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873章 天灾

第0873章 天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冯永自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乱入,导致他一直念念不忘的邓艾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
  
  比原历史提前进入司马懿的眼中。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此时也没有任何心情去管这点事。
  
  因为眼下,凉州还有更要命的事情等着他处理。
  
  才刚刚进入十二月,凉州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雪覆盖了。
  
  从昨日上午开始,雪下了一天一夜,直到今天早上才停了下来。
  
  一脚下去,厚厚的积雪直没脚腕,几乎就要达到小腿。
  
  在冯永的前世记忆里,这样的暴雪应当只有西域和幽州以北的地方才有。
  
  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凉州居然也会遇到这等暴雪。
  
  “听老人说,这是凉州数十年不遇的大雪。”
  
  张星忆拿着文件夹,面带忧虑的向冯永汇报,“城里已经有几处被积雪压塌了房屋。”
  
  “现在雪才刚刚停,若是到了下午,只怕还会有更多报上来。”
  
  冯永有些烦躁地站在前庭,看着阴沉沉的天空:“这哪是大雪?这根本就是暴雪!”
  
  说着,他一脚踢向地上的雪,扬起一片雪雾。
  
  放眼看去,屋顶和地上,皆是白茫茫的一片,银装素裹,大地犹如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花。
  
  庭院里的树木所有枝条上沾着毛松松的雪花,玲珑的冰晶恰似镂细的白玉雕刻,琼花玉树,不过如此。
  
  这等美景,看着是好看,但冯永却是一点欣赏的心情也没有。
  
  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这等美景,因为这片难得的美丽,其实是要冻死百姓的白灾。
  
  “与城外的军营联系上了吗?”
  
  站在他身后的关姬答应道:“已经派出使者了,但是还没有回应。”
  
  妈的!
  
  冯永咒骂了一句:“这贼老天!”
  
  这雪早不下,晚不下,偏偏就在自己当上刺史的时候下,简直就是故意来害人!
  
  “连城外的军营都这么难联系,其他各郡就更不用说……”
  
  冯永越说,眉头就越是紧皱。
  
  作为凉州郡治,臧姑城的房子都顶不住,其他偏远一点的地方是个什么情况,那还用猜吗?
  
  偏偏这场大雪,又中断了各郡的之间联系。
  
  消息都传不过来,后期的救援物资怎么办,那就更是个难题。
  
  一个不好,死得人太多,再来一场瘟疫,那就是要命的事情。
  
  冯刺史想到这里,脸色越发铁青起来,忍不住地指着老天破口大骂。
  
  刺史府的众人脸色古怪,一副想劝又不敢劝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跑动声打破了这个尴尬。
  
  张远领着几个学堂的学生气喘吁吁地跑进来:
  
  “禀山长,赵将军、刘将军还有石将军已经进城了!”
  
  “立刻让他们过来见我!”
  
  如果说,凉州此时已经像当初的护羌校尉府那样,已经完成了对基层的控制,那么冯永根本就不用这么担忧。
  
  就算是暂时中断了与校尉府的联系,基层也会积极地自行组织自救,想办法尽快与校尉府恢复联系。
  
  但现在的凉州,有些地方的官员甚至还没来得及调整完毕,正处于混乱期。
  
  所以此时冯永手里,能快速响应调动的,就只有刺史府直辖的军队。
  
  “兄长!”
  
  赵广性子最急,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过来了。
  
  三人裹得严严实实的,“咯吱咯吱”地踏着积雪快步走进来。
  
  “营里现在怎么样?营寨可有倒塌?”
  
  赵广闻言,连忙摇头:“兄长放心,营寨无事。”
  
  冯永点头。
  
  工程营的施工质量还是信得过的。
  
  只要军中无事,那维持稳定的基础就还在……
  
  正这么想着,突然看到赵广目光闪烁,冯鬼王心头一个咯噔!
  
  冯鬼王身为赵二哈的兄长,他对这只二哈最是了解不过。
  
  毫不夸张地说,赵广屁股一蹶,冯永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冯鬼王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就如这阴沉沉的天气。
  
  赵广嘴巴一个秃噜,有些结巴地说道:
  
  “兄……兄长,这天变得太快,所以这两天营里有不少人染上了风寒……”
  
  “你他妈的!”
  
