  虽说,她现在跟来福都断了联系,任意门也毫无响动。
  但是修为突破到仙人,她的一些直觉是很敏锐的,虽说毫无根据,但是她有种感觉,一直留在天缘仙城,总有一天,来福会找到她的......其实,她等的人是路劲呢。
  不知道他们父子五人怎么样了,来福又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将实情告诉路劲呢?
  明明闻人暖玉还在跟她说话呢,某人的思绪却飘啊飘的,飘去了远方。
  ......
  龙啸云心里升起对路劲的佩服感,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但是无论哪一次,也没有今天这么明显。
  破虚丹呐,这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丹药,已经不能激起龙啸云的感叹了,但是路劲的魄力,还是让龙啸云觉得十分佩服。
  以前总觉得这路劲不晓得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若若这样的好老婆。但是今天,龙啸云不得不承认,要遇到路劲这样一个男人,也是张若的幸运。
  只是为了那不到百分之一的希望,他都能够为了老婆去冒险,龙啸云还能说什么呢?
  在传说中,破虚丹被称为是修真者的保命丹药,因为破虚丹一经服用,它的药力扩散极快,几乎只是一瞬间,就能使修真者的修为瞬间突破一个大阶!
  两个月来,路劲的修为以几何倍的增长,用药力强行提高自己的修为,这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不错,却在很大程度上,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但是路劲不管那么多,他拿丹药当糖豆吃,哪怕剧烈的药性在他的体内奔腾,对经脉的损伤巨大,他也依旧如此,只因为张若曾说起的飞升。
  分神期到飞升,可是还存在着三个大阶呢!却被路劲硬生生的在两个月内突破到了大乘期!
  而现在,路劲却要服用这传说中的破虚丹!这已经是张若留下的药性最烈的丹药了,正常计算,路劲要想飞升,可能还需要几百上千年的时间,但是他有这么多时间吗?
  显然他早已等不及了,为了个女子,路劲可以不要父母,不顾稚儿。
  龙啸云也就是打不过他,要是能打醒这个人,他早打了,但是在两个月前,路劲强行服用了大把丹药之后,龙啸云自觉的知道,自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早在路劲以雷霆手段,将昆仑派的那些邪魔外道灭杀,龙啸云就知道,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行啊,走吧,走吧!都走吧!
  反正他是不会走的,老婆好不容易怀了他的孩子,他走什么走?
  只见漆黑的夜空被一道闪电劈开,夜幕自此撕裂开来,路劲的额头满是汗珠,他强行突破了!
  龙啸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闪电劈到路劲的身上,却什么都做不了,他能为这小俩口做点什么吗?
  眼看着小夫妻俩相继飞升了,自己欠下的人情,难道要还到下辈子吗?
  目光一闪,龙啸云突然间将自身的速度提升到极限,朝地球飞去......
  “爸爸!”“爸爸!”
  “呜呜呜......”
  都说孩子的心是敏感的,这段时间以来,春夏秋冬这四个宝贝,突然间学会了沉默,常常会四兄弟一起排排坐在玉泉山庄的院门外,支着小脸,望着远方,王筱黎这个漂亮外婆怎么哄,孩子们都很少笑了。
  貌似是知道了母亲的离去,而父亲也会紧跟她的脚步。
  现在被龙啸云带到了月球,看到被电光笼罩的亲爹,小家伙们泪眼婆娑,仿佛是知道了什么。
  天劫终于停顿了,路劲有感应,知道一个小时内,飞升的通道就会开启,看到四个小家伙哭得那般凄然,要说他不心疼,才叫怪了呢。
  “龙啸云,你是故意的吗?把宝宝带来干嘛!”此去,他也不知道是吉是凶,能不能找到老婆,那还真是未知数呢。
  如果可以,他当然也不想跟孩子们分开啊,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血,本来,他都已经想好了,为避免这种离别的场合,他已经安排好了四胞胎的未来,全民修真的年代,四个宝宝,有丹药工厂的股份,足够他们衣食无忧的长大。
  没错,张若弄出来的基础丹药加工厂,被路劲做主,送给了国家,只是,四季宝贝平分了那剩下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虽说工厂现在还在无偿运转中,但是,张若的离开,等于各种灵草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供应者。
  不久,加工厂,就会开始收费了。所产生的利益,国家占百分之五十一,宝宝们占百分之二十,另外的那些,被以傅家为首的各个势力瓜分。
  这是不得已,做出的决定。
  路劲将所有的事情,在短时间内解决,真就是当作后事一般在处理的。
  来福...小福...那孩子在跟自己说完一番话过后,就失踪了。挨个抱着儿子们,路劲的脑中突然浮现了来福的踪影。
  事事都交代好了,唯独来福......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
  “你的惹祸本事,当真是不小啊,才离开我的视线多久啊,又把麻烦惹上身了!”不屑的童音突然在张若的脑中想起,给走神的某人吓了一跳。
  她这突然间从椅子上一蹦起来,原本坐在她膝盖上的闻人小包子就遭了池鱼之殃,一屁股落在了地上。
  小包子还莫名其妙呢,左右茫然地望着,只听到他妈妈一阵尖叫,喊着若若姨的名字。
  “张若!”好好的跟她说事儿,什么都为她考虑着呢,这死丫头竟然给她走神!这也倒罢了,还把她宝贝儿子给摔地上了。
  “儿子,乖宝贝,你没事儿吧?”现在没空跟张若计较,还是先看看自家宝贝身上有什么损伤吧。
  小包子拍拍屁股,摇摇头,“没事啊,若若姨,坐下嘛!包子还要抱抱。”
  拉一拉张若的衣袖,把他娘紧张得跟什么似的,他自己倒是啥事儿没有,竟然还拉着罪魁祸首的一角左摇右晃的,还要人抱?
  他不疼吗?
  闻人暖玉觉得自己气都要被这一大一小给气死了!一把将儿子楼回来,憋屈的瞪着他,“到底谁是你亲妈呀?”
  “闻人暖玉啊,就是你啊!母亲,包子要下来,包子要若若姨抱抱!”闻人小包子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行为严重的刺激到了他娘亲那颗脆弱的小心脏。
  给她已经摔成七八瓣儿的心,又踩上了几脚,踩得稀巴碎。
  “这儿子白生了!若若,这小子我不要了,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在你这儿住下了!哼!”怀了七八十年才生下的,她这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哟!
  其实这几年来,闻人暖玉被打击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特别是这两年,她管着那么大一家子,是越来越忙,跟儿子的亲近,自然就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