  冯永一听,顿时暴怒,一脚飞过去,把赵广踢得踉跄倒退几步。
  
  疼倒是不疼,毕竟冬日里穿得厚。
  
  就是冯刺史那吃人一般的目光,让赵广刘浑石苞三人不敢对视。
  
  冯永牙齿咬得格格响。
  
  不怪他反应这么大。
  
  冯君侯麾下,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精兵。
  
  那都是用钱粮堆起来的,所以后勤保障同样是天下第一。
  
  营中的大火炉小火炉,羽绒服毛衣等保暖之物,从来都是优先保证。
  
  论起保暖,老财主的家中,恐怕都比不过军中。
  
  再加上冬日作战训练已经持续了三年多,该注意的事项都写成了军令。
  
  毕竟这个时代的风寒,那根本就是要人命的东西。
  
  哪知现在赵广居然说军中流行了风寒!
  
  真要转成了致死的流行疫病,那就真傻·逼了!
  
  “为什么会染上风寒?”
  
  冯永一字一顿地问道,面沉如水。
  
  “兄……回君侯,现在军中太多新卒,对军令不熟,熟知军令的老卒又不多,所以难免有疏漏之处……”
  
  赵广不敢喊兄长,规规矩矩地喊了君侯,呐呐地回答。
  
  萧关一战,校尉府损失实在太大。
  
  再加上张嶷和句扶虽然调任他处,但这并不算是坏事,反而是好事。
  
  因为他们乃是实打实的兴汉会系,他们出任太守,算是兴汉会的扩张。
  
  所以冯永对老部下自然不可能太刻薄,又给每人送了一些幕僚和两三百人的军中基层老兵。
  
  有了这些人手,他们就能迅速在新任之地立足。
  
  长远看这是对兴汉会有利,但短期内,冯永手里的人力资源已达到了历史低谷。
  
  所以赵广所说的,确实是一个目前面临的问题。
  
  “军中自有规矩!有令不行,乃是大忌,新卒过多就是染风寒的理由?”
  
  军中对防风寒自有一套军令,甚至夜里轮值的队率和副率等人,还要检查手底每个士卒的睡眠情况,防止他们夜里冻着。
  
  所以出现流行风寒,一是新兵认识不足,二是军中队率等人的失职。
  
  “那我要你们干什么?啊?”
  
  “军令是干什么用的?啊?”
  
  “张嶷句扶在的时候,为什么从来不出现这种情况?”
  
  “简直就是废物!我把将士交到你们手上,你们就是这样给我带兵的?”
  
  “不能带早说,我换人就是!”
  
  ……
  
  冯鬼王暴跳如雷,伸出手指戳戳戳,几乎就要戳到三人的脸上,口沫横飞。
  
  今天早上积累的满肚子怨气,此时一下子就爆发出来。
  
  张星忆轻轻地扯了一下关姬的衣袖。
  
  关姬扫了她一眼,微微点头,然后在后头轻踢了冯鬼王一脚。
  
  冯鬼王才骂了一半的话不得不硬生生地咽回去,最后喊道:
  
  “张远!”
  
  “在!”
  
  张远一个激灵,连忙站出来。
  
  “查!你带着参谋部的人,给我查军纪!从队率一直往上查起,看看这段时间谁没有守军令!后面把检查结果写份报告给我!”
  
  “诺!”
  
  “你们几个,下去后,马上让染了风寒的人分隔开来,我会派樊启亲自带人去军中。”
  
  冯永冷冷地看着赵广三人说道。
  
  三人连忙应下。
  
  “还有,让尚未染风寒的将士,把臧姑城的主干街道打通。”
  
  在这种情况下,优先恢复城中联系是第一要务。
  
  只有打通了主干街道,才能知道各街坊情况究竟怎么样了。
  
  等城中恢复正常,后头的事情,自有秘书处处理。
  
  赵广三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张远则是领着参谋部的人去军中整肃军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